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农夫人(上)  第28章

作者:简薰      更新:2020-11-11 22:08:52      字数:1310
  累,很累,可是怎么办呢,婚姻本来就是这样,会有高潮低潮,既然苏子珪在她人生最艰难的时候陪着她,那自己也会在他最沮丧的时候包容他,替他孝顺母亲,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夫妻不是只有一起享福,更珍贵的是,能够一起共患难。
  转眼入冬。
  苏子珪的状态更好了一些——之前偶尔会有癫狂之相,最近一个月倒是都没有了,看来已经自己调整过来,向清越也终于放下心。
  至于苏大夫人病了这么长时间,总算也恢复了,都是心病,只要能接受落榜的事实,很快就会好起来。
  冬至那日,叶嬷嬷对她说:“大夫人以前每到冬至都要吃小汤圆,少夫人若是有空,不如自己下厨煮上一些,大夫人如果知道那是少夫人自己煮的,一定高兴。”
  向清越一想,也好。
  便自己到厨房——厨娘早就做好一箩筐,只要下水煮就行。
  苏大夫人喜欢甜的,所以放了一些红糖水。
  又跟厨房拿了食盒,装好便往苏大夫人哪儿去。
  到门口时,守门的朱婆子道:“遇凤姑姑说,大夫人今日头疼得很,听不得声音,让我们都不准发出声响,少夫人可要小声些,免得激怒了大夫人。”
  “我知道了,朱婆子谢谢你。”
  向清越提着食盒,放轻脚步,连推开格扇都是轻轻的。
  院子里突然传来一声不小的猫叫。
  向清越奇怪,房太君不喜欢猫猫狗狗,嫌它们吵,苏家除了几只金丝雀,是不养宠物的,哪来的猫?
  但又想,算了,大概听错,苏家不会有猫的。
  小心翼翼推开格扇,却隐隐听得说话的声音,心里不明白,不是听不得声音吗?怎么有人在讲话?
  在仔细一听,居然是苏子珪?
  他十日才出来一日,今天不是出来的日子啊……
  提着食盒越接近屏风,说话的声音越清楚。
  “……儿子怎能抛弃她,母亲,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人人都知道的,我赶她出去对我的仕途会有很大的影响,皇上不会喜欢一个休了救命恩人的人,写休书很简单,但是只要她到街上说一句,我就完了。”
  “你当初也傻,干么把这事情传得京城人人皆知,要是悄悄带回来,我们就可以悄悄地把她休掉,那不是挺好的。”
  “儿子那时鬼迷心窍了。”
  向清越睁大眼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什么叫做“那时鬼迷心窍”,意思是“现在”淸醒了?
  他说要一辈子对她好,终究也只是两年多,就厌烦了?
  再想想,苏子珪一直强调她是救命恩人,他们当时可是两情相悦,是他主动的,怎么现在变成自己挟恩求报呢?
  听错了?可、可一字一句都清清楚楚。
  向清越只觉得脑门一阵发热,脚步沉重,就这样僵在当场,进不得,退不得,不想听,又想继续听。
  “现在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你娶了房玉蘅为平妻,我虽然不喜欢房家人,但玉蘅确实对你好,你现在只是聚子身分,要安排个县令不太可能,但县丞还是可以的,别看不起县丞,那也是正八品,跟苏子凯的内服局令,,平起平坐。”
  “母亲,难道儿子这辈子就是县丞的命吗?”
  “当然不是,你娶了房玉蘅,就带她到太原上任,一边当县丞,一边准备考试,等哪日考上进士,就可以一跃成六品县令,那不是挺好。至于向清越,我就用孝顺的由头把她留在京城,我这几个月装病就是为了留住她,省得耽误了你跟玉蘅生孩子……就这样,这样最好。”
  “母亲还是别想这些了,快些好起来才要紧。”
  “我好起来干么,又没孙子抱。”
  “母亲不好起来,谁替我张罗娶玉蘅之事?”
  向清越只觉得心都凉了,怎么会这样?考试失利对一个人的影响真的这样大?苏子珪已经不是那个在稻丰村的苏子珪了,他现在为了前程,不要她。
  摸到手中的荫树子,想,是不是外婆在保佑她,让她听到了这些,不然自己傻傻的,,搞不好还会说服自己跟房玉蘅当姊妹,没想到苏家压根从头到尾都不承认自己。
  不喜欢,为了面子也不休她,就这样拖着她,耽误她的人生与青春。
  苏子珪,你真令人失望。
  回到躍鲤院,一时伤心,一时又不敢相信,可那明明就是苏子珪的声音,骗不了人,原来自己现在对他来说,只是“救命恩人”,还把她留在身边,也只是为了前程着想,怕让政敌抓住小辫子。
  上次这样哭,还是外婆过世的时候。
  “得好好的,少哭,多笑。”
  外婆,少哭,多笑,说来容易,但做起来好难啊。
  外婆,我想你了……
  向清越让眼泪一直流,想起自己进入苏家后,多方的忍耐,以为是夫妻一起前进,没想到只是一厢情愿。
  苏子珪早就不喜欢她了。
  那自己留在这边也没意思了吧——他会娶房玉蘅,然后带着她到岳父管辖的太原府,当个八品县丞,自己会被留在苏家,孝顺长辈。
  她又不是为了过这种日子才到京城的。
  还以为考完试,会是苦尽甘来的一日,怎么样也想不到是这样的结局。
  哭了一阵,向清越一抹眼泪,想,好,苏子珪你这个王八,想娶新人,把我留在这里一个人,我偏要让你吃瘪——她离家出走,看他拿什么跟人交代,妻子不是病了,不是回娘家就是不见了,也够他头大,报官是丑事,不报官又显得心虚,有得你头痛。
  现在只要他不开心,她就能开心。
  想想自己还能给他一个回马枪,向清越突然间振作起来,把丫头都赶了出去,开始清清理起财产,入门时公公给了五间铺子,每个月都有收益,两年多下来,铺子收益总共是一千四百多两。
  虽然大宅院有赏赐文化,但向清越就是不给,所以这一千多两都存了下来。
  然后还有春秋公中会发派二十项首饰,加上苏大夫人平时给的,现在也有快一百件,值钱,得包。
  衣服,不用,太贵重了,穿绫罗绸缎逃家,那简直是告诉路人:快点注意我,我很奇怪。
  取了个包袱,向清越把值钱的东西都放了进去,看到抽斗那个对牌,也顺便拿出来,不然出不了门啊。
  然后是最重要的东西——爹娘的牌位。
  打包好的束西全都放在抽斗里。
  当然,她不是无脑怪,就这样跑了当然不行,她的户籍在苏家,这样就走,没有户籍纸,没有休书,哪儿都寒了。
  于是她找个苏大夫人状况比较好的午后——苏大夫人还真能装,若不是亲耳听到她自己说装病,根本看不出来。
  她说自己不想耽误苏子珪的前程,想想他还是娶了房玉蘅比较好,请苏大夫人帮儿子写休书。
  苏大夫人脸上露出喜悦模样,什么也没问就写了,“我会转告子珪说是你受不住大宅的生活,自行求去,你拿着这休书悄悄去官府办手续,千万别惊动任何人,毕竟是你自己要离开的,可不是我们苏家对不起你,一夜夫妻百日恩,希望你能看在这点上,别声张。”
  向清越懒得说什么了,只点点头,“好。”
  没多久,京城开始流传起消息,因为苏大夫人久病不癒,大媳妇因为孝顺,所以上山念佛去了,念的还是长年佛,不下山,不见人,足见孝心,堪为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