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和离妻  第60章

作者:艾佟      更新:2020-11-11 22:03:42      字数:1332
  陆清宛伸手摸了摸春儿的头,“你已经是大姑娘了,再过两年就要成亲了,以后遇到事情要先搞清楚状况。”
  “奴婢问了,可是没人知道啊。”
  陆清毙看了楚红一眼,“你知道吗?”
  楚红摇摇头,“奴婢没听说这个,倒是听说三月皇上要举行大规模阅兵,因所有的军营都练兵,世子爷也不例外。”
  陆清菀知道最近楚萧陵一直待在军营,可是她以为跟他的新差事有关。
  “皇上以前有过大规模阅兵吗?”
  “皇上倒是不曾有过大规模阅兵,但每年春闱的前一年,皇上都会举行京城地区的阅兵,今年正好皇上即位十年,皇上想要扩大阅兵乃在情理之中。”
  陆清菀点头表示明白,也不再追问,心想过几日见到楚萧陵再问清楚,没想到晚上楚萧陵就来了。
  “我好些日子没见到你了。”陆清菀绝对没有抱怨的意思,仔细想想,他不但“消失”得有点久,还许久不曾提起成亲的事,好像有没有成亲都没关系……
  辅国公夫人肯定觉得无所谓了,如今想见孙子孙女,她直接派马车过来接他们母子三人,多方便啊,干啥一定要他们回辅国公府?
  楚萧陵欢喜得唇角上扬,“想我了?”
  “……你想多了,我忙得很。”
  “小骗子。”楚萧陵靠过去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大骗子。”陆清菀恼怒的反过来咬他一口。
  “我们下个月二十成亲。”
  “……嗄?”
  “这是我娘挑的日子,我娘等不及了,盼着你能早早进门,以后府里的中馈交给你,而她专心含饴弄孙,当然你得赶紧再生一个,毕竟骥哥儿和蓉姐儿白日要上课,娘得再有个孙儿或孙女帮忙消磨时间。”他比她娘海等不及,可是这些日子忙得焦头烂额,他就是再心急也找不出时间成亲。
  半晌,陆清菀才反应过来,“你娘知道我的真实身分?”
  楚萧陵摇了摇头,“你不是不说吗?”
  “我不是不说,只是希望她打心底接受我。”
  “这段日子她老是派马车过来接你们回辅国公府,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她的态度变了,她真的喜欢你吗?”他要求楚日牢牢掌握她和国公府的情况,避免过去犯的错误再次发生,若有人敢让她受委屈,他会加倍讨回来。
  “我感觉不出来,不过她确实越来越像个慈爱的长者。”当着两个孩子面前,辅国公夫人也不好意思给她脸色看,再说了,她们两个都爱吃辣,一说到吃,绝没有冷场,只是因此说辅国公夫人喜欢她,她可不敢,太厚脸皮了。
  “我娘不是送了你一对兔子玉雕吗?”
  “是啊,我属兔,骥哥儿和蓉姐儿属猴。”
  “这是我娘表达喜欢的方式,因为在意你,她会留意你的生肖。”
  陆清菀不知道如何反应是好,辅国公夫人的习惯还真是特别。
  “你只要等着嫁进辅国公府,其他的我娘会安排。”
  陆清菀有一点懵了,“这样……可以吗?”
  “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一辈子守护你,这就够了。”
  “甜言蜜语。”不过,陆清菀笑得好甜。
  楚萧陵伸手将陆清菀拉过来,让她坐在他大腿上,他将她抱得紧紧的,“真好,我们终于要成亲了。”
  是啊,他们终于要成亲了……陆清菀突然想起一事,连忙拉开他,“等一下,我差一点忘了,听说宁王府今日被包围。”
  “是啊,通敌卖国,今日还从宁王府搜出了不少与齐国权贵往来的书信,其中也有当初算计镇北将军的事。”
  陆清宛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真的还假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也搞不懂宁王为何要留着这些书信,可能太久了,他忘了销毁吧。”
  “慕家的人会回京吗?”
