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归来  第57章

作者:裘梦      更新:2020-11-11 22:06:54      字数:1392
  果然还是应该生男孩,打起来不心疼。
  极其没有父爱的萧侯爷,已经在心里暗暗想着如何对自己未出世的儿子进行肉体方面的无情捶打。
  萧展毅将人抱坐在自己身上,又忍不住去吻她,趁着小混蛋还没出来,他还能独享几个月,得抓紧时间。
  吻着吻着擦出火,萧展毅也就顺理成章地来一场鱼水之欢。
  完事后,罗汉榻上一片狼藉显然是没法儿继续待了,两个人便回了内室躺上床了。
  “这额角的淤青还没消啊。”看着丈夫额角她情动时不小心弄出来的伤,徐宁安还是有点小尴尬的。
  萧展毅神情有瞬间略微的扭曲,今天被太子看到这淤青,他还接受到太子关怀的眼神,以及得到了慰问。
  打从围场回来后,太子有时看他就有点怪怪的,常常莫名其妙地关怀他、用同情的目光看他……这里面绝对是有问题的。
  今天说到这儿了,萧展毅决定问上一问,一解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疑惑——围场里她跟太子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了。
  “你在围场遇到太子后都发生什么了?”
  “没发生什么啊。”
  “不可能。”他斩钉截铁,太子都行为如此诡异了,肯定发生了什么。
  “真没发生什么。”徐宁安还是一脸的确定。
  萧展毅决定换个问法,觉得可能是自己的问法有问题,有些事在别人看来是大事,落到他家夫人眼中那就不算事,大家的衡量标准差距太大,自然无法沟通。
  “你们一路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没有。”她还是无比肯定。
  “那路上有遇到敌人吗?”
  “这个有。”
  萧展毅立刻明白大约问题就出在敌人出现后,追问道:“都发生了什么?”
  “也没什么,”徐宁安语气特别的云淡风轻,“不就是些打打杀杀的事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重点!打打杀杀,没什么好奇怪的!
  “你出手了?”
  徐宁安看他一眼,眼神充满怜惜,似乎觉得丈夫有点傻,“就我们带的那么点人,除了太子那个废物,其他人可不得要动手,否则怎么横越围场。”
  萧展毅:“……”他错了,他就不应该跟她讨论这个。
  “太子废物,禁卫军和羽林卫的战斗力也很糟啊,害我一路上也不敢放开手脚打人,只好能躲开就躲开。”不能暗暗削一顿北狄来的那夥宿敌,她也是憋了好大一口怨气的。
  “你——”萧展毅想着措辞,“你是不是在太子面前做什么比较,呃,剽悍的行为了?”最后,他还是比较含蓄的问了声。
  “九珠连环,还是把渣卫当沙包徒手扔出去?”徐宁安有点儿不确定。
  好了,真的不用再问了。
  见到她如此勇猛的举止,这就难怪太子会变得那么奇怪了,太子今天看到他额角未消的淤青肯定是以为他被虐待了。
  萧展毅心情一时变得极其微妙,太子这想法也是挺天外飞来一笔的,不过就一个小淤青都能想到他被妻子虐待上去?
  虽说他是具有被妻子殴打的潜在危险,但在他没有做任何对不起自家夫人的事的前提下,这个潜在危险就不是危险。
  而他当然也不可能做对不起夫人的事,她可是他放在心尖尖上宠的人。
  “是太子对你说什么了吗?”徐宁安有点疑惑,这事都过去这么久了,太子才反应过来,这是不是反应太慢了?
  萧展毅脑仁疼,真要说什么倒好了,重点是太子不说,就自己在那边瞎想,生生给他编出了许多戏,然后再默默关怀。
  摔桌!还能不能愉快地当表兄弟了?
