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利甜妻  终章

作者:谢上薰      更新:1350494299      字数:2856
  “天悦,你画一幅来做公益,好不好?”福铃向小姑募画,可爱的杏眸眨呀眨,“我听天成说过,你从小练琴、作画、跳芭蕾舞,没一样难得倒你,而且你在时尚界也是名人啊,你的画一定可以卖很多钱。还有啊,你的名人朋友也是跟你同一卦的,从小备受栽培,你可以顺便向他们邀画吗?一个人一幅就好,要名人的真迹喔!”
  看她面颊红扑扑的,轻扬的嗓音充满期待,富天悦翻了个白眼。“大嫂,拜托把你可爱的、娇滴滴的脸对准大哥好吗?不要对我撒娇啦!”
  富天成略微严肃的五官在妻子的浅笑凝望下变得柔和,“天悦,这次的企划案你就帮大嫂做出一点成绩来。”
  “我很忙耶!接下来是百货公司的周年庆,我们的彩妆大战正开打……”
  富天成不理她。“福铃,你有向尹雍棠募画吗?”他之所以继续和尹雍棠来往,是因为后来尹雍棠帮着劝金凤秀回美工作。
  福铃眼珠子一转。“当然有,哥说他会负责给我十幅。天悦,你真的连一幅都不捐吗?我本来还想把你的画和雍棠哥的画挂在一起,一定非常吸引人,既然你没空,只好便宜我表姐了……”
  “我画!”富天悦无奈投降。都是大哥不好,把大嫂带坏了。
  “还有你的朋友……”
  “我知道了,我尽量。”
  “谢谢你,小姑。”
  “说好罗,我的画一定要跟雍棠的画挂在一起展示。”
  “那你要加油,画得不输给雍棠哥才行。”
  “他的画技有那么高明?”富天悦不太了解。
  福铃嘻地一笑。“老实说,我比较期待兆棠哥的牡丹图,花开富贵,一定很容易卖出去。兆棠哥的优点是,他只专心学画一样,牡丹图画得可好了。”
  富天悦嗤之以鼻。“市侩、俗气。”
  富天成眯起眼,“你最好拿出点真本事,不要画一幅卖不出去的鬼画!市侩也好、俗气也罢,没钱我看你怎么装高贵?”
  “大哥,你再这样子气我,我就一辈子不嫁让你照顾我。”恐吓!
  “我从来也没想过,你嫁得出去!”没在怕的。
  “富天成——你竟然打心底认定我嫁不出去?”
  “富天悦,清醒一点,你跟你那群时尚圈的名媛混在一起,各个皆眼高于顶,年过三十还嫁不出去的比例有多高?有的男朋友换来换去,愈换愈低级,有的订婚又退婚,怀疑男人是爱她的钱而不是爱她的人。”富天成没好气的又道:“想嫁要趁早!年纪愈大想得愈多,愈不敢嫁。”
  “我才刚满二十六岁。”富天悦大声强调。
  “虚岁是二十七,离三十已不远。”
  “就算我三十五岁才结婚又怎样?”
  “我无所谓。不过,到那时尹雍棠应该已儿女成群。”
  臭大哥,又来刺激她。
  富天悦嗔恼地横他一眼,“你管好你自己吧!说到儿女成群,大哥应该避之唯恐不及,你以前都说即使结婚也不要小孩。”
  “什么?”换冉福铃瞪眼了。“真的吗?老公,你不要孩子?”
  富天成瞪了老妹一眼,对妻子开门见山地说:“在认识你之前是这么想的没错,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你想生,我们就生。”
  福铃又眉开眼笑了。
  “哥,你以前不是说没得商量?”
