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26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085
  她恍然大悟,捶了他一下:「你好有心机啊!你这家伙,两个孩子那么小,你竟然也能利用!」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抱得美人归,让两个儿子的娘亲同意嫁给我,这才是重点。」他一边嘴角微勾,得意的说着。
  虽然自己后来无可救药地爱上他,但被他这样算计,她还是有些愤愤不平。更气的是自己好歹是从繁华的二十一世纪穿来的,在网络信息的洗礼下,早看遍了各种感情套路,就算她没有历尽千帆,妤歹也谈过几场小恋爱,竟然还会被他这个古代人给坑了,真是呕啊!
  「蕴儿,你生气了?」
  她睇他一眼,「我气我自己。」
  他浓眉微拧,困惑的目光锁着她。
  她生气的戳着他的胸口,「我气我自己怎么就这样被你给设计了!」
  「你后悔嫁给为夫了?」
  「没有,你可是全凤临王朝深闺女子们最想嫁的人,我能嫁给你,怎么会后悔呢?不过被你这样设计,我还是很生气,你要补偿我!」她圈住他的颈项,整个人黏到了他身上,露出贼贼的笑容睨着他。
  「你想要什么孙偿?任何补偿为夫都答应。」他顺势将她身子搂紧,与她紧贴。
  她食指点了点他的挺鼻,「就罚你补偿我,一辈子只能爱我宠我一人。」
  这小女人不知道,从她救了他,他看到她第一眼时,就已经被她狡黠俏皮的神情给深深吸引,眼里根本再也看不见其他女人了。
  他轻笑,吻了她一下,「为夫很乐意这么补偿你,最好把你宠得离不开为夫,这样你就不会想离开为夫了。」
  这小女人跟一般的女人不同,独立自主,从不依附男人,不让自己成为男人的附属品,对于感情这方面,眼底更是容不得一粒沙。
  他相信自己只要稍有异心,她定会毫不留情带着两个小家伙一声不响地离开他,且还会得到大将军府所有人支持,他可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秋天的午后风清气爽,金色阳光洒落,一束束光束穿透雕花窗棂洒进书房内,随着时间过去,在地上和墙上淘气地移动着。
  门扇紧掩的书房传来一记清脆而有节奏的敲门声,齐谕睐了眼窗外万里无云的蓝天,喊道:「进来。」
  一名身形健硕结实,穿着黑色短打,提着个鸽笼的男子进入。
  看到他,齐谕眼中瞬间闪过一丝诧导,「古森,怎么是你?」这人是他手下负责情报搜查的探子。
  「属下见过主子。」古森抱拳作揖,恭敬的向他行礼,神情严肃地禀告,「主子,属下拦截到一个消息,事关重大,必须亲自前来一趟。」
  「什么消息这么重要?」
  古森平日潜伏于山林之中,专门拦截由京城飞出或是飞往京城的信鸽,查探信鸽所带来的消息。
  「这个。」古森自衣襟里取出一个小竹筒。
  齐谕取岀小竹筒里的信件,摊开仔细查看,随即脸色大变,心中怒火熊熊燃烧,眼睛射出一记凌厉怒芒,「这消息是何时拦截到的?」
  该死,不只朝中,竟连皇室之中也有罪不容诛的叛国逆贼,与云霄国交战期间,不仅泄机密给云霄国,现在更合谋要一起救走云霄国太子!
  「今早辰时,属下一看不对,即刻将这消息连同那信鸽送来给王爷。」
  他眯了眼古森手上提的鸽笼,对外喊道:「来人,去将谍影给本王叫来。」
  约莫过了一刻钟,那名叫谍影的人破空而来,落地后一阵风似的卷进书房,来到齐谕面前。
  「王爷您找我?」
  「给你个任务,跟紧那只鸽子,看它飞往哪里。」齐谕指着笼里的信鸽。
  「是的。」谍影提着鸽笼便往外走。
  他一脚踏岀门坎时,正好与脸色难看、脚步匆忙的赵义撞在一起,两人各退了几步,他连忙拉住赵义,「赵管事,小心些。」
  过大的碰撞声也引起齐谕的关注,「赵义,怎么慌慌张张的,发生何事了?」赵义一向沉稳,定是发生了让他无法解决的难题,才会神色如此慌乱。
  「王爷,不好了,大皇子突然得了急症,昏迷不醒,宫里头的御医束手无策。清墨不知道该找谁帮忙,只能来找王爷您!」赵义领着大皇子的小厮慌忙进入。
  「王爷,求求您救救我家主子……」清墨跪到他面前,用力磕头哭求。
  「清墨,你家主子最近不是因为感染风寒,在府邸休养,怎么会突然昏迷不醒?」齐谕怔了下。
  「王爷,我家主子今早起床后,只说了句头痛就突然昏倒,全身高热不退,呼吸急促……」清墨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告知。
  「本王三天前看到他时还好好的,竟变得如此严重!」
  「王爷,我家主子的皇体一天比一天虚弱,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清墨详细说着情况,「主子其实已经病了许久,只是他都硬撑着,几天前,他身体甚至开始长出脓疮,每天早上脓疮里头都会流出腥臭难闻的绿色血水,手脚上的皮肤还有腐烂的迹象……
  「只是主子他隐瞒得很好,所以他人并不知道……可是不知怎么,今天早上昏倒后不仅没有醒来,口中还不断吐出恶心的化脓血水,所有御医都没有办法……王爷,您见多识广,认识的奇人、见过的异事也多,请您想办法救救我家主子吧……」
  「怎么会这样!」齐谕大惊,倏地起身疾步往外走去,「走,本王过去看看。」
  第十六章 大皇子身中剧毒(2)
  直到太阳西下,倦鸟归巢,天边被染成一片灿烂的金红色,齐谕才从大皇子那边回来。
  他一脚刚踏进王府,唐昀若便朝他走来,「烨华,你回来了。」
  他神情凝重地看着她,伸手牵住她的手,语气里充满失落无奈,「蕴儿,陪为夫走走。」
  他牵着她穿过弯弯曲曲的幽静小径,经过飘散着淡雅气息的桂花长廊,往湖边的方向走去。
  「怎么了,大皇子的情况不好吗?」这一路他神色凝重,不发一语,让人不注意都难,她忍不住问道。
  他离府后赵义来报,告知她大皇子病危,齐谕赶往宫中探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