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草灰姑娘  尾声

作者:黎孅      更新:2011-05-10 06:10:53      字数:1727
  时间是下午四点,红色的MINI Copper紧急在华家大门口前煞车,姜娜娜生气的跳下车,甩上驾驶座的门,提着包包往家门走去。
  「娜娜,不要生气。」姜胜美跟在后头赔不是,「妈咪现在拿现金去买那个包包给妳,一定是我太忙忘了去缴卡费,娜娜,对不起嘛,不要跟妈咪生气。」
  姜娜娜走到一半气得转头朝母亲吼,「为什么信用卡会刷不过?为什么不去缴钱?这么丢脸的事情还被我的死对头看到,她开学后一定会笑我连个三万块的包包都买不起!我讨厌死妳了!」任性的就在路边对母亲大吼大叫。
  「哎呀,我也觉得很奇怪啊,昨天跟那群贵太太在晶华吃饭的时候,明明就还可以刷啊。」姜胜美也百思不得其解,反正不管,再去领现金来买就是了,「妈咪现在就去领钱,我们马上去买十个,好不好?」
  「还要鞋子啦,这一双跟May的一样,超丢脸的。」她指着脚下的PARADA名牌鞋,嫌弃跟人穿一样的东西。
  她要最好,而且是独一无二的东西。
  「那当然,有什么问题?只要妳喜欢,妈咪都买给妳。」姜胜美宠爱的摸摸女儿的脸。
  母女两人又快速合好,一前一后的走向家门,正要掏出钥匙把门打开,门就从里头开启,接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嗯?姜胜美女士?」男人扶了眼镜,有礼地确认。
  「对,你怎么会在我家?有什么事?」姜胜美表情茫然。
  「等您很久了,请进。」男人微笑着将她和姜娜娜请进门,母女俩进门后便看见一屋子的人,有的在照相,有的从楼上搬出一盒盒的珠宝和名牌包包、衣服,让一个看似正在估价的人鉴识着。
  母女俩目瞪口呆,尤其还看见馨如和靳翔在这里,与一个年纪看似四十多岁的男人站在一起,馨如茫然不解的听着,靳翔却与那男人一来一往的讨论。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滚出我家!」姜胜美有股不好的预感。
  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闻言转过头,走向姜胜美,「请问您屋主姜胜美女士?」
  姜胜美咳了咳,「我是。」
  「我是负责调查您侵占事件的检察官,敝姓杨,这是您的拘票,请跟我回局里一赵。」
  「我侵占?我哪里侵占了?我是合法继承!这是我死鬼老公留给我的房子。」
  「但是根据华智礼生的遗嘱表示,包括「华食」餐饮企业经营权及名下不动产、股票、基金、存款,都归华馨如小姐所有,您也签下婚前协议书放弃继承权,再加上有一笔华馨如小姐十八岁后即可动用的教育基金已被提领了两百万,根据银行表示,是您提领走的。」
  「不──」看着来察官拿出一张又一张的证明文件,姜胜美兵败如山倒的跪坐在地,「再一个月,就差一个月了,我把她赶走了,为什么……」她抓着头发,一脸的害怕和不敢相信。
  下个月馨如就满二十岁了,一旦她满二十岁,她就会转移那些登记在她名下的资产,自然是伪造文书,但她妳不容易把馨如赶走,就要拿到那些钱了,结果却输给了华智礼的老谋深算。
  她还以为那些文件永远不会有问世的一天,可却还是出现了。
  「这三年来妳们母女挪用馨如多少钱,一个子儿都不能少,全部都给我吐出来!」靳翔愉快地朝姜胜美道:「这个官司,我打定了!」他要把她告到连渣都不剩!
  「请您跟我们回局里协助调查。」检察官朝手下颔首,马上有人架住姜胜美,带她离开。
  「等一下!你们放开我妈!」姜娜娜疯狂的推开那些抓住姜胜美的人,走到母亲身边说:「妈咪,妳还没告诉我妳把钱放在哪里,我要买那个包包!我一定要买!」
  姜胜美原原本还以为女儿是护着她的,眼眶为此泛红,可都在这时候了,娜娜居然还把心思放在她的名牌包包上,这一瞬间,姜胜美才发现她的教育出了问题。
  她养了一个眼中只有自己的自私女儿。「娜娜,妈咪要被关了,妳一点都不担心妈咪?」
  姜娜娜眨眨眼,「妳不是等一下就回来了吗?」完全的状况外。
  她这个女儿没救了,馨如说得没错,娜娜没大脑,连检察官都说她犯了侵占罪,娜娜却一点观念都没有……
  为了让女儿过好日子铤而走险的霸占别人家产,结果她得到了什么?
