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嘴小悍妻(上)  第28章

作者:绿光      更新:2020-11-11 22:04:24      字数:1247
  他微收紧双臂将她纳入怀里,有点笨拙地拍着她的背。他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安抚哭泣的小姑娘,明明手足无措却还是硬着头皮安慰。
  “卫家哥哥还会担心我?”
  怀里传来她闷闷的嗓音,卫崇尽不禁翻了个白眼。“我不担心你,我跟着你做什么?”
  别说他自作多情,嫌他多管闲事,他会气到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她抿着唇,强忍着泪。
  “我……你要是希望我不再理你,我照办便是。”
  “不要!”她猛地抬眼,紧揪住他,不住地摇头。“卫家哥哥别不理我……”
  她只是怕自己的心思终有一天会被他察觉,怕在他眼里看到嫌恶,可是只要她藏得够好,她可以一辈子用妹妹的身分待在他身边,况且他如果是个断袖,他就永远不会成亲,那么她一样可以亲近他。
  瞧她双眼红通通的,卫崇尽哪里还计较什么,心都融化成一片春水了。“不理我的是你,我可没说不理你。”
  “可是你刚刚看到我却神色不快地转身就走……”那一幕真的很伤她,她从没想过往后再不跟他往来。
  卫崇尽吸了口气,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的心境。“反正……不是气你,只是不想被人当猴耍,一个个小姑娘这样盯着我,成何体统?”
  “真的?”
  “真的。”就算是假的,他也会当作真的。
  “往后不会再不理我?”
  “……可是你终究没告诉我为什么不给我回信、为什么没来迎接我,甚至对我避而不见?你承诺我的为什么都没做到?”说到底,她就是他的心魔,要是没能给个说服他的理由,胸口这股闷火就是散不去。
  齐墨幽微垂长睫,带着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人家是近人情怯,而且你回来时我待在香衙的楼上看着你,只是你没瞧见我而已。”
  近人情怯?卫崇尽对于这种说法不太能接受,毕竟他会一打胜仗就急着回京,是因为京城有她,要不京城没有值得他这般牵肠挂肚的人了。
  “是吗?”好歹她解释了,他心里觉得舒坦许多,不过一想到四皇子又觉得心烦。“夏烨说你香料的生意打理得极好,是说你又何必多缴税收,引人侧目?”
  皇族的人有哪个是好东西来着?她这种做法等同引诱人将她拆吃入腹。
  “我……是听闻西北的军粮不足,所以才会想帮点忙。”她声如蚊蚋地道。
  卫崇尽瞪大眼,真不知道该笑她天真还是骂她实心眼,就算她多上缴三成税收,也不代表皇上就会拿税收买粮送往西北。好,即使皇上真这么做了,可到最后送到西北的会剩下多少?
  终究还是不忍心骂她,谁要她这般单纯。
  “横竖往后这种事别做了。”吃力不讨好,又容易沾得满身腥,把妖魔鬼怪全都引上门。
  “你不在西北,我又何必这么做?”她又不是傻子,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是留了后路,往后就把皇上认为该年年上缴的三成税收拿去造桥铺路,让百姓们知道那是她为皇上做的,难不成皇上还会因而责怪她?
  卫崇尽凉凉瞅着她,有些无言以对。
  问题是,不是她现在收手就没事……卫崇尽真觉得头痛,偏偏她这么做又是为了他。
  叹了口气,突地闻到一抹香,不同于朝中惯用的薰香,味道清雅芳馥,初闻时觉得平淡雅致,慢慢却流泄出沁人心脾的气息,会教人想要亲近,想知道再靠近一点,那味道又有怎样的变化。
  “齐家妹妹,你身上抹了什么?”
  “朱紫。”
  “香料?”
  “花露的一种,是用八仙花和紫望春调的,还在试味道。”她自己调配的香气,一旦完成她自然是要试搽,才知道味道到底好不好。“不好闻吗?”
  “……不喜欢。”一个姑娘家在身上搽这种花露,岂不是引人闻香?她到底有没有自觉?
  “是吗?我觉得还不错。”现今的花露里头,这款朱紫的味道最为淡雅,香而不浓,媚而不妖,而且香味可以持续半天,她认为应该会颇受欢迎才是。
  “我觉得不好,往后你也少往身上涂涂抹抹。”才及笄的小姑娘,脑袋在想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在招蜂引蝶吗?
  齐墨幽微拢起眉,不懂他的意思。“可是,调配的单子都是我拟的,弄好的花露味道是要调整的,所以我必须搽在身上才知道哪里需要调整,如果我不试搭,该让谁试揉?”
  “你乾脆搽在我身上。”一了百了。
  “你身上?”
  “男人不搽花露?”拜托,他那天去宫宴时都快被一票男人给薰死了!那票文官平常焚香薰衣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在身上抹什么香脂什么花露的,他真觉得自己太久没回京,都不知道京城里的男人变成什么样子了。
  “这……我就不清楚,可我调配的花露应该不适合男人。”花露以各种花香为底,搽在男人身上……她觉得很怪。
  “那你往后就调适合男人的,就往我身上搽。”这样就能让她以后别往自个儿身上搽那些有的没的。“行了,就这么决定,我先送你回去。”
  她乖顺地应了声,才迈开脚步,脚踝一阵痛,顿时往前扑去,他赶忙将她捞进怀里。
  “怎么了?”
  “没事,脚有点疼。”
  卫崇尽闻言,想起刚刚扯着她走,八成走得太急才会害她扭伤脚。想也没想,他蹲下身就想帮她脱鞋子,吓得她赶忙跳开,脚一落地疼得她快泛泪花。
  “你脚痛还跑什么?”他低骂了声。
  “不是,是你怎么可以脱我鞋子?”
  “我为什么不能脱你鞋子?鞋子不脱我怎么知道你伤得怎样?”卫崇尽见她闪避,乾脆单手箝制住她,准备一把脱下她的鞋时——
  “卫崇尽,你在做什么?”
  尖锐的嗓音传来,卫崇尽咂着嘴,乾脆将齐墨幽打横抱起。“见过庆平公主。”
  齐墨幽被他突来的举动吓得赶忙圏住他的颈项,又觉得两人太过亲密,匆匆松手,却觉得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了。
  “我问你,你在做什么!”易珂怒红了眼,像是恨不得冲向前将他给活活掐死算了。
  “公主的眼睛不好吗?看不出来她脚伤了,而我要带她去找大夫?”卫崇尽口气不善,就连神情也极不耐。
  “荣国公府里有很多下人,让下人备软轿送她去客房歇着,再传大夫不就得了!”多年前的元宵节,他就是带着小丫头跑了,后来她查出那是承谨侯府的千金,心想不过是个小丫头不碍事。
  可小丫头现在是个姑娘家了,他竟然无视体统地将她抱在怀里……难道这些年,他们彼此有意,而他不过是在等她及笄?
  “我等不及,还请公主让步。”他说着,强硬地从她身旁走过。
  “卫崇尽!”易珂气得直跺脚。
  看着易珂伤心欲绝的神情,齐墨幽完全能体会她的心情,换作她是易珂,她的心也会碎的,可是易珂的伤心太没道理,因为自己不是那个被卫崇尽搁在心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