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孕小王妃(下)  第27章

作者:陈毓华      更新:1605132708      字数:1821
  那天真可爱的模样叫人连拒绝都没办法。
  有了这么个管家公在,雍澜终于能偶尔进宫去理事了。
  这两年,官家萌生了退意,逐渐把国事交给雍澜,雍澜也没让他失望,在这一年秋天,庄子上的占城稻试种成功,虽然收获量不多,但他让人用占城稻做出的饭,官家吃得非常满意,下令进行全国性的推广。
  他这儿子是当皇帝的料,认为他不适宜,是自己以前的偏见。
  只是退位也不能说退就退,经过一年的交接,把权力都交到雍澜手上,官家在大卫朝庆泰三十四年春把帝位禅让出来,和宁皇后搬进了皇宫后廷的“倦勤斋”颐养天年,沈琅爣是不愿住到皇宫里去的,因为那就表示闲暇时和夫君手拉手去林子散步摘花、跑马、下棋的惬意日子,甚至红袖添香,一起作画写字,反正每天都能折腾出新花样的悠闲日子一去不回来了。
  不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再不喜欢,她还是得跟着雍澜住到皇宫里去。
  雍商登基改元即位,气象一新,登基大典中,他携着沈琅嬛的手从丹陛石阶大步走上皇帝宝座,帝后并肩接受诸大臣和万民的欢呼。
  历代皇帝从来没有人这么做,可雍澜这么做了,此举传为美谈。
  不过雍澜在位只有短短十二年,当雍紫绶一满十二岁就把皇位交给了他,自己和沈琅嬛“退休养老”去了。
  北桥市井街。
  二月里,光秃秃的大树冒出了绿色的嫩芽,家家户户的墙角、巷口,连不起眼的野花也舒展开了花瓣,万物都在复苏,到处都显得格外清新。
  一辆马车慢悠悠的停在一间绿叶垂檐的二进宅子前,一个老仆立即来开门。
  “老爷、夫人,回来了。”
  一个穿着云纹直裰的中年美男子扶着一个挽发髻、穿着藕丝对襟衫子的美妇下了马车,两人始终双手交握,看得出来感情恩爱。
  “怎么没看见少爷和小姐?”老仆是个话痨,总有说不完的话、问不完的事,这到底是谁家的仆人,这么没规矩?
  不过,下面的人没规矩,也是主子纵出来的。
  当家主母倒是喜欢这样不必处处讲究方圆规矩的日常。
  “这两个皮猴说太久没见到他们大哥,要留在宫里住上十天半个月,等厌倦了自然就回来了。”
  老仆点点头,随手关上木门。
  简单的木门里有百竿翠竹,一面墙有两株青松,傲骨峥嵘,南檐下十几盆到春日居然还旋放着花苞的菊花,一架秋千在微风中荡呀荡的,原木雕琢而成的桌面上摆着还未下完的棋盘。
  虽然雍澜这辈子没有养鸡鸭种田,但是他终于达成妻子最想要的愿望——有一间小宅子,里头就住他们俩。
  雍澜仍不改他没事就吃点沈琅嬛小豆腐的习惯,沈琅嬛回过眸来啐他,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这会儿俏脸泛晕,容光更增娇媚,看得雍澜心荡神驰,忍不住就去亲她漫着红露脸蛋。
  怀中温软的身子,才是他心灵唯一的归宿。
  “我希望那两只皮猴多在宫里住些日子,你瞧,他们不在,多清静啊!”
  “也不知道没两天就开始叨念着还不回来的人是谁?”
  两人说着琐碎的日常,一边进了厅堂。
  余生有彼此相伴,岁月静好。
  ——全书完
  后记 不一样的人生态度
  今年的春天天气一直变来变去,好像冬天一直还在,四季的脚步才往夏天迈了那么一步,立即有些盛夏的感觉了。
  因为疫情,很多地方都不能去了,这对把遛狗当重要大事的人士来说,实在是一大苦恼(但基本上,该出去的时候还是得出去,刮风下雨对铲屎官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只要我家那惜皮的皇太后愿意出门,不憋尿就好)。
  还有就是,铲屎官很努力的开发新地点,这也是好事,住在这小地方,老实讲,生活圈就那一小块,现在为了每天非出门不可的宝贝,真是啥米拢毋惊了!
  今年的自己有很大的不同,学着放慢脚步,学着诚恳面对自己,学着对自己好的心态下渐渐体会出不一样的人生态度,本来以为故步自封、原地踏步的人终于明白改变的快乐,转念就是另外一片海阔天空。
  人生只要肯转念,就有无限大的可能不是?
  一直以来,我对自己并不好,老是压抑自己,觉得自己不用倚靠别人也能潇洒往前走,现在,一件事情才知道自己的一片宁静,是因为有许多人在旁边帮扶着才能拥有的,感恩呐!
  世上的因缘种种,感谢再感谢!
  这本书写得很慢,因为男主的型一直出不来,最后终于把它生出来,真真有松了口气感觉。
  每写完一本书,如履薄冰的感觉越发沉重,江山代有才人出,爱看书的我眼福不浅,也倍感压力。
  不管看官们觉得如何,阿华尽力了。
  五月很忙,身边杂七杂八的事情超多,多到每天头都是晕的,希望这个忙忙忙的季节赶快过去,要不然我这每天在电脑桌坐不满两小时的人……后面,不敢想了。
  就此打住,先祝大家端午愉快!天天都愉快!

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