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9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111
  「为什么我要对你干爹负责?」
  「因为你非礼了干爹,这么简单的事情,娘亲你怎么都不懂。」小糯米伤脑筋的看着自己娘亲,一脸「娘亲你这样不行唷」的表情。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谁都不用对谁负责。」现场氛围已经够尴尬了,这两个傻小子是怎么一回事,揪着这话题不放。
  最后两个小包子视线一同落在齐谕身上,小糯米摇头叹气:「干爹,娘亲不要你对她负责,她也不要对你负责,你看你有多失败,唉……」
  「就是,干爹你这得有多失败啊,否则怎么会被娘亲嫌弃成这样呢?」小团子跟着附和,一脸鄙视的瞅着齐谕。
  「哈哈哈,烨华,你这两个儿子实在是个宝啊,笑死我了,你确定不是认他们两个来坑你自己的?」一旁的白易看得快要笑死了,抱着肚子调侃他,不忘对两个小包子竖起大拇指比赞,「小家伙们,坑爹坑得好啊。」
  齐谕起身拍着自己身上沾附的草屑,听到儿子这样数落自己,嘴角不由得一抽,又见好友在一旁幸灾乐祸,如深潭般幽深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漫不经心地说着风马牛不相干的话题,「听说邻国有一道八珍名菜叫猴脑,将猴子固定后,锯开猴脑,在跳动的脑中淋上热油,直接食用,你说,若是将人埋进坑里,只露出一颗……」
  白易倏地闭上嘴,额头顿时爆出一阵猛烈冷汗,满脸惊恐,连续后退了好几步,心下哀号了声——糟糕,这下真的惹毛烨华了,再不逃,恐怕就真的要被他挖坑埋了。
  「我想起来了,烨华,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办,改天再来找你。」话落同时,他已跑得不见踪影。
  听到白易的叫唤,唐昀若的眉头间拧起,烨华该不会是齐谕的字吧?怎么跟她两个儿子的名字……
  「这个白蚁叔叔怎么突然间就跑掉了?」小团子问。
  「可能是不好意思破坏干爹跟娘亲的好事吧。」小糯米像个小大人一样,叹口气揣测着。
  就在唐昀若思索着名字的问题时,两个小包子又丢岀了会让她恨不得躲进被窝里的话题,她只得抛开这个问题,处理他们。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再提起这事,以后你们就都没有点心吃了。」她怒目横眉。
  「娘亲,你这样不对唷,怎么可以恼羞成怒。」小糯米不怕死的晃着食指指责。
  「就是。」小团子认同的点头。
  对于这两个人精似的儿子,唐昀若是气得牙痒痒的,却又说不出一句可以反驳的话,只能将那些未吃完的点心全部端走,借此惩罚两个儿子只能看不能吃,看他们两个以后还敢不敢调侃自己的娘。
  「小糯米,娘亲怎么了?生气了吗?」小团子不解,他们都是诚实的乖宝宝,说的都是大实话,娘亲为什么还要罚他们不准吃点心?
  「小团子,娘亲害羞了。」小糯米真相了。
  唐昀若一个踉跄,差点又扑倒在地,气死她了,以后她绝对不让他们再跟着四叔了,四叔到底都教了他们什么啊!
  齐谕对此又好气又好笑,实在是拿他们没辙,总不能吊起来修理一番吧。
  不过这两个小家伙不愧是他儿子,这么小就想要当爹娘的红娘,不错,既然儿子这么积极地想撮合他们,当爹的怎么可以让儿子失望,自然跟他们同一阵线。
  解决儿子身分的方法他已经想好了,只是还要安排一下,在处理好之前,先拿下虞蕴才是正理。
  既然她不愿意对他负责,那就由他来负责吧!他是男人,吃点亏没关系的。
  不过,看着她彷佛冒着火的背影,他心下一阵苦恼,儿子们的娘亲似乎不太好追求啊……
  第十二章 想要的只有你(1)
  皇陵旁有一座守陵人居住的宅子,虽然每年都派人修缮,但因为建造时间已久,看起来还是显得萧瑟荒凉,尤其一到晚上,整座宅子笼罩着一股恐怖氛围,让住在这里的守陵人精神饱受折磨。
  以往皇陵与守陵人所住的宅子,一到晚上就是一片死沉,今晚却有些不一样。
  特地辟出来作为书房的厢房不时传出细碎的咒骂声,阴暗的室内弥漫着一股压抑气氛,冷风不时从四面八方吹来,将石雕宫灯里的烛火吹得摇摇晃晃,晃动的光影让在书房里密谈的三人,表情显得十分狰狞。
  「二皇子,您必须想办法回到京城,若是您继续待在这里,那个……」青衣男子食指指向天空,「就要与您错过了。」
  「二皇子您不知道,大皇子现在受到皇上重用,几件大事都是交由他去处理,这样下去,他在民间的声望会愈来愈高,您再不从这个死人之地出去,重新获得皇上的信任,您这辈子……就只能被困在这个地方了。」另一名穿着棕色衣裳的男子,心急如焚的提醒着齐信宏。
  眼看着被侍卫发现的危险,趁着黑夜偷偷潜进皇陵探望他的两名幕僚,齐信宏恼火的怒拍案桌,「你们以为本皇子不想离开这个都是死人的鬼地方?只要父皇没旨意来,三年未满,本皇子就不能踏出皇陵一步,一旦踏出,便会被贬为庶民!」
  「二皇子息怒,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想个理由,让您能够顺理成章的回到京城。」棕衣男子连忙安抚他。
  「理由,本皇子难道没有想过?母后跟外祖也求过父皇,母后却因此被父皇禁闭凤翔宫,将统领后宫的大权暂时交到静妃那贱女人手中,外祖也被罚停俸两年,闭门思过半年。」齐信宏一提起这两件事就火冒三丈,额头暴出青筋。
  「二皇子,属下有一主意,不知当进不当讲?」青衣男子犹豫地看着他。
  「本皇子都已经陷入这种进退维谷的局面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愤怒让他的表情更为扭曲。
  「装病,且必须是病入膏肓,群医束手无策,只有这样才能逼皇上解了禁令,让您回京治病。」
  「装病……」齐信宏右手虎口扣着下颚,垂眸沉思。
  「是的,一回到京城,您必须想办法取得大将军府的支持,最快的方式便是从虞姑娘下手。」
  「虞蕴……」他低喃沉思。
  「是的,二皇子,只要取得她的谅解,只要她愿意站在您这边,就等于是拿下整个大将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