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玫瑰与假面狐  第31章

作者:香弥      更新:2020-05-16 15:19:41      字数:1312
  而得知真相的商晓静,则捂着唇痛哭失声,“原来他是为了这些证据才跟江云莎交往……他为什么不告诉我?那就不会弄成今天这样了……”
  “是江云莎不让他说的,他们约定好交往三个月,在这期间内,她要凌学长不能告诉你实情,否则她就不将证据拿出来。”已从江云莎那边得知原委的崔惜恩解释道。
  “好,我要去告诉他,江云莎已经把他要的证据送过来了。”抹去眼泪,商晓静推开VIP病房的门,快步走进去。
  四个月后
  商晓静走进病房,轻轻握住凌适尘的手。
  “我今天去听法官宣判,你爸的罪名终于洗清了,陈三荣被判十八年的有期徒刑。另外,虽然当年那名撞死你爸的肇事者前一阵子被杀害,但杀害他的凶手已找到,那名凶手亲口坦承当年是他收下陈三荣五百万,并以两百万的代价再找了那名肇事者去撞死你爸的,这整个案子,已经以谋杀罪名重启调查。”
  躺在病床上的人依然安详的沉睡着,似是没有听见她的话。
  见他不言不语、自顾自的熟睡都不理她,她红了眼眶,提高音量,“你没听见吗?你爸的罪已经洗清,那些证据证明了是陈三荣陷害他的,还有你爸的死也展开调查,你这几年一直在努力的事终于有了结果,你不高兴吗?为什么还不醒?”
  泪水像断线的珍珠,一颗颗从她眼里滑落。
  “你要我怎么做才肯醒来?你告诉我……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愿意做,你不要再这样都不理我。你知不知道,我爸妈已经答应了,只要你醒来,他们就让我们结婚。”
  她抓着他的手去摸她戴在手上的一枚戒指,那是他送给她的求婚戒指。
  “你还记得吗?这枚戒指是你亲手送给我的。你说,等你父亲的案子了结,我们就结婚,你忘了吗?是你亲口说的,你不可以食言……”见他还是紧闭着眼对她的话听而未闻,自己一人睡得酣甜,她忍不住趴在床边低声啜泣。
  从他出事以来,她已数不清自己究竟为他流过多少眼泪了。
  忽然,一只手轻轻的揉着她头顶的发,那力道很轻很轻,却像是想安慰她。
  伤心低泣的她,须臾才察觉到异样,她抬起头,看见那双一直紧闭着的黑眸终于张开了。
  她激动的紧紧握住哀摸她发丝的那只手,“你终于醒了!”
  “我睡了很久?”凌适尘的嗓音干哑,他吃力地抬起另一只手,轻轻为她拭去脸上的泪。
  她将他的手贴在颊畔,又哭又笑的开口,“四个多月了,你说久不久?”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以后再也不可以这样吓我……”她布满泪痕的脸上,绽开这四个月来的第一个笑容。
  “绝对不会了。”他以沙哑干涸的声音郑重允诺。
  尾声
  三个月后
  走进客厅没看见人,商晓静转进书房,果然看见凌适尘正对着面前那八台计算机屏幕上的密密麻麻数字和弯弯曲曲的曲线图看得目不转睛,而他的两手也没闲着,不停的在另一台计算机上飞快敲打着键盘。
  她不动声色走过去,然后伸出两手挡在他面前。
  “我一没看着你,你又在看盘了,复健做好了吗?”
  “刚做完。”见她投来质疑的眼神,他抹了下额头还没擦干的汗渍证明,“你看,我额上的汗就是刚才做复健时流的。”虽然目前他的身体已大致痊愈,但由于之前昏迷了四个多月,因此清醒后仍须定期到医院做肌力复健。直到上星期开始,经过复健师的同意他才改成自行在家复健。
  抽了张面纸替他擦干脸上渗出的薄汗,她抱怨道:“不是还有二十天才上班,你就不能好好休息吗?”
  “我刚才闲着没事,所以才想稍微了解一下现在期货和股汇市的情况。”他很明智的关掉计算机,“好,不看了。”
  照顾醒来后的他也已三个多月,她很习惯的伸手要扶他起来,“我们去试婚纱吧。”他们的婚期已经决定了,就订在一个半月后。
  休养了三个月,凌适尘早已无须依靠别人搀扶就能自己走得很稳,但他还是微笑地握着她的手站起来,与她一同走出书房。
  两人手挽着手,相视一笑,午后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他指着地板上的影子笑说:“你看我们这样,像不像老夫老妻?”
  “我都还没嫁给你,你就开始嫌我老?”她横他一眼嗔道。
  他笑着解释,“我怎么会嫌你老?我只是觉得,我们好像认识了很久很久,久到你已经融进我的生命里,我再也不能没有你。”
  听见他的话,她娇美的脸上绽开粲笑,“其实在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好像上辈子就认识你了。”所以在第一眼,她就无可自拔的爱上了他,完全一见钟情。
  他抬眸凝视着她,眼里满溢柔情,缓缓开口,“晓静,能与你相爱,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
  她勾下他的颈子,吻上他的唇,甜笑回应他,“能遇见你,也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
  番外
  全能侦探社
  商凯晖推开大门走了进来,映入眼中的是一室凌乱,窗帘都被咬破扯了下来,随意的扔在地上。
  他的目光接着转向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一只狗,从外型看来,它是一只哈士奇,背部有淡金色的蓬松短毛,脸和四肢则是白色的。此刻闭着眼的它,看起来十分温驯乖巧。
  但他很清楚,当它醒着的时候,“温驯乖巧”这四个字绝对跟它沾不到边,它的破坏力是可怕的魔王级。
  坐在窗边、十指飞快敲打键盘的女孩看见他走进来,手指伸到唇瓣上,示意他小声一点,免得吵醒好不容易安静睡着的“魔王”。
  他小心避开地上一摊咖啡色的液体,再绕开撒了白色粉末和碎片的区域,来到短发女孩的身边。
  “那些都是总裁弄的?”指着凌乱不堪的地面,他轻声问。
  “除了它还有谁?”瞥了眼躺在沙发上睡得四脚朝天、露出肚皮白毛的大狗,女孩咬牙切齿的说:“你知不知道它今天干了什么好事?”
  “什么?”
  “它扑倒了一名委托人,咬下对方戴在头上的假发,然后不到几秒的时间就把那顶假发给咬烂。”
  虽然没亲眼看见那幕情景,但商凯晖约略能想象得出来,不禁有些失笑。“总裁真是太顽皮了。那名委托人被气走了吗?”
  “他是气得快中风了,在我承诺立刻替他买回一顶假发后,他才稍微息怒。”想起当时的情况,女孩好气又好笑。
  “呵,那阿掠那边有消息了吗?”他问。
  “有,他刚传回消息说他已抓到那名凶手,在他‘循循善诱’的劝导下,那名凶手已坦白供出是陈三荣拿了五百万要他找人撞死凌胜杰。阿掠已经将凶手和他录音自白的罪状一并交给警方了。”说到这里,女孩抬首询问:“抓到凶手,凌适尘委托的这两件案子应该可以结案了吧?”
  她与商凯晖还有另外两名同伴,是这家“全能侦探社”的合伙人,不过大伙当初成立这家侦探社的目的,却是为了现在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总裁。
  商凯晖颔首,“嗯,结案吧。”
  他相信,凌适尘一定会醒来的,为了姊姊。
  ——全书完
  ※欲知雷家二少雷沃如何巴住青梅竹马的她不放?请看《小茉莉与暴躁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