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是件小事(上)  第36章

作者:蔡小雀      更新:1614030514      字数:2053
  「我说过了,以后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他重复,眼底笑容缱绻而满满依恋。
  鹿鸣的心有些管不住地怦怦狂跳起来,二话不说就往外大步走,凶巴巴低吼警告:「不准跟着我!」
  周颂一双修长的腿三两下就追上了她,甚至主动打开她的中古小货卡车门。「我来开车。」
  「你回去!」她烦躁地驱赶。
  「不回!」他柔声却坚决。
  「周颂!你信不信我马上把你——」
  他忽然别过头去闷闷剧咳了好几声,早上刻意维持的舒坦松快破了功,暴露出依然混浊厚重的病态喘息。
  她怔怔地看着他因为咳嗽,先是迅速涨红而后渐渐苍白起来的脸色,满心的不耐烦刹那间全部熄了火。
  怎么就忘了,他昨天还高烧到四十度,不过在医院里打了一晚的点滴,怎么可能今天就活蹦乱跳没事了?
  「你……早上的药吃了吗?」她还没发觉,话已脱口而出。
  周颂正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个抗菌口罩戴上,唯恐传染到她,听见这问话不由一呆,又惊又喜地傻傻望着她。
  小鸣,在关心他?
  她心一突,回避他炽热狂喜的目光,低头径自上了车。「我是怕你没吃药,到时候倒在我民宿里面,我还得再叫一次救护车。」
  ——可他又如何会不知道,他心爱的女人其实有多么的嘴硬心软?
  他胸腔里的这颗心霎时软得一塌胡涂,深情眼神紧紧跟随着她,语气小心翼翼得彷佛唯恐稍稍大点声就会把她吓跑了,「我没事,别怕。」
  她不自在地望向旁处,「别自作多情了,我不是在关心你。」
  「好。」他上了车,还是一个劲儿地凝视着她笑。
  鹿鸣强自镇定地发动车子,转动方向盘,熟练地操控着小货卡灵活开了出去。
  他从来不知道她车子开得这么好,那架式和敏捷度几乎可以训练去当赛车手了。
  过去五年,他了解她的实在太少了。
  可是周颂不会允许自己再犯蠢,犯下任何忽视她的错误。
  在此同时,他不着痕迹地回望了民宿的方向,拿出手机迅速地对阿瑟发出了一个讯息。
  不管那个女人在搞什么鬼,都休想再利用或伤害小鸣一根寒毛!
  台北的unlimited极限运动公司总监办公室里,高大精悍优雅的阿瑟正靠坐在红木办公桌边,英伦绅士风的衬衫背心,袖子半卷,露出精壮手肘,越发衬托得宽肩厚胸窄腰长腿,全身肌肉结实线条迷人,充满力与美、刀锋与玫瑰的魅力。
  可是坐在阿瑟面前,染着一头狂野红色长发的娇小窈窕女人却对他令人屏息的致命性感像是一无所觉,只顾公事公办地报告着手上的报表。
  阿瑟那双透着银灰的绿眸直勾勾地盯着红发美女,盯得彷佛恨不得用目光把她全身上下剥个精光。
  红发美女停了下来,抬起妩媚如猫的杏眼,慢条斯理地娇声开口,「看屁啊?」
  阿瑟却丝毫不以为忤,反而乐不可支地笑了。「不只,我看的是你的全身……每一个地方都美得勾人犯罪。」
  她眨眨眼,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认真地按了几个号码,在对方接起的刹那,慢吞吞地道:「喂,您好,我要举报职场性騒扰……」
  阿瑟表情掠过一丝莫可奈何的好笑,眼神却盛满纵容的愉悦,煞有介事地叹了口气,「我承认,我有罪。」
  红发美女弯弯眉头皱了皱,终究还是比不上上司的无耻……呃,頼皮,对手机那端道:「抱歉,我搞错了,谢谢,再见。」
  ——总不能老板不在,她就真的把总监弄进看守所里吧?
  这个月的薪水还没领到手呢!
  「亲爱的,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狠心?」阿瑟起身,宛若一头优雅的猎豹漫游到她跟前,手插裤袋,半弯下腰对着她笑。「嗯?」
  熊玉照面对俯身而来的浓烈性感男子气息,如果在这时她心跳还能保持平静,一点儿也不受波动影响的话,那才真叫不正常呢!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贺尔蒙费洛蒙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
  但只可惜,再多的怦然或蠢动,早在一年前她上班的第一天,在公司撞见这个英俊上司从女厕出来……就全部碎光光了。
  熊玉照才没那个兴致去征服花花公子,有那个时间拿来多学几门外语,增进自己的竞争力不是很好吗?
  只不过这个上司好像偏偏跟她耗上了……
  熊玉照开始严正考虑起,主动跟大老板要求到国外分公司当野地探险的领队的可能性——不但薪水奖金超高,还能离这个毛手毛脚〔字面意思也是〕的风流洋人上司远远的。
  阿瑟一点也不知道熊玉照此刻脑内的小剧场,只觉得面前这小美人逗起来……那个词是怎么说来着?
  萌翻了。
  他嘴角懒洋洋地往上勾,银灰透绿的瞳眸笑意荡漾更深,看在熊玉照眼里就是满满的不怀好意,就在她被盯得不爽到手痒想给他一个肘击的当儿——一个特殊的讯息音响起,阿瑟线眸迅速恢复警觉深沉,直起身掏出手机立刻点开讯息,面色透着一丝若有所思。
  「嗯,有点意思。」
  她不自禁暗暗松了口气,语气沉静轻描淡写地问:「总监,我还要去面试新来的一批教练,我先出去了。」
  阿瑟抬眸,绿眼熠熠发光。「晚上一起共进晚餐?」
  「没空!」办公室大门「砰」的关上。
  「啧……」阿瑟摸了摸下巴,难掩一抹懊恼。「追老婆好难啊,难怪颂到现在还没搞定。」
  不过吐槽老板是一回事,完美精准地完成老板的交代又是另一回事,所以亚瑟在哀叹完两人同样命运多舛之后,立刻调了一组都是从各国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菁英手下,开始任务——
  【上集完】

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