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赏味期  第一章

作者:淘淘      更新:1398308182      字数:5625
  「请问您为什麽会出来竞选学生会副会长?」程盈蒨戴着大大的黑框眼镜,遮掩过於妩媚的双眼,头发整齐地梳理在後,手上拿着记事本,准备记下他的回答。
  「为了衬托会长的帅气与潇洒。」曲言熹的语气没有任何高低起伏,连表情都平淡无奇。
  程盈蒨噗地一声笑出来。「大家都说副会长严肃不苟言笑,没想到也会讲笑话。」
  「我没说笑话,会长找我的时候就是这麽说的。」他依旧一脸严肃。
  想到那个自恋又臭屁的学生会长,程盈蒨有些相信了。「你不生气吗?」
  「外表是他唯一的价值,我可怜他。」
  三年後
  程盈蒨从捷运站出来後,便急急忙忙地赶路,循着姑姑同她说的指标前进,今天可是姑姑的大日子,要是迟到,耳朵恐无宁日。
  下了快一个礼拜的雨,难得今日出了太阳,让人心情都愉快起来,姑姑甚是得意,大言不惭地说道:「我的外号『晴天娃娃』可不是白叫的。」
  想到姑姑臭屁的语气,程盈蒨忍不住笑了,抬起眼,找寻姑姑说的路标,下一秒,笑容瞬间冻结……
  远远地,她看见了仇人——曲言熹。
  如果可以,她希望这辈子他们都不会再见面!
  程盈蒨一向是个小心眼的人,谁对不起她,让她不好受,她全记在心里,逮到机会,她也不吝於戳对方两句,获得一点报复的小快感。与其把不满、压力累积成深仇大恨,她信奉的是有机会就刺对方几下,解放自身压力,对双方都有好处。
  曾经她也是个天真无邪、圆润可爱的傻妞,上了小学後,才慢慢了解人性的黑暗,像总爱在考试前哀号着没看书却名列前茅的伪君子、打小报告的小人,以及在背後说她坏话的「好」姊妹……只能说罄竹难书。
  每个小孩大概都是这样长大的,然後成了各式各样的大人,她跟多数人一样,做不了圣人也当不成坏人,不过是个平凡的普通人……
  或者该说脾气有点急、有点坏、小心眼、爱记仇又好面子的普通人,以德报怨是她学习不来的美德。
  因此当她一眼瞧见十公尺外的曲言熹时,先是讶异地瞠大眼,接着便迅速转开脸,假装不认识,奈何初见时的惊讶之色早落入对方眼中,偏偏她还故作正经地换个方向,面无表情地转入最近的巷弄。
  进了巷子,程盈蒨表情一变,转身贴着墙,偷偷往外瞧,没想到正好对上曲言熹望来的视线,她大惊,反射性地缩回头,外面,曲言熹却是扬起笑。
  「完了,丢脸死了!」
  程盈蒨懊恼地跺脚,早知道就不要偷看,亏她还装作不认识,曲言熹一定快笑破肚皮了,思及此更觉得面子挂不住。
  还是乾脆出去相认算了,就说第一眼没认出他……不,不要!为什麽她要先开口?想到往事,胸口彷佛堵了一块大石,程盈蒨甩头走进巷弄。
  曾经,她以为自己很了解曲言熹,後来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其实她一点儿也不懂他。
  那年她大二,而他大四,因为一次采访,两人的生命有了交集,当时参加的编采社要出会刊,学长姊们各显神通,都去校外采访了,就她一个菜鸟,不知要访问谁,於是学姊提出建议——
  「上一期采访学生会长,不如这一期采访副会长吧,反正凑个数罢了,我帮你安排。」
  有人安排,她自然举手赞成,约个时间便去了,那次访谈还挺开心的,曲言熹不苟言笑、说话又毒辣,听说他高中时的外号是「木头人」,又呆又矬,谁晓得根本不是如此。
  两人因为这次采访留了印象,後来在校园碰过几次,她觉得他虽有些严肃,但有时迸出的话还挺有趣的,便时不时地去找他,两人也越来越熟稔,她以为彼此都有意思,结果却是一场误会。
  原以为自己已经把这段可耻的过去抛诸脑後,没想到意外的相遇,挑起的情绪比她想像中还要厉害,怒火从灰烬中冒出烫人的火焰,张牙舞爪,她深吸口气,试着把陈年腐烂的情绪由口中吐出。
  她走到路口,努力想着自己刚刚要去哪儿,现在该左转还是右转,她一向没什麽方向感……
  「盈蒨。」
  她不自觉地屏住呼吸,全身僵硬,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
  「盈蒨。」
  她直觉就想躲起来,幸好在她要拔腿狂奔做出蠢事前,她及时喝止了自己,跑什麽跑,没出息!
