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福妻(上)  第36章

作者:子纹      更新:1619068026      字数:1785
  他伸手轻捏了下她的脸,「你这样挺好。」
  她嘟了下嘴,没把他的话当真。
  被裘子拉坐到一边的刘孋目光不断的瞟向小姐,心中不由感叹,也不知是小姐的脾太好,或是感觉太过迟钝,怎会对赵焱司的亲近没有丝毫避讳?
  刘孋关切的目光不经意的撞上赵焱司的,里头隐含的警告令她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收回打量的视线,这几日她已看清情势比人强,她向来很识时务的。
  「你别跟阿孋计较。」宁倾雪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柔声开口。
  对于自己的处境,宁倾雪不是麻木不仁,而是赵焱司太过强势,与之交锋,讨不到好,索性一开始就不浪费口舌和脑子,只是她不想他为难自己身边的人。
  「你若听话,我自然不会找她麻烦。」
  他的厚颜彻底令她无言,曾经高高在上的闲王,如今就跟个无赖没两样,这一路与他同坐一辆马车,他没少轻薄她。
  她在心中轻叹,自己竟也在不自觉中习惯了他的亲近,但明日进城之后,情况肯定得有所改变,他纵使再不顾礼法,在她爹娘的眼皮底下,他也得收敛。
  思及自己的爹娘,她的面色一柔,眼中闪着光亮,心中满满期待,吃起东西也更香了。
  蓦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几个坐在在茶房外的护卫照样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但眸底都添了抹锐光,暗暗的防备。
  来人不过四人四马,除了其中一个年轻小伙子在茶房前停下马,余下三人继续疾行于官道上,转瞬间便跑远了。
  「小二哥,来二十个馒头,十个烙饼。」停下的小伙子也没下马,直接在门口处就喊道:「我赶路,手脚麻利些。」
  坐在窗边的李尹一原就关注着来人,一看到马上的小伙子,眼眸一亮,站起声唤了一声,「张大人!」
  在马上等待的张传听到熟悉的叫唤,转头看了过去。
  「李尹一?」张传认出人,眼底闪着笑意,翻身下马,几个大步在茶房门口与出来的李尹一碰上,「怎么是你!算算我们都大半年不见了,你不是在屈申城,怎么会在这里?」
  张传的爹原本就是宁九墉的手下,所以当他十岁时就被他爹丢进军营里,当时李尹一被宁倾雪买下没多久也被宁九墉带到营中,跟着他们一群半大不小的娃儿苦哈哈在营中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我随小姐回边城。」李尹一退开一步,看向向角落。
  张传顺着李尹一的目光看到最僻静角落的宁倾雪,难掩惊奇的大步上前,双手抱拳行礼,「小姐。」
  宁倾雪站起身,露岀一抹真诚的笑,对张传有些模糊的印象,便照着李尹一的称呼叫唤,「张大人免礼。」
  张传被宁倾雪笑得晃了下眼,宁九墉的闺女貌美,性子又温和,不单是他,军中好些人都心生爱慕,但也都有自知之明,知道在屈申城上女学的宁家小姐将来肯定得嫁个好人家,要做宁九墉的女婿可不容易。
  想到宁九墉,张传拍了下脑袋,「瞧我,看到小姐就忘了正事。小姐,你与将军错过了!」
  宁倾雪疑惑的侧了下头。
  张传飞快的解释,「将军日前接到郡王传书,说小姐落水,将军心急,天未亮就带我与另外两人赶往屈申城。」
  宁倾雪的眉头微皱,她落水已隔了月余,如今才将消息传至边城未免多余,郡王府这是想做什么?
  她难得失了从容的往门口走去,要将宁九墉追回来,但她才一动,手腕就被握住。
  张传方才注意力全放在宁倾雪身上,一时没注意一旁还有个大活人,如今一见赵焱司抓住宁倾雪的手,立刻怒道:「大胆,把手放开!」
  赵焱司眸光倏地一沉。
  宁倾雪敏感的察觉他不悦的情绪,不想让爹的手下与他冲突,低声说道:「放开我,我要去追我爹。」
  赵焱司没有放手,倒是收回自己不快的视线,径自拉着她离去。
  张传心一突,连忙跟在后头。
  刘孋见状心急的也跟了上去,但是还没接近,就被李尹一阻挡。
  「你挡着我做什么?」刘孋不解的问。
  看着门外宁倾雪已经翻身上了赤霞,赵焱司也上了自己的爱驹,李尹一说道:「别忙了,你追不上。」
  在场的任何一人纵使想追也追不上,宁倾雪骑术了得又有宝马,记忆中只有将军大人曾跑马胜过小姐,如今又多了个赵焱司足以匹配,这个事实,他们是不想认也得认。
  「是啊,怎么都过了这么几天,小姊姊还是没看开?」裘子笑眯着眼,拉着刘孋坐回来,「来来来,坐下填饱肚子,咱们做奴才的,都盼着主子好便好,等主子们回来,我们填饱了肚子,才有气力好生伺候。」
  刘孋满脸无奈的坐下,接过裘子递过来包着羊肉的烙饼,苦大仇深似的狠狠咬了一大口。
  至于毫不知情只顾着追赶的张传,上马之后狂追了一阵,但不过眨眼的功夫,前方已失了两人踪影,狠狠了体验了一把望尘莫及的感觉。

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