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大夫(下)  第32章

作者:金萱      更新:1619067924      字数:2831
  「什么时辰了?」司马端言的声音因久没开口而显得沙哑。
  「戌时了。」
  「戌时了吗?难怪外头天都黑了。」司马端言喃喃自语道。
  「老爷要在书房里用膳吗?」丫鬟小心翼翼的问道。都过了饭点了,老爷想一个人待在书房里待到不知时辰,想也知道肯定尚未用晚膳。
  司马端言轻摇了下头,他一点胃口都没有。
  今日是他长子出殡的日子,从今以后他再也没有司马君泽那个聪明绝顶却病恹恹、让他每见一次便心痛一次的儿子。
  君泽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他还清楚的记得刚得知自己要做爹时的心喜感受,也记得那孩子在妻子肚子里踢他的手时的惊喜,更记得那孩子刚出生时那娇小瘦弱的模样,还有那孩子第一开口叫他爹时的欢喜。
  他的儿子身子不好,大家都说他活不了多久,可是那个小小的、瘦弱的小孩儿却顽强的活了下来,并且一天天的长大,展现出令人惊异的聪明才智与天赋。
  可惜是个病秧子、药罐子,没用。
  族里多少人在背后这般说着,他刚开始听见真的很怒,可是久而久之自己竟然也有了同样的心态,觉得这么一个成天吃药、风一吹就病倒的儿子真的很没用。
  加上妻子为了照顾这个儿子又完全冷落他,他对这个儿子也就愈来愈不满意了。
  之后贺家为巩固两家的关系,又将妻妹送进府里来做他的小妾,为他生了第二个儿子。老二君浩虽不如长子的才智那般出众,却一样聪明伶俐、举一反三,最重要的是有一副健康身体。
  老二活泼好动又爱笑,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总能听见欢声笑语,和总是围绕在长子身边低迷压抑的气氛完全不同。
  不知不觉间,他的心就偏向了老二,与人言谈提到孩子时提的也总是老二,好像忘了自己还有另外一个儿子一样。
  他本不是故意的,却渐渐成了有意的,因为提了那个整天病恹恹躺在病床上的长子,他会难过、会心痛,也因为提了会有人同情他或对他落井下石,左右都是难受,他又何必要给自己找难受?
  其实就算自己不提,别人提了他也是难受。所以有时候想一想,他甚至会狠心的想着那孩子为何不干脆死了算了?
  因为曾有过这样无情的想法,让他有些无颜面对长子,也就更少去长子的住处看那个可怜的孩子了。
  妻子死后,他将妻妹扶上继妻之位,一方面是为了让老二君浩拥有嫡子的身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那个孩子,毕竟由亲姨母来当继母总比其它娘家有权势的陌生女人当继母要好,不是吗?
  他希望那孩子的余生可以过得平静,可是那孩子却不领情,宁愿拖着孱弱的身子以寻医治病之名飘泊在外也不愿回京待在家里。
  那孩子应该是对这个家、对他这个父亲充满了失望吧,这才会在他母亲离世后毅然决然的选择离开。
  易明雄是随妻子从贺家来的,也是妻子在世时所信任倚靠之人,所以他慎重的将那孩子托付于他,还交心的对他坦言自己对那孩子的复杂感情与亏欠和愧疚。
  他希望易明雄能他陪在那孩子身边,能替他多怜惜那孩子。可是他怎能怜惜到让那孩子死在外头,还是尸骨无存的死法?
  因为不堪病痛的折磨,所以趁人不注意时跳崖自尽了?
