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壳娘子  第37章

作者:风光      更新:2020-03-16 12:19:06      字数:1146
  「场主,后头还有王七和赵八他们,也带着一群弟兄回来了,你分配工作可别漏算了他们!」
  瞧着这些弟兄们,武聿擎真心开怀笑了,和大伙儿勾肩搭背,无一丝主雇的隔阂。只有失去过,才知道这些情义是多么可贵、多么值得珍惜。
  夕阳西下,将一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武聿擎站在众人前面,紧握着妻子的双手,两人相视一笑。
  「诸位弟兄,谢谢你们回家了!」
  每个人笑着、闹着、应和着,前方的险阻困难似乎再也不算什么,因为他们有个值得信赖的场主,还有个能干的少奶奶。
  两个相爱的人儿,也依偎着,笑看这一切,对未来充满期待。
  尾声
  四年后——
  武家牧场在众人齐心戮力之下,武聿擎卓越的领导风范,加上「柳初真」的运筹帷幄,让牧场在短时间内便恢复了荣景,估计不久后就能夺回天下第一牧场的名号。
  许多在牧场里工作的弟兄们,都索性把家人接进牧场里,牧场因此越发展越大,俨然成为一个小型的村落。
  幸好有平亦超做担保,加上武聿擎舍己爱国的故事已深植人心,他在朝廷战胜后不忮不求的行为,更为自己博得了好名声,否则有着自己武力的牧场,搞不好会被人误解为盗匪们的山寨,准备要造反呢!
  牧场里的一切都那么欢欣喜悦、生机盎然,人人都为了同样的目标在努力着。尤其在武聿擎的长子武析出生后,牧场里更是热闹滚滚。
  「娘、娘!牧场的叔叔们正在草场驯马呢!」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蹦蹦跳跳地进了书房,撒娇地拉着坐在书桌后的母亲的袖子。
  李昶妮放下手上帐册,拧了自己儿子的白嫩脸蛋一把。
  「你爹不是不让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爹最机车了!娘,你带我去好吗?」武析睁着圆亮的大眼,天真地问道。
  一听到「机车」,李昶妮脸上马上落下十条黑线。这一切其实也要怪她自己,常把一些现代的话挂在嘴边,一个不小心,这小东西就全学会了!
  她将儿子拉到面前,十分郑重又严肃地叮嘱,「什么『机车』这些话,千万别在你爹面前说,知道吗?」
  武析学着母亲严肃地点点头,那模样依稀有着武聿擎的影子,令她看了颇感好笑。但他又随即人小鬼大地说:「娘你带我去爹爹那里,我就不再说了。」
  李昶妮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她居然被这小子威胁了?不过儿子这可爱的鬼灵精样,实在教人难以拒绝,她索性放下手上的帐册,带着他往草场去。
  一到了草场,场上马师们正在驯马,那匹马儿十分健壮、桀骜难驯,一转眼就将马师摔了下来,这已经是第三个了。
  武聿擎正在训练新的马师,看到这情况相当不高兴,厉声吼道:「下一个!」
  另一个新马师飞身上了马,姿势优美、气势十足,他的火气才稍微灭了些,可目光不经意地往旁边一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小析?不是跟你说不能来草场……初真?」
  她无奈地一笑,「他可怜兮兮的恳求,我能不理他吗?」
  没好气地瞪了武析一眼,武聿擎很清楚自己儿子,当他摆出一副牲畜无害、天真可爱的模样时,八成都是有所求。可叹的是,牧场里这么多大人,还真没几个人逃得过他这种装可怜的攻势。
  「小析,过来这里坐好。」其实,连武聿擎也拿他这儿子没办法,只好妥协,不过他依旧拿出了做父亲的威严叮咛,「你看着就好,千万不要乱跑。」
  「是的,爹。」
  武析摆出了个童军的三指礼,武聿擎不明所以地扬了扬眉,李昶妮看了却差点昏过去。
  这孩子的学习能力未免太强了!她有些不安地开始回想,自己究竟说过或做过哪些「不合时宜」的事。
  然而,场上驯马的气氛越来越热烈紧张,这位新来的马师似乎颇有一手,马儿有渐渐被驯服的趋势。武析双眼像是放着光芒地看着这一切,小身躯扭来扭去,当见到马儿突然用力一甩,马师却险险地稳住自己时,他终于忍不住了——
  「帅呀,老皮!」他挥舞着小拳头,「小心!你不会放大绝吗?」
  老皮?放大绝?武聿擎纳闷的眼光由武析身上移到爱妻的身上,只见她尴尬一笑,偷偷轻捏了儿子一下。
  「老皮是谁?」他微沉着脸,问着身旁的妻子。
  「老皮就是凤凰城基金会的……」李昶妮很想解释,但随即发现这样的解释会扯出更多谜团,她索性硬拗。「唉,那是家乡话、歇后语,不重要的啦,呵呵。」
  原以为可以装傻过去,不过武析或许是太激动了,根本没感觉到母亲的暗示。
  场上马儿突地发起了疯,用力一挣,将那马师摔了出去,武析也忘情地站了起来,对着场上大叫道:「这也太逊了!闪开,让专业的来!」
  童言童语一喊出口,场中呼喊叫嚷的声音突然停止,全疑惑地看向他。小人儿知道自己糗了,不小心忘了和母亲的协议……他缩着脖子吐了吐舌,装蒜地撒娇窝进母亲怀里。
  「初真,这次小析说的话又是什么……」武聿擎心里有数地用警告的目光扫视着这对母子。
  「呃……他一定是没睡午觉太累了,没事,我带他去睡一会儿就好。」
  硬扬起一个僵硬的笑容,李昶妮抱起儿子,脚底一溜地跑了回去。
  武聿擎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一幕,但一想到自己儿子的机灵和妻子的聪慧,又忍不住失笑,看着他们的目光充斥着柔情。
  但这一切李昶妮可不知道,她一心只想尽快离开,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教育一下她儿子。
  当初那句「脑袋进水的神经病」,在平亦超的宣传下,成了京城的流行语,人们互相恭维时还会说一句——「阁下真是脑袋进水,佩服佩服。」或者「兄台神经病的精神可嘉,令人倾倒。」之类的话,令她着实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过了几年,这些话不再流行,她才慢慢松一口气。
  想不到武析这小子满口现代话,一副要让京城里的语言风气一口气来个大跃进似的。她可不希望以后的史书里,写满了「放大绝」或「闪开让专业的来」之类的话,否则她在这时代用的「柳初真」大名肯定名留青史……啊不,是遗臭万年啊!
  如果可以的话,灌这小子一杯宁神汤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