  “镇北将军的冤屈都洗刷了,慕家人当然可以回京,我猜他们应该会返回祖籍青州,皇上有意安排慕家的人进东北大营。”因为宁王的关系,整个北方大清洗,皇上需要熟悉齐国的将领来镇守北方。
  “这么说,我没机会见到他们了。”即便是原主都跟慕家的人没有感情,更别说她了,可是有亲人的感觉还是很好。
  “他们回青州会先进京谢恩,你会见到他们,不过……”楚萧陵略微一顿,坦白道来,“当初冒充你娘的丫鬟一到西城就病死了,慕家很难承认你的身分。”
  闻言,陆清菀不由得苦笑,“所以我还是晋安侯的庶女。”
  “嫡女也好,庶女也罢,你是独一无二,无人能够替代。”楚萧陵再次将她紧紧搂住,“你是我的妻,我挚爱的女人。”
  “甜言蜜语,不过,我喜欢。”陆清菀伸出手回抱他。
  “以后我天天说给你听。”
  “我想天天见到你好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我不在的时候先欠着,回家的时候我立马补上。”
  “还有这样的事?”
  “只要你喜欢,有何不可以?”
  这句话她更喜欢,她忍不住奖励他,双手转而捧着他的脸,深深吻下去,很快被动转为主动,主动变成被动,可是谁主动谁被动,此时一点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两颗紧紧相系的心。
  ——全书完
  后记 佟的垦丁游记
  刚刚放暑假,佟就跟着家人朋友去了垦丁。
  垦丁很热,可是佟很幸运,碰到热带性低气压搅局,炎热的垦丁反而变得很舒爽,是一个适合出游的好天气。
  第一天晚上,佟去了龙磐草原看野生的梅花鹿,此时方知梅花鹿竟然是夜行性动物,三更半夜骑着沙滩车在看不见尽头的草原寻找梅花鹿的身影,这对佟这个视力很差的人是一种极度的压力,何况佟从来没有骑过沙滩车,草原起起伏伏,有时候都会怀疑自个会不会翻车,好几次佟都觉得自己会迷失在草原里面,即使后面有个“领队”看着。
  佟很庆幸这永生难忘的草原之旅,沙滩车后面载着国中生的外甥女,她超级冷静,每当佟吓得以为自己会飞出去的时候,她总是告诉佟——
  “慢慢来,你可以做得到,不用怕”
  佟觉得我们的身分好像对调了,总之,人的性格在这种时候想藏也藏不住。
  虽然佟的视力很差,无法将梅花鹿的身影看得一清二楚,但是借助手机,还是可以看到那一群又一群的梅花鹿。
  保持距离,它们会由着我们欣赏,我们甚至还遇到排成一排的梅花鹿,屁股对着我们好像要让我们拍照,不过,沙滩车一靠过去,它们就集体跑了,然后我们继续前进,寻找下一群梅花鹿。
  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草原之旅,回来后佟全身都软了,直言永生难忘,跟佟在希腊骑驴子的经验一样,当下觉得自己可能走不到终点,盼着行程赶紧结束,可是结束了,回味无穷。
  来到了垦丁,佟竟然没有玩水,只是在海边让打上来的海浪浸湿双脚,前前后后只有一二十分钟,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
  不过佟搭了船去看海底的鱼,可是晕船晕得很严重,看不到三分钟就只能闭目养神,另外,佟还去赛车,挺有意思的,当然,最后就是两只手酸痛的下场。
  难得佟这次的后记写得够长,我们下次再聊。
  P.S.走过二十五个春夏秋冬,创造无数的浪漫,新月二十五岁了,佟的创作生涯也有二十五年了,佟很开心在这个大家庭里面跟着艰难的大环境成长,盼着我们一起努力、坚持下去,再走过更多的春夏秋冬,创造更多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