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福妻(下)  第32章

作者:子纹      更新:1619068065      字数:2191
  太阳冲破黑暗而出,他转动手中的凤钗,看着流转的光亮,在她跳下屈申城时,手中始终紧握着这支凤钗,但他知道——这是她不要的了。
  多年来,她纵使身分转变,珠宝首饰再多,这凤钗始终插在她的发上,那是她从一而终的心思,只是最终在她选择死去时,她取下也放下了那份钟情。
  他将凤钗紧紧的贴上自己的心脏,锐利的尖端直刺进自己的胸膛——
  此生唯一辜负的人……下辈子,一定要再遇见,他再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宁倾雪厉声尖叫,却是无法阻止,她猛然坐起,冷汗涔涔,粗重的喘息,让她一时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怎么了?」
  伴着熟悉的声音而来的是一个温暖的拥抱,两人的营帐紧临,一听到声音,赵焱司便赶过来了。
  宁倾雪漆黑的圆眸染上薄雾,扑进他的怀里,用力的吻住了他的唇。
  赵焱司愣怔片刻,俯首狠狠回吻,她的吻带着一丝不顾一切的疯狂。
  赵焱司向向来自制,纵有冲动,但为了她都能隐忍,可如今却只觉得血液沸腾,禁锢已久的情欲冲破理智汹涌而出。
  她热切的迎合,两人喘息渐渐浓重,这一夜的欢爱让人迷醉。
  晨曦到来,帐内渐渐光明。
  赵焱司凝视一旁沉睡的宁倾雪,心里一片柔软,见她眼睫微动,微微一笑,闭上眼,躺好装睡。
  宁倾雪睁开眼,一时有些恍惚,但身旁传来的热度令记忆回笼,她偏过头,看着赵焱司的睡脸,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抚上他的脸,从他的额头到鼻粱,她看得入神,手指滑落到他的唇边,他突然张嘴,轻咬了下她。
  她微惊,「吵醒你了?」
  他睁开眼,抱着她的手一紧,摇了摇头。
  她静静的待在他的怀抱之中,天色已亮,若是顾念名声,他该早些离开,但如今她却是压根不将这些看在眼里,固执的只想留在他的怀里。
  他注意到了她眉宇间的轻愁,「心里有事?」
  想起昨夜的似梦非梦,她轻摇了下头。
  帐外有些骚动,宁倾雪想要起身,但腰部的酸软令她有些无力。
  赵焱司伸手制止,「天色尚早,再多睡会儿。」
  他起身,穿戴好衣物,大步的走了出去。
  看着从宁倾雪帐中走出来的人,宁齐戎双眼大睁。「你——」
  「你怎么会在这里?」赵焱司先声夺人的看着出现在晨曦之中的纤细身影。
  穆云上前一福,「事出突然,未能立即知会公子,仓促到来,还请公子见谅。」
  赵焱司手一抬,让她起身:「你的卖身契我已经送了出去,我已非你的主子。」
  穆云直起身,眼底闪过一丝光亮,看向宁齐戎。
  宁齐戎将人给拉到自己的身后,直视赵焱司,「别妄想顾左右而言他。」
  穆云的卖身契已在他的手上,他虽感激赵焱司出手相助,只不过这与他跟福宝是两码子事。
  赵焱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宁大夫要与我在此讨论这事吗?」
  宁齐戎眉头一皱,拉着穆云转身走向自己的营帐,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的一抹明黄,他微敛下眼,太子既未出声,他便当视而不见。
  他虽无功名在身,但身为宁九墉之子,自习医以来,救人无数,自是有其傲气,并不觉低人一等。
  赵焱司自然也注意到自己的兄长,但他没打算插手,倒是好事,所以他也没多言,尾随进了宁齐戎的营帐。
  「我与福宝两情相悦,亲事已是板上钉钉,宁大夫何须动怒?」
  宁齐戎瞪大了眼,这人脸皮厚得简直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儿女亲事乃父母之命,我爹娘还未点头。」
  「好一句父母之命,」赵焱司的目光直视着穆云,「就是不知宁大夫与穆姑娘是怎么回事?」
  「你——」见他扯上自己,宁齐戎脸一沉:「我与云儿和你与福宝不同。」
  「有何不同?」赵焱司也不客气的问。
  穆云家穷,年幼便被家人发卖,在戏班子长大,无人为她终身盘算,纵使宁齐戎对穆云情深,奈何事实便是明摆着,穆云与宁倾雪无法相提并论。
  宁齐戎心知肚明,但他不会愚蠢的扯上穆云,让心上人难受,看着赵焱司的神情,明白自己的心思被看穿,宁齐戎咬牙切齿。
  「宁大夫,我知你护妹心切,但我对福宝一片真心,救灾在前,不如暂将繁文缛节放到一旁,由你作主将福宝嫁绘我,让受苦的百姓沾些喜气,也是大善。」
  不要脸——真是不要脸!宁齐戎瞪着赵焱司,目光带着赤裸裸的鄙视。
  「我皇兄过几日返京,穆云既然来了,不如就让我皇兄替我与福宝、你与穆云主婚,宁大夫意下如何?」
  宁齐戎微愣了下,他自然是不愿意自己的妹子婚礼合促,但若是他的话——他目光看向穆云,就见她脸上挂着一抹略带羞意的浅笑,眼中却是全然的信任。
  他早看岀了太子的心思,只不过未放在心上,毕竟自己与穆云两情相悦,只差找个时机回边城向父母禀明此事,他深知自己爹娘向来不拘世俗目光,只要他坚持,终会不在乎穆云出身,真心接纳她。
  只是在得知太子身分时,他心中不是没有迟疑,纵使不认为自己有何不如人,但人家贵为太子,若真要夺他所爱,他也没把握自己和穆云能全身而退。
  昨日太子将穆云的卖身契交到了他的手中,他便知此事有赵焱司插手,太子纵使再有想法,也已做了了断,只是若由他来主婚,更能彻底的绝了他的念头——不可否认,这一点勾起了他的兴趣,至于太子心中难受与否——他自己的弟弟都不在意,他这个心上人被人觊觎的人更不会放在心上。
  第十八章 一生不放手(2)
  「我思量再三,」宁齐戎露出道貌岸然的神情,「这提议甚好。」
  「宁大夫果然明事理。」
  宁齐戎顺势接下了这句夸赞,暂且不去思及自己的爹若知情后会如何震怒,只是——
  「虽说过几日就成亲,但毕竟还未行礼,男女有别,这几日,你别跟福宝太过接近了。」
  宁齐戎没将话挑明,但意思赵焱司明白。

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