  「馨如,馨如──」姜胜美知道指望这个女儿没用了,为求自保,转向她原本郄除之而后快的人求救,「对不起,妳原谅我,妈妈不是故意的,妳告诉检察官,我会还,我真的会还,不要告我,求求妳不要告我──」她知道这场官司她没有胜算的机会。
  婚前协议书是她自己签的,也知道丈夫立了遗嘱,但一个贪字,让她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如果这三年来,她待馨如和善一些,好一些,或许今天馨如会看在这份情上,放她一条生路。
  「妈咪,妳干么跟她说话?钱呢?!我要钱!」
  看着姜胜美跪在地上哭得老泪纵横,姜娜娜还在一旁搞不清状况的要钱,馨如觉得这样实在太可怜了,不禁动了侧隐之心。
  「靳翔,我觉得……」
  她一开口,靳翔马上用食指点住她的唇,「妳答应过,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毕竟这是我的专业。」
  一拿到那份遗嘱和婚前协议书,他就立刻联络自家人脉,赶来清点属于馨如的所有财产。
  「我知道啦,我不会阻止你。」她不懂法律的事情,只是一瞬间从什么都没有的人,变成拥有庞大遗产的女孩,不仅房子是她的,爸爸的店也是她的,她不需要搬走,该搬走的人是那对母女,她有点──难以适应,「我只是觉得,人留一分情,日后好相见,毕竟……她也陪我爸好几年,是不是可以看在我求你的份上,不要对她们母女赶尽杀绝?」
  靳翔闷掉了,「在她们这么待妳之后,妳还能以德报怨?」
  「我才没有这么宽宏大量,我是为了我爸。」
  「办不到。」他拒绝,「我家族人力都投进去了,这官司非打不可。」
  「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我寒假就不去美国陪你过年!」她利诱他。
  这个暑假,他将先行到美国适应环,准备哈佛的学业,从此得分隔两地,为了这件事情,他央求她跟他一起去美国,但她却以没钱来拒绝。
  根本是借口,她的个人资产比他还要多,又是「华食」的继承人,而他啊,还是个刚毕业的小律师,一个月的薪水怕都没有她一家店的利润多。
  「挺诱人的。」馨如连忙抱着他的腰,嘴甜的灌迷汤。
  「知道就好,还不听话?」他口头抱怨,「妳这么笨,妳爸一定被妳气到吐血,东西都亲手交给妳了,妳竟没有把相框打开来看过?里面藏这么重要的东妳都没看到,要不是我有……」
  「哈──那个是我爸亲手做的耶,我舍不得拆啊,要是拆了就坏怎么办?那种黏土做的东西,看来一点都不耐用,我哪知道我爸这么重要的文件藏在那里?我以为只是他送的生日礼物而已。」她为自己叫屈。
  两人的视线同时看向大厅那人带走的姜胜美,而拿不到钱的姜娜娜还急急的追在身后喊着:妈咪,我要钱……
  两人同时叹了一口气。
  「馨,接下来妳要做什么?」
  「接下来啊──会更忙吧,爸爸把一生心血都留给我,我一定要好好做,我跟弘吉叔叔聊过了,我想开始学着管理爸爸的事业,还有恢复这个家的菜香……听说大厨们都很开心,爸爸过世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研究料理,有那么多叔叔帮我,还有一个厉害的法律顾问,」拍拍她身旁这位冷血律师,笑咪咪地道:「你说,我会不会成为一个厉害的美食企业女老板?」
  靳翔听她这么臭美,忍不住失笑,「会。」
  「嗯,算你识相!我弄盘远近驰名的华氏松饼给你吃吃看,你一定会觉得我爸是天才!」
  馨如轻快的哼着歌,从冰箱里拿出制做松饼的食材,利落的打着面糊,在平底锅里倒油煎松饼。
  诱人的奶油香顿时充满整个厨房,飘散到客厅,吸引那些原本在清点姜胜美两人所购买的名牌物品的人,这些东西将会全部卖掉变现还给馨如──「华食」的继承人。
  结果,大家盘点履履失败,后来干脆走到厨房,看看是什么东西发出这么诱人的香味。
  「啊!杨检察官,辛苦了,要不要一起吃松饼?大家一起来。」她很久没有这么开心的使用厨房,热情的招呼着。
  「可以吗?真是不好意思,好香。」嘴里说不要,但双手却很老实的接过馨如递过来的美食。
  靳翔坐在餐桌,看着馨忙进忙出的,一脸开心的模样,他苦笑的支着下巴。本想着花费一、两年的时间说服她跟他到美国去,但看她现在在厨房里得不亦乐乎,知道这里才是让她开心的地方,也就──算了。
  「没关系,我就用最短的时间念完硕士。」然后回到妳身边,靳翔自言自语着。
  「你在那里做什么?过来。」馨如朝他勾勾食指,靳翔从善如流的走向她,「什么事?
  馨如用力拧他手臂,问道:「会不会痛?」
  「当然会啊,妳在干么?」
  「会痛,那就不是作梦喽。」她看着他,表情凝重,「靳翔,你有闻到吗?我爸爸的厨房,很久没有飘出这么浓的食物香了……」
  「那是因为妳做了很多松饼。」他捏她的脸,「很幸福,是不是?」
  「嗯。」噢,被捏会痛,真的不是梦,这香味她记得,从爸爸的厨房飘散出来的食物香,有一个通称。
  那就是幸福的香味。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