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27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153
  从虞蕴的记忆中得知,齐谕跟大皇子两人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自小玩在一起,感情十分要好,如今大皇子病重,难怪他心情低落。
  齐谕抬眸遥望着远方闪耀着粼粼波光的湖面,叹了口浊气,「中毒,即使是神医来也无药可解,三天内再找不到解药,就只能眼睁看着信儒全身溃烂,痛苦而亡,而我却束手无策。」齐谕从没有感觉到这么无助过,信儒不仅是他的侄子,更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他没办法就这样看着信儒迈向死亡。
  「腐烂?」她脚下一顿,睁大眼看着他。
  齐谕点头,神色凝重地将刚知道的消息告诉她,「是的,御医从信儒身上的症状推测他是中了绿雀胆,天下十大奇毒之一,先前从地下拍卖场拍掉的解药,是唯一的救命办法。」齐谕握紧的拳头上布满青筋,双唇紧抿,牙根紧咬,极力压抑着自己因束手无策而不断腾的愤怒。
  看着他极力压抑隐忍的样子,她不由得感到一阵愧疚跟心虚,若是她没有制出绿雀胆,就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
  「烨华,其实……」她拉了拉他的衣袖,弱弱地道:「那个绿雀胆是我制作的,是我拿到地下拍卖场去卖的……」
  他倏地瞪大眼睛,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蕴儿,你说什么?」
  「那个绿雀胆是我制作的……」她低着头不敢看他,心虚地扭着手指,「你知道的,我跟孩子们独自生活的那几年,都是靠卖解毒丸为生……」
  齐谕根本没有听到她后面说了什么,只听到「那绿雀胆是我制作的」这一句话,欣喜若狂地抓着她的双臂,激动问道:「蕴儿,你说那绿雀胆是你做的,那你一定有解药是吧?」
  「有……」她点头,「当年救了我跟两个孩子的唐奶奶,就是数十年前江湖上有名的唐娘子,这绿雀胆是她的独门毒药,大家都知道唐娘子以制毒岀名,可是她更厉害的是医术与解毒,她怕后继无人,因此将所有毒术跟医术传给了我。」她稍微利用唐奶奶的身分,掩饰自己一身的医术跟制毒的本领。
  「太好了,信儒有救了!」齐谕激动地握紧双拳,积压在心头的所有紧张与担心瞬间一扫而空。
  「烨华,当时我不想给父亲、叔叔们带来困扰,急着搬出将军府,所以才制作绿雀胆放到拍卖场拍卖,我不知道买走绿雀胆的买家竟把毒下在大皇子身上,若是我早知道……」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害到齐谕这般看重的人。
  「没有什么早知道,蕴儿,这事怪不得你,你无须自责,若不是对方居心叵测,早有谋划,又怎么会拍下绿雀胆?现在我反而庆幸,那绿雀胆是出自你的手,这样信儒的命就有救了,若是其他人所制,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信儒痛苫而亡。」他的手温柔地抚着她的脸颊,轻轻地拂过黏在她脸上的发丝,安抚内心充满愧疚的她。
  见他不怪她,她安心多了,只是内心仍有着烦恼,思虑了一下,决定将自己最担忧的事情告诉他。
  「烨华,谢谢你体谅我,只是我拿出解药后,我是毒师的身分恐怕就瞒不住了,我担心会给你带来麻烦……」
  将不安的她搂入自己的臂弯中,他下巴抵着她的额角,柔声宠溺的轻唤了声,「小傻瓜,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属时为夫自有法子让人追查不到你身上。」
  她顺势伸手圈抱住他精硕的腰身,脸蛋贴在他的胸口上,聆听着他让人安心的心跳,所有的不安都得到安抚。
  她侧耳聆听了片刻,待所有的紊乱心绪恢复平静,这才嘴角轻扬,牵着他厚实温暖的大掌,往药庐的方向走去,「走,跟我到药庐取解药。」
  唐昀若带着两个小包子回将军府探望外公外婆,直到黄昏时才带着他们回府。
  齐谕亲自到大门接她,他们才刚下马车,便看到沐浴在金光之中,翩然俊雅的齐谕朝他们母子三人走来。
  英姿伟岸的他身穿一袭白色锦袍,外罩一层银纱,白玉冠束,迎风而来,衣带飘飘,淡淡的阳光洒下来,好似出尘的谪仙,养眼得不行,让唐昀若看得有些痴迷。
  「娘子,怎么突然发呆,不认识为夫了?」齐谕轻笑地看着神情迷醉的她。
  她回过神,朝他皱了皱鼻子,「哼,妖孽,没事长这么帅做什么。」
  他顿时恍然,宠溺的捏了捏她的俏鼻,「敢情娘子是被为夫迷住了。」
  唐昀若还没反驳,一旁的两个小包子先抗议了,小团子连忙抱住娘亲的腿驳斥,「胡说,娘亲就算被迷住,也该是被我们两个迷住。」
  小糯米抱着娘亲另一边大腿,大声附和,「就是,爹跟我们长得一模一样,娘亲要被迷住,也是被我们迷住。」
  小团子想了下,觉得不对,连忙提出自己的看法,「不,我们比爹爹更帅,娘亲都没有被我们迷住,怎么可能被爹爹迷住!」
  「对,娘亲没有被爹爹给迷住。」小糯米想了下,也觉得自己兄弟说得太对了,认同的点头。
  娘亲原本是他们的,可是有了爹爹后,爹爹就跟他们一起抢娘亲,现在还不许他们晚上跟娘亲一起睡。但怎么爹爹就可以跟娘亲睡?这实在太过分了,他们不能再让娘亲被爹爹迷倒,否则娘亲就要被爹爹抢走了。
  「好,好,你们两个帅气的小子,娘亲没有被爹爹迷住。」
  齐谕很无奈,这两个小家伙最近醋劲可大着,他想跟娘子独处一下都不成,看来他得另外想办法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才行。
  「好了,你们两个松开,爹爹有重要的事情跟你们娘亲说。」
  两个小包子满脸不信的看着齐谕。
  他叹口气,「是真的,爹爹有事情要跟你们娘亲讨论,你们先跟丫鬟回去梳洗,一会儿我们一起用晚膳可好?爹已经许多天没有跟你们一起用膳了,用完膳,爹爹有东西要送你们。」
  两个小包子年纪虽小,可是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又听到有礼物,于是连忙松开手,不约而同说道:「好,那爹爹我们晚膳见。」
  唐昀若笑看着被丫鬟带走,还有些不甘愿的两个小包子,问道:「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跟我说?是大皇子的事情吗?」
  他一点消息都没有透漏,她竟然猜得出来,让他有些诧异:「娘子怎么知道?」
  「瞧你眉开眼笑的,一直盘踞在眉梢上的阴郁之色消失得无影无踪,不是跟大皇子有关系,会是跟什么有关系?」她抬手稍稍戳了戳他的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