  “那是对你,对我老婆当然一切好商量。”
  “呿!没原则的男人。”富天悦起身回房打电话,问问尹雍棠预备画什么主题,不想看那个没原则的男人宠老婆的样子。
  福铃贴近丈夫,兴致勃勃地说:“小姑一点都没变,对雍棠哥仍不死心。可是,我之前和干妈通电话,雍棠哥好像终于定下来,跟一位李小姐稳定交往中。老公,要不要告诉天悦?搞不好她会放弃,把目光转向其他男子。”
  富天成偷亲她一个,回她一笑。“直接说没有用,义卖画展当天,请尹雍棠和那位李小姐一同出席,眼见为凭,天悦或许会死心。”
  “但愿如此。”福铃眨眨眼,感叹。“你告诉我几年前天悦和欧太渊的纠葛,所以雍棠哥绝不会接受天悦的感情。但我觉得并非如此,如果雍棠哥真的爱她爱得如痴如狂,那是可以克服的心结。”
  “罗曼·罗兰曾说过一话:‘真爱是没有罪的,有罪的爱都不是真爱。所谓有罪的爱,是在这爱里有着别人的牺牲和别人的痛苦。’”富天成温柔地看着妻子,“我不是不为天悦感到遗憾,她难得这么认真的爱一个人。可惜的是,除非尹雍棠可以漠视他姑姑一家人的埋怨目光,否则他背负不起那样的爱。”重点是,他不爱富天悦那种个性的女人。
  福铃偎进老公怀里,喃喃道:“一片痴心付流水,真的好可怜。”
  “她是自作自受!”富天成嘴硬的说,但也跟着轻叹了一口气。
  换个立场说,尹雍棠对福铃的一片痴心不也付诸流水吗?
  富天成没有傻得说出来,只是庆幸福铃就是没办法爱上尹雍棠,教他在对的时间点遇上了她,幸福成双。
  简单的爱,爱的简单,其实一点都不简单。
  初冬时,名人画作的义卖办得很成功,收到邀请函的各路人马纷纷赴会。
  尹雍棠带着钢琴演奏家名媛李小姐现身,郎才女貌,十分相配。
  福铃站在富天成身旁,笑问:“哥,什么时候请大家喝喜酒?”
  富天成也希望他早日定下来,富天悦才会死心。
  尹雍棠朗朗眉目笑得温文,那位李小姐也只是会心一笑,甜甜暖暖的与他互望,心花儿要开了似的。
  看来八字有一撇罗!
  福铃满心悸动地叹息,对老公悄悄说:“希望小姑也能早日遇见对的人,和那个人一起站在幸福的云端。”
  “谢谢你这么说。”富天成拥住她香肩,微笑颔首。
  富天悦晚一点到,刚好尹雍棠和李小姐要携手离去的时刻,她微恼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他们俪影成双,差点直接冲上去拆散他们。
  直到尹雍棠和李小姐走出会场,要去停车场取车,富天悦跺一跺脚,终于追了出去,要一个明白的交代。
  福铃有点担心,“不要紧吗?”
  富天成眼瞳深浓,“别管她,也该做个了断。我相信这一次尹雍棠会给天悦明确的拒绝,即使有点残忍,也必须做个了结。”
  “真是这样就好。”她软软咬唇,“得不到对方善意回应的爱情,只能称为单恋,为何可以撑那么久呢?”
  “个性使然吧!怨不得别人。”他语音沉缓。
  “不过,我还是很佩服天悦的勇气呢!”
  “怎么说?”
  “换了是我,看到对方已经有女朋友,还挽着手臂一起离开,只敢躲起来暗自伤心,实在没勇气追上去听对方更残忍的拒绝话语。”
  “因为你会知难而退,你是正常的女人,不会明知对方不爱你还穷追猛打。而天悦最大的毛病是太自信本身的美貌与条件,不相信有她爱不到的男人,太自负的结果是必须等到万箭穿心才会痛醒过来。”
  “光想就好痛。”
  “就让她狠狠的失恋一次,看会不会变懂事一点。”
  “老公,其实你跟小姑已经是真正的亲兄妹了,你一直在替她的未来捏一把冷汗,对不对?”眨眨水眸,福铃俏皮地浅笑着。
  “那个有严重公主病的笨蛋,我才懒得替她担心!”
  唉!嘴硬的男人!兄妹两人根本半斤八两。
  她低柔的笑音淡甜,倚着他,在心灵深处叹息。
  她不用她的丈夫挖空心思写情书,不用刻意买玫瑰花向她调情,只要他很自然的对她好、对家人好,幸福的力量便会一波波地涌入心房。
  而她的心,以他为方向。
  “老公,我爱你。”
  富天成牵唇一笑,目光转深。“我更爱你,宝贝。”
  她是他的福星,敲开他的心门,值得他用全部的爱来保护。
  一生只和一个人相好,命运的丝线将两人牵在一起,任爱意缠了心,永不言悔。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dbbb.net)】

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