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福妻(下)  第34章

作者:子纹      更新:1619068065      字数:2316
  她沉默了一会儿,最终选择放下,缘来缘去,自有天定,是你的,逃不掉,不是你的,抢不来,她也不再纠结。
  她窝进了他的怀里,熟悉的气息令人心安,「回到边城之后,我爹始终不喜欢你怎么办?」
  「嫁我的人又不是他。」
  赵焱司的直接了当令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半年前,太子离去之前作了主,让她与兄长都成了亲,美其名是在百姓灾难之中也能沾染喜气,但实际如何,大伙心中门清。
  自己的爹得知消息之后,肯定气坏了,偏偏胳臂拧不过大腿,毕竟当今圣上可是下了圣旨了,圣上都点头同意自己的皇子胡闹,宁九墉也只能心有不甘的认了这门亲事。
  「我爹最不喜你耍嘴皮子。」在宁九墉看来,赵焱司就像狐狸一样狡猾。
  「你爹不中意我不是因为我说了什么,而是出于不信任,他担忧你受委屈,但是日久见人心,只要他看你开心,最终他会打心底接纳我。」
  宁倾雪自然明白,只是要让爹打从心里头接纳他不难,但要对他和颜悦色可不容易。
  「等大嫂生下孩子,让哥哥将人带回边城,爹有了孙子,心情一好,就不会处处针对你了。」
  他忍不住点了下她的鼻子:「我的娘子果然疼我,还给我出主意。」
  她一把将他的手给捉下,「我只是不想我爹抓着你天天练身子。」
  宁九墉出身沙场,在比划时若不留手,赵焱司实在是很难招架的。
  他伸岀手将她搂进怀里,「以你爹的性子,与其指望你哥的那个小子,还不如咱们生个闺女给他,看在软萌的小丫头分上,他或许会看我顺眼点。」
  她的眼神一亮,确实有这个可能,只是——她摸了摸他的脸,「你可知我爹为何疼我?」
  「因为你可爱。」
  她没好气的扫了他一眼,「是因为我长的像我娘。若我们真有个闺女,长得像我也就罢了,若像你……」她故意上下打量了下他一番,啧啧两声。
  赵焱司脑中浮现她所说的画面,忍不住扬声大笑,只是他的笑中有更多是缘于她提及子女时的轻快。
  上辈子他与宁倾雪没有一儿半女,可他的遗憾从不在此,他在意的只有宁倾雪一人,纵使此生依然没有子嗣,他只要有宁倾雪便已足够,但对宁倾雪而言却非如此,无子一直是她心中的遗憾,如今没有上辈子的纷扰,她的身子未损,孩子早晚会有的。
  原打算与她再过上一阵只有两人的甜蜜日子,孩子的事不着急,但如今看来,有个像她的闺女挺好,至于闺女也有可能像他这件事,自动被他忽略了。
  耳里听着他的笑,宁倾雪也忍不住笑了岀来,垂眼看着他握着她的大手,纵使是睡梦中,他的手也鲜少松开她,不离不弃,此生如此便已足够。
  庸王世子的坐骑经过两人的马车,听到里头的笑语,他不由得跟着扬起了嘴角。
  这两人的恩爱幸福就像吹抚而来的轻风,想要忽视或是闪躲都无法,只是他深知自己也做不来像赵焱司一般,不顾皇室颜面,俨然像入赘似的定居边城——
  幸福快乐看似唾手可得,但并非来得理所当然。
  他一踢马腹,坐骑飞奔而去,心头一阵畅快。每个人心中所求不尽相同,前方终究也会有他所追寻的快乐。
  【全书完】
  后记
  平安健康就是幸福 子纹
  这一年来,发生了许多事,做为一个向来随心而走的作者,最直接的反应在交稿日期之上。
  我的交稿日一延再延,当这稿子落下最后的句点时,我着实松了很大的一口气,毕竟再拖下去,别说旁人,连我自己都快要疯了,无颜见人。
  细数这一年,也算是创了我二十多年来写稿的记录。
  整整一年,我就完成了各位手中的这本作品(严格说起来,上一本《大人蹭饭日常》算是上一年的作品,只不过出书日是在今年),虽然这种记录也没什么好令人骄傲的,只是现在要写后记,我觉得我还是得提一下,毕竟就算是不好的记录也是记录,对吧?
  回想这一年,细数记忆,留下回忆的是坏事多过好事。
  例如在农历年前我弟媳妇在上班的途中发生车祸,髋骨粉碎性骨折,紧急清创开刀,置换人工关节,七月份她才动了第二次的手术,由始至终她都很勇敢,苦痛都往自己肚子里吞,我还没看她掉过一滴泪。
  至于我的宝贝弟弟——我觉得他做得最好的一件事就是能在医院照顾老婆,除此之外,我也真的说不上他能帮上什么忙……
  因为这场车祸,弄得今年的过年家里有些忙乱,只觉得一口气还没喘过来,就面临了我从小看到大的彬弟在经历三年抗癌之路后过世,他很疼爱我家大少爷。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情绪无法平静。
  头七法会那一日,大少爷拿着他的招魂幡,在法会暂告一段落休息时,大少爷跑来告诉我说:「妈咪,我听到舅舅的声音,他在跟我们一起念经。」大少爷一说完,忍不住大哭。
  在我写下这些字句时,我心中依然难过,但我坚信他已在另一个世界无病无痛。
  就在丧礼结束之后,我觉得我实在应该静下来好好写稿,才开稿没多久,我家大少爷却在放学去打工的路上出了车祸。
  当时我很慌乱,在他出车祸后有一段时间我的记忆是一片空白,直到现在我还想不太起来,不过如今我还是心怀感激,虽说他因车祸不得不休学一年,还要持续复健,但至少陪在我身边,人很平安。
  昨天上台北,友人问及大少爷车祸的点滴,我老实相告,她问我为什么还能这么轻松的笑?
  她的问话倒令我有些惊讶,我只回了一句:「因为过去了。」
  当下的难过留在了当下,经历过后,记忆留下,想起心情会起伏(毕竟我家大少爷如今还得面临韧带重建手术),但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孩子平安,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就在我与友人交谈的时候,我收到了徐姊要我交后记的讯息,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徐姊跟我提及的人生微笑曲线——转眼之间我竟然也快到最底端的年岁。不过在另一个方面想,这也代表我到谷底就该往上吧了,以后越来越快乐,这也算值得开心的事。
  我经历了情绪起伏的一年,深刻的体验健康与平安的重要。现在一切安好,现在除了希望大家健康平安之外,我也期望来年能够不再拖稿,多写些令我更加满意的作品,下本书再见。

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