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十二章

作者:蔡小雀      更新:2015-07-18 04:26:04      字数:1452
  「娘娘──」
  「都给我滚!」她紧紧攀住床柱,状若疯狂的大叫,「滚!」
  宫女们惊慌仓皇的退出去,偌大凤宫转眼间空空荡荡,只剩下孤魂似的乔婉,神情凄苦地望着殿门外,她极目遥望,彷佛想望穿长空,望见坐在九重金銮宝座上的那个男人。
  尔静哥哥,你不是说,我才是你这一生唯一的皇后吗?
  你为什么要这样待我?你怎么忍心这样待我?
  「为什么──」她仰天悲号,热泪滚滚而落。
  素儿接到宫女的通报,匆匆忙忙赶回凤宫,但见凤宫里气氛凝重沉滞得彷若古墓,据宫女们说稍早前大发脾气的乔婉却是不发一语,默默倚在床畔,好似心事重重的样子。
  素儿远远瞧见,不禁暗叹一声,一脸怜惜地快步上前,轻声道:「主子,婢子回来了。」
  「陆小姐住得可还习惯?」乔婉过了很久很久才回过神来,清澈眸子温柔地望着素儿。
  乔婉对于此事出奇的平静,令素儿大感惊讶意外,小心翼翼地解释道:「主子,方才那位陆小姐命人来『请』婢子过储秀殿,她说是为了想向婢子打探主子您的喜好和吃食的口味,想亲自做些补品替主子调养身子。」
  「她是想先拢络我这个『嫂嫂』,将来好在宫中早日站稳脚步吧?」她神情淡然,甚至露出微笑。
  素儿心头没来由的一阵发寒,随即酸楚涌上。「主子,素儿知道您心底很苦,您在素儿面前不用憋屈着伤心的──」
  「我很好。」乔婉垂下眼睫,掩住了眸底真正的心思。「既是陆小姐那般有心,本宫也不好折了人家的好意。不如这样吧,你待会让人送本宫的请笺去,就说明日请陆小姐到凤宫来吃点心。怎么说,我现下也还算是后宫之主,这份礼数总是该尽的。」
  「是不是请主子再三思?」素儿话说得有些犹豫,「这陆小姐如今身分敏感──」
  「不论是什么样的身分,又岂是我们这些后宫女人可以置喙的?」她悲哀无奈地笑了。「不管将来怎么样,但我一日是这后宫的主人,就得尽一天主人的本分,总不好让外头的人说,我乔婉倚老卖老欺负人。」
  「是。」素儿心疼地看着为了皇上牺牲到底的她,暗暗叹息。
  「皇上驾到!」殿外突然传来一声宣告。
  尔静哥哥……
  乔婉心蓦地一跳,神情一反落寞萧索,小脸迅速亮了起来。
  「皇嫂可好些了?」
  她猛然抬头,直想起身飞奔进他怀里,却被他戒备警示的眸光阻止了。
  乔婉一定睛,这才看见他身后的宫女太监们,心直直沉了下去……然后,她涩涩的笑了。
  如今,他已能光明正大出现在宫中,出现在她面前,可是现在的他,却又象是离她越来越遥远。
  「朕要同皇嫂商议家事,你们都退下吧。」朱尔静含笑对众人道。
  「是,皇上。」众人恭敬退去。
  素儿也望了乔婉一眼,谨慎地守在门外。
  四周悄静,红笼纱灯燃起一室温暖,乔婉望着依然伫立在原地,尊贵守礼的他。
  谁也没有先开口,谁也没有先动弹,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乔婉就这么静静等待,等待着他是否能张开双臂,一把将自己紧紧揽入怀里。
  可,他终究还是令她失望了。
  「婉婉……」他的叹息低不可闻。
  「不要娶她。」泪水不争气地冲上眼眶,她痛恨自己嗓音里的软弱颤抖。「请你……别娶陆家小姐。」
  「婉婉,这只是一时权宜之计。」朱尔静凝视着她,盼望她能理解。「为了我们长远的未来──」
  「不!」她直直逼视入他眼底,「我不要!」
  「婉婉?!」他盯视着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她凄厉地低喊,「我不要再等待,也不要再退让!为什么是她成为你的皇后,而我却不能?」
  「婉婉,你别闹小孩脾气。」他心微微揪痛,却也难掩烦躁不耐,「我说过了,为了大局着想,此番立后意旨在安抚朝臣、稳定民心,可待风头平息后,我必定会想个万全之策,还给你一个公道……」
  「还我公道?」她喃喃,悲哀地笑了。「如今,你我之间,就只剩下一个公道了吗?」