  迅速收拾了下心情,她装出疑惑的表情转过身,而曲言熹就在几步之遥,唇边漾着笑。
  与三年前相比,他的外貌没有太大的改变,两道整齐俐落的浓眉、细长的双眼,与略显单薄的唇瓣,他不是帅气俊美型,五官各别来看也不特别突出,但组合在一起,配上专注的眼神与沈稳宁静的气质,为他的样貌加分许多。
  不过……好像壮了一点,以前他很瘦,现在却是穠纤合度,噗……陈盈蒨差点笑出来,穠纤合度,怎麽会迸出这麽女性化的形容?
  她曾开玩笑地说过:「学长,你要吃胖点,女生喜欢壮一点的男生,这样才有安全感。」
  「女生」指的当然是她,因为做人要含蓄,不能太直接,所以代表千万同胞的「女生」就被她拿来借用。
  她还曾经订定一个养肥计划,还没看到成果,她就从自作多情的梦中醒过来,接着他就去美国了,在一口汉堡一口炸鸡的胖子国里,他果然也不免俗的变胖了,只是胖得还不够,他为什麽不肥个二十几公斤,顶着鲔鱼肚、地中海出现!
  她歪着头,上下打量他一眼,疑惑地问道:「你是……?」
  好吧,她知道自己太假了,但她就是不甘心,她才不要一眼就认出他,虽然刚刚被抓包,但她若不承认,他又能拿她怎麽样,她就是小心眼,不服气的话,咬她啊~~
  曲言熹一点儿也没受影响,依旧笑容和煦。「我是曲言熹。」他略略挑眉,摸了下自己的脸。「变得太多认不出来吗?」
  化成灰我都认得!陈盈蒨差点就要冲出口,但及时忍住了。
  「……嗯……好像有点印象……」说到这份上,再装作不认识就太假了,但要她一口认了,又不甘心!
  令她更生气的是,他一点儿也没受影响,不知是看穿了她的把戏,不好意思拆穿,还是根本就不在意。
  他盯着她的脸,说道:「没戴眼镜了。」
  三年没见,她的外貌改变不大,除了没戴眼镜外,眉宇间残存的稚气也褪去了,更增添女性的柔媚。
  她有对妩媚的眼睛,眼角上挑,眼波流转间总带着勾人之意,所以她习惯戴眼镜遮着,她曾笑笑地说——这叫挡桃花。
  「你变胖了。」她回他一句。
  他露出欣慰的表情。「我以为你不记得我以前的样子。」
  她急忙辩解。「我当然不记得,只是模模糊糊有点印象。」
  察觉自己太过激动,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还有事,再见。」她才不管是不是讲得太过突兀,在他面前根本不需要维持形象。
  见她转身要走,曲言熹眼神一黯,问道:「手机号码有变吗?改天一起吃饭吧。」
  不要脸的东西,竟然还想吃饭!她冷眼扫去,不客气地说道——
  「没空。」
  程盈蒨跨出步伐,快步离去,曲言熹站在原地,并未追上去,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她的怒气至今未消,不过这也是他咎由自取……
  「她太幼稚了,我并不喜欢她,起码不是以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
  「她只是个可爱又有趣的小妹妹,我已经计划好要出国,不可能为她改变。」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她满心期待打算告白,却偷听到伤人的言语,因为太过震惊,她惊慌地逃走,甚至来不及拾起破碎的心,即使到现在,仍有残片留在那儿。
  而今他竟然有脸约她出去吃饭,没见过这麽厚颜无耻的,留学归国的人果然不一样!
