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身做主母  第64章

作者:千寻      更新:1614030542      字数:1793
  冉莘在点点之后生下一对儿子,几个月前,一封书信送到辽州,说要带点点、木槿和儿子来看浅浅,可都过去四、五个月了,直到现在还没看到人影。
  「应该快了,许是一面走一面玩。」
  听说燕历钧那对儿子皮到令人发指,无法控制,常常气到老子暴跳如雷。
  这就是人生,有个乖巧到教人妒嫉的女儿,自然得补上两个让人发狂的儿子。
  「我真想念冉莘和点点,不知道点点还会不会学人说话?不知道冉莘是不是和过去一样厉害。」
  冉莘很酷,不光因为她会缝尸体,还因为她看得见鬼魂,她是第一个知道梅雨珊换了灵魂的人。
  「点点不再学人说话,冉莘也不缝尸体,不过京城有破解不了的命案还是会请冉莘出马。」楚默渊脸上带着淡淡的歉意,如果不是浅浅不停怀孕,他就可以带她进京,带她见见许久不见的朋友亲人。
  浅浅捧起他的脸,冲着他丢出一脸甜笑,她总是能够知道他在想什么。「不是你的错,是我喜欢很多孩子,生命的延续会让我更确定,这里是我的家、我的世界。」
  她知道他的身世故事,也向他交代自己的来历,她不喜欢秘密,不喜欢对深爱的男人保密。
  将浅浅抱上膝间,他很高兴能够被她看透看穿。
  马车停下,门房上前道:「京城里来了贵人。」
  贵人?浅浅惊呼一声拔腿就跑,忘记自己肚子里的货儿,她一面跑一面喊:「冉莘、点点……」
  那动作又吓出楚默渊一身冷汗。
  冉莘听见浅浅的声音,忙拉起点点走出大厅。
  浅浅看见两人,扑上来,一把抱住她们。「好想你们、好想你们……」又哭又笑,她停不下眼泪和嘴巴。「冉莘,你不知道我多倒霉,四皇兄命人把我迷昏,抓我的手指盖下卖身契,就因为他误会我是百合,误会我会和他抢你……」她早就存下一肚子话想对冉宰告状。跟随在后的燕历钧闻言猛咳好几声,但他就算咳死了也阻止不了浅浅的抱怨。
  不过,另一个声音却成功地阻止了浅浅。
  「原来朕错怪默渊,始作俑者是老四啊?」
  闻言,燕历钧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后背冷汗直流。
  浅浅松开冉莘和点点,迎上皇帝的视线,皇帝一左一右牵着她的儿女,满面慈祥,他笑得不像个威武皇帝,而是像个……父亲……
  两人目光相接,熟悉感油然而生,彷佛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原来,这就是血缘关系,就是血脉相连,原来,她并不是突兀地闯进异世界的生物,这里有她的亲人、她的长辈、她生命的延续……
  看着愣住的妻子,楚默渊一哂,牵起她的手,走向她的父亲……
  【全书完】
  后记
  人生的轻重价值 千寻
  在浅浅的故事结束之后,这套书走进尾声。
  很久没写系列书,完稿那天有松口气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脑袋退化还是因为脑容量塞爆,记忆力越来越差,因此在写稿时,凡与前两本有关的部分,就得翻出旧稿来,一看再看,深怕衔接不上来。
  所以完成稿子后是真的大大地放松了心情。
  好啦,来谈谈浅浅。
  浅浅是个有点小流氓的穿越女,被绑到面瘫的大将军跟前,她使尽力气想要脱离奴婢的命运。
  在写这部分时候,我经常想到一首诗——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如果由你来做排序,什么对你是最重要的?
  我想依现在女性的选择,肯定大多人会这样排:一生命、二自由、三爱情。
  现代社会爱情取得太容易,走在路上,男一半、女一半,只要勇敢一点、奔放一点,要制造一场不负责任的艳遇并非太困难。
  因为得到容易,失去便不至于过度伤心。
  但在古代社会呢?爱情是可以想象却不能奢望的东西,即使想要奢望,也会被妇德女诫给拉回来,在那样的时代里,爱情被压抑再压抑,于是多数时候只能存在于想象当中。
  而自由更是普通人连想象都不敢的奢侈品,上面的人,用诫条、用舆论,用无数无数的道德绳索绑架人们的自由,好让其控制弱势轻而易举。
  百姓能够掌握在手里的,可以为之努力的,只有生命了。
  对于浅浅这个穿越女而言,历经过死亡,知道生命会生生不息,比常人少了点对死亡的恐惧,而爱情迟迟未至,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自由便成了她积极想要争取的东西。
  在这样的过程中,与男主角一再碰撞,撞击出我想要的火花,希望这样的火花能带给亲爱的你们,一些些微甜、一点点淡淡的幸福感。
  最后,有件事要拜托大家。
  我本来打算每个星期在粉丝团发表一个短篇小说的,但最近正在和退化的身体机能奋战,脑袋有严重的打结现象,怎么都想不出新话题。
  可不可以请大家帮帮忙,如果有想法、有画面的话,请到粉丝团留言给我,剌激一下我可怜的大脑细胞。

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