  「你该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他蹙起眉,略感困扰焦躁。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想你是什么意思了。」她眼神苍凉地望着他,美丽的容颜瞬间像衰老了好几岁。「尔静哥哥,难道我们这些年来受尽煎熬苦楚,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乔婉不敢问出口的是──可现在的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已坐上龙位,值此敏感时刻,更是万万闪失不得。」他冷静地看着她,温柔嗓音里有着绝不容质疑的固执果断。「婉婉,你向来识大体,为何偏偏要在这件事上,与我为难?」
  「我……为难你?」她下唇抖动,泪光莹然地瞪视他。「尔静哥哥,你说这话对我太不公平,难道这些年来我所做的,不值得向你讨来这个皇后之位吗?」
  「没错!」他脸上浮现难抑愤怒痛心之色,「我说过我一定会封你为后,我不会忘记我曾对你许过的承诺,可倘若你硬是要在此时此刻沉不住气,做下那等愚不可及的争宠行为,只会坏了你我的大事──」
  「是坏了你的大事吧?」她满心嫉妒悲愤交加,冲口而出。
  「婉婉?!」他不敢置信地瞪着她,「你怎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有一刹那的退缩与愧疚,可见他错愕愤慨,她心一痛,所有堆积的凄楚委屈霎时全爆发了开来。
  「我说的,」指尖深深掐入她柔嫩的掌心里,「难道不都是事实?」
  「婉婉,你太教我失望了。」他眼底尽是痛心。「我们好不容易走到这一天,你却因一时名分意气之争,就不惜要毁了这一切。婉婉,你这样对得起我,也对得起你自己吗?」
  乔婉悲哀地看着他,心如刀割。「尔静哥哥,这个皇后之位是你自己答应给我的,可如今你却要拿它去同别人作交易──」
  「不要再说了!」朱尔静愤慨地转过身,「倘若你不能理解我的心,那么在这件事上,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几日你自己好生想想,想通了,再来告诉我!」
  「尔静哥哥──」她凄绝地望着他大步离去的背影,想挽留他的小手只抓着了满把冰冷的虚无。
  她,再也没有退路了……
  「娘娘,往后秀儿得多蒙您指导了。」
  清雅可人的相国千金陆朝秀笑意温柔,天真的眼神里尽是崇拜与敬重。
  「这个自然。」乔婉面带微笑,心在颤抖,戴着金指套的手指却稳定无比地在甜汤里投了毒。「来,尝尝这味冰糖银耳汤,极是滋阴润肺的。」
  「谢娘娘赏赐。」陆朝秀受宠若惊地捧起碗,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了。
  乔婉轻轻地笑着,眼底却尽是苍茫。
  没有人敢质疑她这位贤良淑德、地位尊荣的先帝皇后会下毒谋害新后,就算人是在她宫里中的毒,被追究之下,死的也只会是其他地位卑下而嫌疑深重的宫婢。
  乔婉知道自己已成为了一个狠毒、可怕的「皇宫里的女人」,但身后就是悬崖,她这一生再也不能往后退让半步。
  她只能做她该做的事,一如这些年来为他所做的种种。
  尔静哥哥,你说过,我会是你唯一的新娘,你唯一的皇后。她只能在心底不断地说服着自己。
  乔婉就这样亲眼见陆朝秀喝完甜汤后,不到半盏茶辰光,剧烈抽搐吐血哀号,惨死在她面前。
  「传太医!快传太医!」她的声音是惊惶,她的眼神是冷漠。
  一旁急急冲上来的素儿瞥见她的目光,刹那间僵住了。
  乔婉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她淡淡地迎视素儿惊骇的双眼,「呵,原来已经太迟了吗?」
  是的,一切都已太迟……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谁家天下之一《沽嫁》;
  2、谁家天下之二《搏娶》;
  3、谁家天下之三《江山》。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