  徐宁安到底还是从丈夫嘴里挖出了内幕,然后她也无语了。
  太子挺会编故事的。
  而弄明白了太子想些什么的萧展毅在第二天特地去见了太子,严正向他申明了一下他没有被虐待的问题。
  太子表示他信了。
  但萧展毅觉得太子的眼神显示他压根就不信,恐怕还以为他是回去被夫人威胁了才来解释说明的。
  于是,萧侯爷就自暴自弃了。
  不解释了,爱瞎想就瞎想。
  萧展毅的第一个儿子,在几个月后顺顺利利地出生。
  他是个特别乖的孩子,怀他的时候徐宁安就没有太多妊娠反应,生他的时候也没费什么力气,简直是一路顺当到底。
  萧侯爷为此特地请了一个月产假在家。
  皇帝:“……”
  太子:“……”
  众大臣:“……”
  自从萧展毅成亲后,他的行事作风就开始不对,到现在他们发现越来越不对。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萧展毅请了一个月产假陪夫人,但他不是很喜欢抱儿子。
  儿子太小,他不敢挑战妻子的脾气,所以一直忍着。
  半年后,他就原形毕露,开始了对儿子的严防死守,但凡他在家,儿子就不能出现在他们夫妻方圆三尺之内。
  然后,在防住了大儿子后,很快他又给自己制造了新的麻烦出来——妻子又怀孕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成心跟萧展毅过不去,在他生了五个小麻烦之后,才终于来了个女儿。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看开了。
  为了凑成一对花,萧侯爷又努了努力,在家里凑足了七个小麻烦之后,一对花也凑够了,接着他毅然决然地给自己灌了绝育药,坚决杜绝再有麻烦蹦出来,对自己实在心狠。
  ——全书完
  后记 写得愉快的一本书
  当当当……胖梦再次闪亮登场。
  似乎距离上次跟大家见面又过了许久的时间了,时间这个小坏蛋就是如此的让人心伤,不知不觉间就偷走了大家的大好时光。
  单身的脱单了吗?
  恋爱的甜蜜吗?
  不管怎样都祝大家事事顺意,呃,好像距离过年还有好久,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儿提前拜年的意思?
  算了,不要在意细节!
  怎么说呢,反正这本书吧,某梦写得是特别欢畅,大约是女主角这种直爽的性格特别令某梦喜欢吧,某梦就喜欢这种活得嚣张恣意,让别人看得不爽,却又干不掉她的人。
  现实生活里带给人很多的无奈,那就在故事里帮自己都弥补回来,现实不许我爽,梦里还不许我放纵吗?
  一直到跟编辑通电话的时候,我情绪还是挺兴奋的,我甚至都觉得稿子不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写的时候我很爽啊。有段时间没写得这么爽快过了,果然我还是适合写这种“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的女主。
  看不过,就是干!
  人生有什么大不了,一句话,怕你算我没胆。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盖过东风,自古如此。
  然后编辑跟我说,梦啊,你这本女主角是不是威能开太大了,瞧把男主角给压得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汗!男主角绝对不是弱鸡啊,只是在女主角万丈光芒的照耀下,他相对来说就显得好像是弱受了。
  女主角很攻,男主角受就受一点吧,反正他也挺爽就是了……这大约就是我带你一起装逼一起飞,带你一起爽的现实版吧。
  威能开太大的女主,和专情得丧尽天良的男主,还是很配的嘛。
  今年大家过得都挺不容易的,所以我们就让故事里的主角们过得恣意些吧,好歹平衡平衡心理。
  有人说,2020活着就是胜利。
  这话虽然有些丧气,但事实如此啊,生活再难,咱们都得继续往前走。
  感觉今年地球妈妈在发飙啊,妈妈,请您多少手下留点情,虽然您老人家不介意再繁衍一遍人类,但我们其实并不太想再来一遍直立行走的演变。
  咱们和平共处不好吗?
  总觉得今年啥都没做,结果回头一看,妈呀,时间都过去大半年了。
  感觉今年又是废掉的一年,废材梦又不知不觉度过了大半年,后半年应该依旧会如此过去。
  好了,不废话了,咱们下本书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