  不,他不相信这是事实,那孩子绝不会做出如此懦弱的行为。
  「如果真受不住病痛,那么过去那十几年他又是怎么承受来的?」他问易明雄。
  「因为那时候有夫人在,为了夫人,少爷可以咬牙忍痛苦撑,可是现今已没有让他苦撑的理由。」易明雄红着眼眶说。
  「没有苦撑的理由吗?」
  即便如此他还是不相信儿子死了,即便有遗书,即便书上那字确实是那样的,即便易明雄为了自责与谢罪自废了一身的武功,即便所有人都相信那孩子也死了,他仍不愿相信。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没见到尸体,他宁愿相信那孩子还活在这片天空下的某个地方,也不愿相信他已经死了——即便这是自欺欺人也好。
  君泽我儿,为父愿你一切安好。
  不管是生,是死……
  【全书完】
  后记
  除胶大作战 金萱
  金萱每次开新稿工作,萱就会不由自主的分心去做别的事,简而言之就是不想工作。
  开稿写这在稿子时也一样,只写了一章萱就开始上网购物,然后不小心买了隔热窗贴,接来就是除胶大作战。
  说起除胶这件事那真是三天三夜说不完。话说萱家的客厅有一整墙面的玻璃窗,光线充足到可以在家里做日光浴。
  多年前因为某西北台风强雨骤的关系,萱便在玻璃窗上贴了三个大X,以防玻璃承受不住强烈的摧残(想太多),事后却忘了撕胶(其实就是懒) ,结果一不小心一贴就是好几个年头,导致后来想撕也撕不下来了,干脆就整个摆烂不理它,反正平时两层窗帘遮着也看不到(自我催眠)。
  可是这回萱手贱(剁手)买了隔热窗贴,不除胶根本贴不得,萱只好认命上网google寻找各种除胶妙招了。
  用椽皮擦除胶,用护手霜除胶,用酒精除胶,用丙酮除胶,用指甲油去除液除胶,用胶带去除液除胶,用醋除胶,还真是各种推荐,应有尽有。
  先把家里没有的酒精、丙酮、胶带去除液等去掉,萱就地取材一样一样的试,橡皮擦没用,指甲油去除液没用,护手霜竟然真有点用处,醋也有点用,但有点用的效果真的是会、擦、断、手。
  三个大X是六条胶带组,每条皆超过一百二十公分长的胶带痕,萱光是清除其中的二十公分手就快断了,然后整个自暴自弃的心想干脆别清了,直接把窗贴贴上去,丑就丑,大不了把窗帘拉起来就算了?
  又想那干脆别贴了,等窗贴寄来再原封不动退回去就好。
  可是如不趁此机会除去窗上那难看的三个大X,这辈子大概永远也不会去除它了,重点还是都去除一小段了,连X字都不完整了,这样能看吗啊啊啊——人坐在电脑前,萱的眼睛却是笔直的瞪着窗户看。
  终于,在放弃了三小时之后,萱忍不住又默默地拿起菜瓜布和醋和护手霜继续除胶大作战(根本是宁愿除胶也不愿乖乖坐下来写稿)。
  睡了一晚醒来,看见窗户的三个大X少了一只脚,那是昨天的成果,感觉有点开心,但再看整体,少掉的那一只脚只占残胶整体的十二分之一,萱顿时之间就笑不出来了。
  唉,以这种龟速的方式除胶,萱到底还要花几天才能把玻璃窗上的胶带痕全数除尽啊?还有,再这样下去萱到底还要不要写稿啊?
  烦恼萱不死心,郁郁的又换了些字眼上网google了几回,看了许多人的「靠北」除胶经验之后,终从中发现新字眼——保鲜膜和厨房纸巾!然后,萱有一种醍醐灌顶、茅塞顿开的感觉,觉得自己之前实在是有够傻的。
  醋的确能软化胶,但需要时间浸蚀,萱前一天除胶时,一、等的时间不够久,二、醋经空调吹指根本来不及浸蚀残胶就已风干,这样效果自然差啊。
  但是,如果用厨房纸巾浸润醋液再用保鲜膜封贴在那些残胶上头,再等上一个小时,这样还怕醋会被风干达不到浸蚀的效果吗?
  小试了一下,萱整个是仰天长笑,哇哈哈……果然是经一事长一智啊,呜呜……(感动到哭)。
  总之,如果要除玻璃上大片残胶,萱认为最有效省力的方式如下——
  一、先把玻璃上有着光滑面的胶带刮花刮破(方便醋浸入)。
  二、二用由醋完全浸湿的厨房纸巾覆于残胶上,上头再覆上一层保鲜膜(保湿),等上一个小时(醋纸巾不能干掉)。
  三、掀开保鲜膜与纸巾,涂上不要的过期护手霜,再用菜瓜布刷刷刷,很快就完工了。
  以上,萱含泪与大家分享之,咱们下本书再见,掰。

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