  因为太过於气愤,程盈蒨随兴乱走,当她回过神时,已经迷路了,正想打电话求救,手机正好响起,她从包包里掏出,才接通,姑姑焦急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
  「你在哪里?怎麽还没到?」
  「我迷路了。」程盈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十五分钟前不是才跟你提醒过怎麽走……算了,你现在在哪儿?」程婉佩问道。
  程盈蒨瞄了左右的路名及地标,赶紧把位置说了,程婉佩立刻告诉她怎麽走回大路,接着就听到她跟旁边的人窸窸窣窣地说了几句。
  「你出来後,转角就是药妆店,你在那里等,我叫人去接你。」
  「不用了,你跟我说怎麽走……」
  「等一下又迷路怎麽办,你在原地等,大家都省事。」
  姑姑做事乾净俐落,却没耐性,不等她说话,就把电话挂了,程盈蒨无奈地收起手机,照着方才的指示,走回正确的路上,果然在转角看到一家药妆店,耐心等待未来的姑丈来接她。
  小姑姑大她二十岁,今年四十三,曾结过一次婚,二十八岁时因为姑父外遇,不顾阿嬷劝说,执意离婚,而且发誓再也不结婚,阿嬷是个传统的女人,为了小姑姑操碎了心,从此睡不安稳,担心小姑姑年老後孤苦无依,积极为她寻找第二春,频频安排相亲。
  小姑姑却见一个杀一个,每每闹得下不了台,把人都得罪光了,阿嬷被她气得差点中风,大病一场,小姑姑这才收敛,但依旧不改其志,对男人不假辞色,只是手段不像以前那样激烈。
  当小姑姑迈入四十,青春不再,鱼尾纹都出来了,阿嬷心也死了,当晚抱着阿公的牌位大哭一场,闹得全家不安宁,伯伯叔叔们发誓绝不会让自家妹子晚景凄凉,阿嬷才稍微安心,本来还想把小叔的一个儿子过继给小姑姑,结果差点又闹出家庭革命,听说小婶还闹着要上吊。
  而命运在这时又摆了众人一道,小姑姑竟然在去年有了交往对象,不过这事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小姑姑爱面子,当初说得信誓旦旦,这辈子不会再嫁,而且年纪都过四十,阿嬷也死心了,她却谈恋爱了,要是传出去,还不丢脸死,於是小姑姑一直秘密进行地下恋情。
  直到上个月程盈蒨撞见她发呆地盯着戒指才露馅,程婉佩一开始还扭扭捏捏说不清戒指的来源,被程盈蒨捉弄几句後,恼羞成怒,女王性格爆发,才抖出有男友的事。
  秘密被发现後,除去一开始的不自在,程婉佩反而有种松口气的感觉,接着就大大方方地说要介绍给她认识,只是男友的一切资料,小姑姑全程保密。
  「说了还有什麽惊喜,反正都要介绍你们认识,到时看了再跟姑姑说你的观感。」
  她觉得小姑姑是乘机报复——戒指被发现时,她糗了姑姑几句,小姑姑就怀恨在心,才会故意卖关子,吊她胃口。
  只是……她跟准姑父根本不认识,凭姑姑的描述,认得出她吗?
  目光扫过摆在外头的特价商品,她无聊地一个个观看,最後拿了面膜与卫生棉,正打算结帐,一转头,意外地再次看见曲言熹,他朝她一笑,走到她面前。
  程盈蒨一脸惊愕,他怎麽又出现了?!
  她恼火道:「你跟踪我?!」
  「我是来接你的。」
  接她?程盈蒨先是疑惑接着恍然大悟,双眼瞪得如牛眼一般,满面惊恐,天啊,不会这麽狗血吧!
  她惊叫出声:「你是我姑姑的男朋友?!」
  他先是一愣,接着突地笑出声来,肩膀颤个不停,他拚命克制自己,不想她尴尬,却收效甚微。
  她顿时明白自己说了蠢话,表情恼怒,这也不能怪她想歪啊,谁叫姑姑没说清楚,她以为是准姑丈来接人,曲言熹碰巧又在这时候冒出来,她才会有这样的联想!
