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的黑锅  第28章

作者:简薰      更新:2020-03-23 01:15:56      字数:1697
  孙霁恪守子职、孙职,不是陪着爸爸妈妈,就是陪着爷爷奶奶,长辈们都很开心,就连一直想找机会再跟儿子好好谈一下的周兰芬,也找不到时机,只好暂时罢休。
  一家人度过了很愉快的年节,然后在假期结束前,回到台湾。
  孙霁因为已经了解核心科技的大致运作,于是从企划部退出,转而担任本来就要担任的位置,副总,大家这才知道,那个企划部的新进人员,其实是孙氏的代表,公司能转而成立自己的品牌,最主要的就是孙家的搜资。
  除了罗蔓文外,所有人都为这消息惊讶不已,张玉宁更是扼腕,早知道对方有这家底,再努力一点,自己指不定就是副总夫人了啊。
  元薇面对张玉宁的捶胸顿足,心想:应届妹,副总夫人在这里呢。
  至于罗蔓文,倒是很神奇的没再做任何动作,好像过去是一场梦一样——直到几个月后,元薇才从孙霁口中晓得原委。
  原来那个参访之行的第一天晚上,她因为睡不着,到饭店的酒吧点东西喝,刚好品管部的代表也睡不着下来,两位单身人士于是相谈甚欢,居然就这样……既然危机已除,孙霁用了点小关系,于是元薇也没从企划部调回去业务部,继续当企划专员。
  感情真的太妙了。
  她跟孙霁兜兜转转又在一起,罗蔓文执着了半天却突然跟另外一个人坠入爱河,心心单纯的抽奖旅游却邂逅了真命天子……人生,真是很难说啊。
  周兰芬知道儿子另外买了房子,已经是好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担心儿子执迷不悟,因此她后来陆续突袭了几次,发现公寓没再出现元薇的身影,跟保全打听,也都说没有其他女人进出,因此她逐渐放心,孙霁从小就没让她担过心,这次二疋是听了她的劝,迷途知返了。
  身为母亲的她很安慰,因为儿子已经退了一步,她也就不好再逼他跟方家小姐见面,总得考虑一下儿子的心情,缓一缓再说。
  可没想到八月多时,孙雨却跑来跟她说,弟弟早就不住星观大厦了,他在淡水那边买了房子。
  周兰芬一听就觉得头晕。
  难怪,难怪她几次跑去都没有异状,原来他根本不住那里了,元薇那种女人有什么好?不行,她得再去找她一次,儿子护着她,自然什么都看不清,但是,她这个母亲可是看得很明白。
  「孙雨,想办法弄钥匙给我。」
  「妈,那种东西我哪弄得到,弟弟那个大厦,保全管理很好,进出电梯还要按密码,就算拿到卡片,也进不去啊。」
  周兰芬想,一定是上次的关系,所以这次他才会搬一个要密码的地方。
  没关系,元薇还在上班,去公司总找得到了,棱心科技嘛,她可是孙夫人,就凭他们家持股的比例,进去找个人容易得很。
  于是叫了司机备车,直接就往核心科技去。
  路上,给核心的老董打了电话,对方知道她要来,还派了秘书在大门口等。
  周兰芬一走到中庭,立刻有个女孩子过来弯身问好,「孙夫人,您好,我是董事长秘书李心心,董事长已经在办公室等您了。」
  「不用,我不是找他,你帮我找个人。」
  「是,您请说。」
  「我要找一个在部门上班的女孩子,叫做元薇,一元的元,蔷薇的薇,你现在就打电话问人事,她在哪个部门,然后带我过去。」
  「元薇吗?她是企划部员工,因为前阵子刚好经手她的调任,所以有印象,企划部是新部门,在二十一楼,孙夫人这边请。」
  电梯数字往上攀升,很快的,二十一楼到了。
  「由于企划部是不满一年的新部门,办公室很小,没有商谈用的空间,连多的椅子都没有,可能不太适合讲话,还是说,请夫人去会议室,我再把人带过去?」
  周兰芬想想也好,虽然是来让元薇知道自己身分的,但她也不想弄得大家难看,只要元薇能知难而退,自己也不会为难她,「那就这样吧。」
  秘书带她到一个大概只可容纳十人的小会议室,又开了空调,接着送上咖啡,这才离开。
  周兰芬喝着咖啡,心里还在盘算着要怎么跟元薇开口——只是凭着一股气跑过来,要怎么讲,她根本也不知道,唉。
  叮,叩,叩,然后是转动门把的声音。
  「伯母,您找我。」
  周兰芬张开嘴,原本想说「我已经跟你说过,我们家不会接受你」,却在看到来人的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元薇衣服宽松,穿着平底鞋,虽然肚子不明显,但周兰芬有种直觉,她是怀孕了,于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就这样盯着她的肚子。
  又看她拉开掎子,坐下,看出些许形状,虽然不大,但圆圆的,肯定是有了。
  「伯母?」
  「啊?」
  「您找我?」
  「哦,哦……」周兰芬还是看着她的肚子。
  元薇注意到她的神情,笑说,「最近吃比较多,所以发胖了。」
  周兰芬狐疑,「发胖?」
  不像啊,哪有人只胖肚子?何况,发胖干么穿平底鞋,而且还面有喜色?重点是,她还会护着肚子。
  不对,绝对是怀孕了。
  但怀孕干么不让她知道,都面对面了还骗她说是发胖?
