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了姑娘挨雷劈  第50章

作者:寄秋      更新:1605132886      字数:1482
  “娘,都说神仙下凡是为了来体会人间七种苦,一旦功德圆满了便回归仙位,娘这么念念不忘,他们会有罣碍,影响修行。”顾喜儿扶着婆婆,帮她把奉给祖先的三炷清香往牌位前的香炉插下。
  临行前,夫妻俩特意来向先祖们辞行,顺便告慰父兄沉冤得雪,他们枉死的仇已经报了,得以含笑九泉,勿有怨慰,后世子孙香火祭祀,延绵不息。
  一抹泪,杨氏笑了,左拉儿子右挽儿媳。“你们都是好孩子,娘知道了,不哭。”
  “司风,过来。”牧司默招手。
  “是的,二哥。”明显长高很多的牧司风脸晒黑了,手里还拿着一把红缨枪。
  “来,跟二哥过两招,看你进步多少。”他家三弟这些时日也很勤奋,看得出身子壮实多了。
  “二哥,我打不过你。”牧司风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两眼闪着亮光,对二哥有着英雄式的崇拜。
  “打不过也得打,来。”他一喝,从胸腔发出浑厚低音。
  “好,打。”牧司风低吼一声,持枪冲了过去。
  两人对招很快,不到一盏茶功夫牧司风便落败,不过双颊泛红的他却非常兴奋,高兴得差点要跳起来。
  因为从一开始的一招倒到之后七、八招,还有如今的二十招,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强了,是个真男人。
  “以后二哥、二嫂不在府里,咱们侯府就要靠你了,你也别小看了自己,牧家人从不是软骨头,还有,二哥给你求了一个从五品军职,你想去兵部报到就去,不想去就坐领干俸,要是有人不长眼找上你,报二哥浑名,不然写信给二哥,二哥回来帮你揍人。”牧司默摸了摸他的头。
  “二哥……”牧司风又惊又喜,眼中泪光闪动。
  “我们要走了,逢年过节会送节礼回来,边关无战事也会回京看看家人,不会扔下你们不管。”离别在即,牧司默心里也有怅然。
  另一边同样也在上演离情依依。
  “好了好了,你们别矫情了成不成,又不是一辈子不相见了,想我就去西北看我,我炖一百颗猪脑宴请你们,省得越来越像猪头。”明知道她心里感伤还来弄她,两个坏哥哥。
  “妹呀,哥才来你又要走……”顾孟槐本想过来给她当靠山,免得被夫家人欺负,结果反而是他抱上粗大腿。
  “丫丫,猪头的妹妹是什么?”顾孟泰反问。
  顾喜儿不悦的一瞪。“大哥的禁卫军名额木头帮你插进去了,有他的人罩着,只要你自己不犯傻就能往上升,还有二哥的国子监名额,推荐书给你,找姓周的国子监祭酒就成。”
  交代完毕,在众人的目送以及五百名黑甲军的护卫下,负伤回京的牧司默再度整装离京,偕同妻子迈上漫漫黄沙路。
  西北,我们来了。
  风起,又是新的传说。
  ——全书完
  后记 天气变化
  天气呀,恨你阴天恨你晴,恨你刮风又下雨。
  秋住在沿海一带,家里离海边其实不远,最多半个小时车程,但秋从没去过,因为那里已经成为工厂占地。
  在工厂来之前,秋很喜欢淋雨,像洗了一场澡一样,清爽干净又不会感冒,附近不及膝盖高的灌溉水沟还有鱼儿悠游其中。
  但工厂建好多年,到如今外面一下雨就得赶紧躲,因为有毒,一淋到头上身上就会黏黏的,很不舒服,没用很热很热的水泡澡就会生病,据在那边工作的人说,整个园区有一百多根烟囱日夜排烟,空污不严重才怪。
  不过最令人讨厌的还是天气变化,以前清明前后有梅雨季,连下一个多月没停过,衣服都有霉味,现在的梅雨只是来应景的,下个三五天已经很给面子了。
  今年夏天很热,早上十点半过后冷气就不凉了,秋定的是二十六度,再降温就太耗电了,要爱护地球。
  手机传来今日天气温度报告,白日三十三度到三十五度左右,体感温度三十九度。
  那可是非常热、非常热,热到几乎觉得要灼伤皮肤的热度,秋开车时手时靠在窗户,没一会儿就像烤焦一样,超痛。
  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防晒措施,太阳正热时最好不要外出,以免中暑。

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