  看他笑得停不下来,程盈蒨一时气愤,丢出手上的东西,砸中他的胸膛,世界顿时安静了,他收住笑声,反射性地接住物品——夜用型卫生棉。
  程盈蒨尴尬了,一甩手,把手上的面膜跟卫生棉全放回架上,飞快地转身走人,假装什麽事也没发生。
  偏偏有人很不识相地追来,还提起了——「不买吗?」
  她停下脚步,瞪他一眼,故意道:「你要买的话我等你。」
  他忍笑。「我用不到,不然我买了送你。」
  连卫生棉都可以拿来搞暧昧,不要脸!
  程盈蒨赏他一个白眼。「神经病!」
  被女性用品砸了竟然面不改色,出国一趟果然不一样,眼界都开了,脸皮也厚了。
  见她恼色未褪,他也收了开玩笑的心思,主动解释。「我爸才是你姑姑的男朋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先前程婉佩在餐厅里叨念着侄女怎麽还没到时,顺口说起了名字,他失态地瞪大眼,若不是程婉佩低头按手机,一定会发现不对劲,也不能怪他惊愕,他怎麽也没料到,未来的继母竟是程盈蒨的姑姑。
  方才与她在街上偶遇,他以为只是碰巧,没想到两人赴的是同一个约,思及此,心中的喜悦亦非笔墨能形容,只觉得命运真是奇妙……
  程盈蒨没接话,心中别扭又不自在,老天简直在玩弄人嘛,怎麽会有这麽凑巧的事,明明是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人,如今却成了姻亲,搞什麽嘛!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
  「才说要请你吃饭,没想到这麽快就见面了。」他自我解嘲地说道。
  她转头望着商家店面,没打算要搭腔。
  「你再这样,他们会发现不对劲的。」他提醒。
  「我怎麽样,不说话不行吗?」她不悦道。「难道要我跟你嘻嘻哈哈,一见如故?」
  他微笑。「也不用这麽极端,只要你心平气和地跟我说话就行了。」
  她停下脚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什麽时候不心平气和了,我心平气和就是这个样子。」
  他低头凝视她娇嫩的脸蛋,即使生气时,她还是一样明艳照人,俏丽可爱。「你的个性还是一样,像小孩子。」
  刺耳的话语逼得她反击。「关你什麽事,我不需要你的批评!」
  她扭头就走,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打算跟姑姑说她不去了,她没办法和他待在同一个空间。
  曲言熹跟了上来。「我不是批评,只是说出事实。」
  「你有完没完?」
  程盈蒨恼火,手指滑开萤幕。「我不去了,你走吧,我自己会跟姑姑讲。」她拨出电话。
  他忽然伸手抢过她的手机,按掉通话,她瞠目结舌地瞪着他,一时没从他野蛮的行径中反应过来。
  「你干麽?」她大怒。
  他叹气。「我爸很想认识你。」他抬起她的手,将手机放回她掌心。「我要怎麽做你才会消气?」
  她最讨厌他这样,明明是他的错,却弄得她才是无理取闹的人。「消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他的眉头聚拢,黑眸畏缩了下,似乎被她伤着了,程盈蒨心中闪过一丝快意。
  「你知道,我说话一向直来直往,小孩子都比较任性。」她嘲讽地说着。
  他再次叹气,像在忍受她的无理取闹,反而令她更加不痛快,这时手机突然响起,见是姑姑打的,她连忙接起。
  「你在哪?曲言熹找到你了吗?」
  「嗯,找到了。」面对曲言熹时,她能赌气的说不去了,但对上姑姑,她却如鲠在喉,不知该怎麽开口。
  「找到就好,快点过来。」
  一如既往,程婉佩说完就挂,根本没给她说话的时间,程盈蒨无奈地收起手机,陷入天人交战,她实在不想跟曲言熹一起,却没勇气打电话跟姑姑说不去。
  「走吧。」曲言熹率先迈步。
  程盈蒨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在後面,他在她前面三五步的距离,高的身材像一座灯塔。
  过去,她曾经偷偷跟在他後头走了一大段路,光看着他的背影,就觉得很开心;如今却觉得碍眼极了,恨不得将他推倒,免得挡了她的视线!

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