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8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066
  这两个小家伙也实在是太不象话了,不过是碗冰,这会儿没吃到,回去再吃就可以,有必要哭成这样吗!
  「好了,别哭了,我的这一份给你们,一人一碗,再不吃就融化了。」他将面前那碗冰淇淋推到两人面前。
  他们瞬间停止哭嚎,眨了眨凝满泪珠的眼,异口同声地问着,「真的?」
  「我何时跟你们说过假话了?」
  他这么一说,两个小包子这才开心地捧着冰碗,挖着冰淇淋吃。
  第十一章 意料之外的亲吻(2)
  一旁的白易这时也理所当然地霸占了齐谕的那份点心,没有身为长辈的自觉,毫不客气地跟小包子们抢其他点心吃。
  齐谕自然知道白易是在逗弄两个孩子,一点也不想理会他这幼稚的行为,整个心思都在小包子们的画册上。
  忽地,他的眸光一亮,这是他教两个孩子练剑时的画面,上头的表情栩栩如生,他不假思索地想将那张画撕下。
  正喝着果汁的唐昀若看到,立马伸手向前想要将那张画抢回,「不准撕,还我!」
  「你再画一张便是,这张我要了。」他避开她伸过来抢夺的手,霸道的将画像收进自己衣襟里。
  他要将这幅画带回去装裱,跟书房里的泥偶放在一起,一进书房便能随时看到,说什么也不能还她。
  「什么再画一张,现在已经画不出当下的感觉了,把画还给我。」
  齐谕一把揪住对两个小包子做鬼脸的白易,「不是有事找本王?跟本王到书房去。」
  「齐谕!」她追上去,「把画还给我。」
  齐谕人高马大,很快就拉开彼此的距离。
  她急急忙忙追了上去,脚下的绣花鞋却突然勾到草皮中凸出地面的树根,神色一惊,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便尖叫着向前扑去,「啊——」
  「危险!」齐谕甩开白易,身形一闪。
  在唐昀若精致细腻的五官与草地发生亲密接触前,他瞬间将她扯回,却因力道过大,他一个踉跄,拉着她往后跌去。
  一抹若有似无的优雅馨香袭入他的鼻,齐谕眯起锐利眼瞳,这气息既陌生又熟悉,脑海间闪过一些画面。
  但他根本无法来得及细细品味跟回忆,两人便重重的摔倒在草地上。
  砰!
  跌倒时传来的碰撞声音消失后,时间突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整个世界顿时间变得安静无声。
  跌倒时,唐昀若双眸紧闭,根本不知道当下发生了什么事,等到她再度睁开眼,她跟齐谕两人都呆愣住了。
  他们的身体不仅完全紧密贴合,连唇都贴在起。
  众人惊呆,张大嘴巴看着草皮上双唇交迭的两人。
  这吻来得太突然,两人皆是一僵,惊愕地四目相对。
  唐昀若简直不敢相信,看着在眼前过分放大的齐谕,他们竟然接吻了!
  她脑袋像是突然被切掉电源的计算机一样不能运转,只是睁着大眼愣愣地看着他,她的唇依旧半压半吻的贴在齐谕性感的薄唇上,一动不动。
  「哇,接吻耶!」小糯米捂着小嘴惊呼。
  「白易叔叔,我干爹跟我娘亲为什么要接吻?」小团子一脸奇怪,歪头问着惊吓不亚于当事人的白易。
  「是啊,接吻不是要在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吗?」小糯米皱起眉毛,短短的手臂学着大人抱胸,说出自己的不解。
  「他们是要表演活春宫给我们看吗?」小团子一脸期待的说着。
  直到耳边传来两个小包子的大呼小叫还有那句「活春宫」,唐昀若的脑袋才像被插上电源重新启动,开始运作
  她倏地推开齐谕,坐起身子,却赫然发现自己的翘臀好死不死压在他的男性特征上,这下姿势更是暧昧得让人脸红心跳,虽然隔着衣料,她还是能感受到他的灼烫硬挺。
  老天爷啊,她要尴尬死了!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意外……」她惊呼了声,整个人从齐谕身上弹跳了起来,「是意外……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意外……」
  吼,老天爷啊,让她死了吧,这一跌,不仅夺了他的吻,还坐在那么尴尬的位置。
  好丢脸,没脸活下去了,他该不会误以为她是故意吃他豆腐吧!
  「活春宫?小团子,你这么小,你知道什么叫活春宫吗?谁教你的?」一个三岁小娃娃竟然说出「活春宫」这三个字,白易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根本没时间注意唐昀若与齐谕尴尬的神情跟互动,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两兄弟。
  唐昀若顾不得关心齐谕有可能被她坐坏的重要部位,扯着喉咙朝小团子怒吼,「小团子,是谁教你说这种话的!」
  「是四叔公,他说感情好就会接吻,然后就会演活春宫………」小团子一脸天真的出卖最疼爱他们的虞易峰。
  「是啊,四叔公上次带我们去军营,一个伯伯找他去一个叫青楼的地方,四叔公说他没兴趣去看人上演活春宫,要去他们自己去。我们就问四叔公是什么意思,他跟我们说,感情好就会接吻,然后就会演活春宫。」小糯米赶紧作证。
  当下,齐谕有一种想把虞易峰脖子扭断的冲动,看这人把他的儿子都教成什么样了!
  「不过,干爹,我四叔可说了,吻了女子就得负责,干爹你要对我娘亲负责,知道吗!」小糯米一向散发亮晶晶光芒的眼睛忽然转变,瞪着齐谕,「你会负责的对吧?」
  「对,你亲了娘亲,就要对娘亲负责。」小团子双臂抱胸,也用着严的眼神瞅着齐谕,好像他不负起责任,他们就不罢休一样。
  「你们两个闭嘴,负什么责,刚刚那是意外。」她压下满心的不自在,板着脸没好气地瞪了两个白目小包子一眼。
  虽然她觉得齐谕很不错,心中爱慕着他,可自己是什么身分,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哪里敢妄想。
  就算齐谕对她与对待他人时的态度很不一样,她也从不做非分之想。
  「既然娘亲不要干爹负责,那娘亲你要对干爹负责!」小团子一脸慎重地看着自己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