  元薇之前一直想跟她解释,要求原谅,现在怀孕正是好时机,孙家人想小婴儿想疯了,只要她真的有了孩子,自己就算不满意,也只能闷不吭声,这么好的武器,居然不用,太奇怪。
  难道说,因为自己之前的百般不谅解,所以元薇也就算了,不想孩子跟孙家沾上边?
  这倒是有可能,孩子都是爸妈宝贝着长大的,愿意低声下气一次两次,不见得愿意第三次第四次,孙雨就是个例子,结婚几个月就回娘家住,说婆婆难讨好,乾脆不讨好了,然后笑咪咪说,等将来生了孩子,就直接从母姓——元薇该不会也是这种想法吧?
  周兰芬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元、元薇,你……也不用骗伯母了,伯母生过三个孩子,有些事情比你还清楚,你是不是怀孕了?」
  就见元薇叹了口气,然后又是一笑,「伯母放心,我知道您不喜欢我,所以这孩子会姓元。」
  周兰芬只觉得一阵乌云飘过,孙霁好不容易要给家里添人口,结果小孩子要姓元?这样下去,不要说听孩子喊爷爷奶奶,就连要看孩子都困难吧。
  「这,这怎么行呢,孙霁毕竟是孩子的爸爸啊。」
  「我们也是考虑到伯母的心情,伯母既然不愿意接受我,那我也不好硬要跟孙家扯上关系。」
  「找……我……」啊啊啊,她好想抱孙子,孙霁的孩子一定是可爱得不得了的,「伯母……伯母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跟你说,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伯、伯母已经完全不在意,你们年轻人高兴就好。」只要能抱孙子,要她说什么都可以。
  「真的吗?」
  「当、当然是真的,你现在怀孕了,要多休息,别太操劳。」
  「好,我会注意。」
  周兰芬接着于叮嘱,万交代,又问了她在哪里做产检,身体状况怎么样之类的问题,十分关心。
  她走了之后,元薇就发了个笑脸给孙霁,表示成功,当然也不忘给心心一个,感谢好友提前告知,她才能稍作准备,把心情调适到更好的状态。
  没多久,孙霁就下来二十一楼,「我妈看起来怎么样?很开心吧。」
  「真的很开心,你怎么知道我说孩子要从母姓,她就会退让?」
  「因为她最渴望的就是孙子,这个终极武器绝对会命中我妈的。」
  知道元薇怀孕后,他就一直在找时机,想想,还是找大姊孙雨演一场戏最快——既然沟通无效,那就换个方法哏。
  后来,周兰芬担心梦寐以求的孙子跟到别人家的姓,一直碎念要他们快点结婚,可元薇因为怀孕犯困,实在没多余力气及心嗯,孙霁见她整天爱睡,有点舍不得她再劳累,倾向生完再说。
  但这么一来,孙母又觉得夜长梦多大不妙,逼着孙霁跟元薇先去登记,直到看到两人的新身分证,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然后找了个好日子,孙家到元家去提亲,商谈婚事,什么时候送帖,什么时候请客,几桌,双方家长谈得热烈,元薇在旁边不支小眯,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给自己盖上薄被,大家讨论的声音,也跟着小了许多。
  那个下午,她睡得超好,等她醒来时,人生大事已经拍板定案,只剩下一些小细节需要确认。
  等到尘埃落定时,又快过年了。
  元薇挺着八个月的肚子,照例早早爬上床,卷了被子闭上眼睛。
  没多久,就听到身边有动静——孙霁跟着钻进了被窝,从身后抱住她,大手在她肚皮上轻轻抚摸。
  接着亲了她耳朵一下,「我爱你。」
  元薇很喜欢这种时刻,无须言语,幸福满溢,「我更爱你。」
  「那……我最爱你。」
  元薇转过身,面对着他,笑说,「我超爱你。」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比谁爱谁,谁更爱谁,虽然很幼稚,但是她好喜欢。
  从那个实验室,他们询问着彼此的实验结果开始,到现在,整整十年,庆幸上天让他们在兜了一大圈后,还能找到彼此。
  这一刻,千金不换。
  女人伸手轻轻抚摸男人微笑的脸庞,幸福与安定的感觉再次从心中漾开,一圈又一圈。
  于是,她又说了一次,「我爱你。」
  「我爱你。」
  好幸福,而且她相信幸福会延续下去,一定。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