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7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077
  「别污辱我的记忆!」瞪了齐谕一眼,「他们确实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烦不烦,喝完茶就快滚。」他不耐烦的赶人,瞄了眼碧蓝天空上的太阳,「你们两个今天就练到这里,来休息吧。」
  「我看你根本就是心虚,愈是逃避我的问题,就愈表示你心虚。」
  齐谕拿过披挂在一旁架子上的布巾,为两兄弟擦拭额头上的汗,不理会他的叨念。
  白易见他完全不甩自己,依旧不死心的说着,「你真的不去调查看看吗?你不觉得当年的事情有很多疑点,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可能在行宫喝得烂醉还被下药,这点就够让人家怀疑了。」
  齐谕心底咯噔了下,的确,这一点是该好好查一查,当年到底是谁对虞蕴下药?
  小团子拿着布巾胡乱擦了下脸上的汗渍后,坐到一旁的石椅上,眼睛突地一亮,嘴里一边开心的嚷着,一边翻动画册,「哇,娘这次画的是小团子大侠,小糯米杀手!」
  小糯米也凑了过来,「分明我是大侠,你才是杀手,你看,我的剑指着你的胸口,你被我杀了!」
  「才不是,我是武功高强的大侠,你是大坏蛋杀手,你看,我的剑指着你的小肥肚。」
  两兄弟的斗嘴声将齐谕引了过来,「你们两个在吵什么?」
  「干爹,你说,我们两个谁是大侠!」他们异口同声,看着齐谕,要他做出判断。
  齐谕走过来看,怔住了,这个画册上画的是他教两个小包子练武功时的情景,「这是……」
  「这是娘亲为我们画的成长画册。」两人又异口同声的回答他。
  「我看看。」
  「这张是我们出生没多久,小团子、小糯米。」两兄弟指着第一张画。
  齐谕看着像雪一样白嫩的两兄弟,右下方还画了一盘糯米团子,忍不住笑了出来,难怪虞蕴会将他们两个叫成糯米团子。
  「这是汉堡堡。」小糯米指着大约三个月大,被用五颜六色的被子一层一层堆栈起来、嚎啕大哭的自己和流着水的小团子。
  「这个是美国队长。」小团子指着约五个月大,穿着美国队长装扮,笑得露出粉色牙龈的他。
  什么是美国队长,他不是很懂,不过大概是虞蕴为两个孩子穿的衣裳所取的名称吧。
  「这是小蜜蜂。」小团子指着大约六个月大,穿着小蜜蜂装,睁着圆圆大眼睛的自己。
  「这是粽子。」小糯米指着周岁那年的端午节,被打扮成粽子造型,苦着一张脸的自己。
  齐谕心绪有些激动,仔细地翻动着这本画册,看着小包子们从小到大各种奇怪造型及生活点滴。
  这一张张活泼生动的画像,弥补了他错失小包子们成长时期的空白,看着上头可爱的小人儿,他整个心房盈满感动。
  「我看看,我看看。」一旁的白易也凑过来,要看两兄弟的画册。
  齐谕嫌恶的将他的脸推开:「你凑什么热闹!」
  「他们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当然要好好看看,弥补没有看到他们成长的缺憾。」白易一脸的理所当然。
  齐谕嘴角用力抽了抽,这话应该是他这当爹的该说的。
  「这张小家伙们两岁,坐在澡盆里玩水的画,画得不错。」白易频频点头,「瞧小团子的裤子被小糯米拉下来,露出粉嫩的小屁股……咦团子屁股上这——」胎记?
  「你们四个凑在一起做什么?」
  白易口中那「胎记」两字还未说出,便被唐昀若的声音打断,他的注意力被带走。
  唐昀若端着刚做好的点心走过来,疑惑的看着凑在一起的两个大男人。
  「娘,今天吃什么点心?」两个小包子即刻凑向前去,兴奋的问着。
  「冰淇淋、蛋塔、饼干还有综合水果。」
  一听有冰淇淋,他们眼睛一亮,开心的又叫又跳,「太好了,有冰淇淋,冰淇淋,我要吃,我要吃!」
  她笑着将手中的托盘放到石桌上。
  未等齐谕介绍,白易就自己主动向她打招呼,「虞姑娘你好,在下白易,是齐谕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死党。」
  「白公子你好。」她稍稍屈膝行礼。
  「都是自家人,别这么客气。」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皱起眉头,齐谕一把揪住他的领子,「谁跟你是一家人,你该滚了。」
  白易滑溜的从齐谕手底下逃出来,闪身来到两个小包子身后,马上改口,「欸,别这样嘛,是,你们才是一家人,我是孤家寡人。」
  唐昀若嘴角抽了抽,心下嘀咕了句:这个人究竟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还不如别开口,一开口就引人误会。
  她没多说什么,将托盘里的三碗冰淇淋、蛋塔跟水果拿了出来,在冰淇淋上洒上一些水果丁。
  「你会不会说话,给本王闭嘴!」齐谕毫不客气地赏他一记栗爆。
  白易猛地回想,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这话要是被旁人听到,不又把虞蕴卷入流言风暴之中,甚至还带上齐谕。
  「我闭嘴,我闭嘴。」他连忙在嘴边打个叉,眼睛四处乱转,看到了桌上从来没有见过的点心,尤其是那碗像是「冰雪」,上头撒着水果丁,会不断融化的点心,看起来很好吃。不等人招呼,他径自拿起唐昀若放在石桌上的冰淇淋,挖了口就吃。
  「哇——」两个小包子看到他吃了他们的点心,瞬间放声大哭,「冰淇淋是我的……坏叔叔,你怎么可以跟我抢……」
  白易惊愕又尴尬地看着两个说哭就哭的小家伙,那口冰淇淋都不敢吞下去。
  他才吃一口而已……不过这叫冰淇淋的东西是什么?彷佛冰雪,却十分好吃,绵绵密密,带着果香奶香,冰凉又消暑,好吃得让人直想将舌头吞下。
  唐昀若无奈,这两个小伙不是个抢食的,平日有点心都懂得分享,唯有冰淇淋例外,原因无他,他们年纪还小,吃冰对肠胃不好,她不太允许他们吃冰,难得可以吃冰,却被吃掉,他们才会哭得这般凄惨。
  「抱歉,我不知道你这里有客人,没有多准备一份。」唐昀若有些尴尬地看着齐谕跟白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