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关系  第十章

作者:连珍      更新:1156182006      字数:3579
  她的保守像是一层隔阂,总是梗在他们中间碍手碍脚的。
  “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叹气……
  “那……你想怎么样?”她小声地问他。
  十秒钟后,他严肃地看着她。“我们结婚吧!”
  “……”她说不出话来,是太喜悦吗?好像不是。
  “怎么不说话?”他凝视着她怪异的脸色。
  “结婚……”很突然,不过……“你就因为这样……所以,结婚?”他认为结婚就可以理所当然做更进一步的事?
  “也不完全是。”他否认。
  “可是……”她觉得这样的求婚好怪!
  “可是什么?”甄震咏笑着问她,她总有许多小情绪。
  “你甚至没有说过‘我爱你’!”她说出她一直都很介意的!
  她觉得爱情应该是浓情蜜意的,求婚应该是轰轰烈烈的!他们之间恬淡如水的时候居多,浓烈时候极少!
  他笑,眨了眨眼、摇摇头,手掌搭在嘴唇下巴处来回摩挲,含着七分宠爱与三分投降笑意的眸子,直直盯着她看。
  “好吧!”他耸耸肩,完全被甘愿降服的洒脱。“我爱你!”
  “……”姚贤慧将那三个字收进耳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怎么?还不满意?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说。”他可以任姬子取予求。
  “不……”她思索着。
  “不?不什么?”他不懂。
  “我听了没感觉……”
  她抬起头来看着他,自个儿的眼神里也充满怀疑……应该要有感觉的啊!怎么会听了完全没有感觉呢?
  “你是什么意思?”甄震咏闻言脸色一沉。她怎么可以没感觉?她不认同这分感情?
  “我应该要有预感的……为什么我没有一点点幸福的预感?”她对于“感觉”的偏执依赖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又是该死的预感!你的预感都是一些衰事,你可不可以多预见一些好事?为什么这样的好事你就是没感觉?”他不大高兴地说。
  “我不知道……”垂下头去,她觉得无辜。
  “听我说,贤慧!”他一只大掌扳正了她的肩膀,让她面对他。“你可以不要去依赖你的……感应力吗?”
  “……”她习惯在那些感应中判断事情。
  “人不可以太过于盲目执着,有些时候,你要用理智去判断事情,连婚姻大事你都要有感觉了才决定吗?那如果都没有感觉呢?你就不嫁给我?”
  “不是!”她摇头,她怎么会不嫁给他!
  “那么,你的答案?”他严肃而认真地望进她眸中的思虑,等待她的回答。
  姚贤慧想了想……对喔!婚姻大事她要用理智决定,不该交给第六感或梦境。良久……
  “什么时候结婚?”她双眸绽放着清朗,迎接她的新人生。
  “挑个黄道吉日 !越快越好。”他放心而笑。
  “黄道吉日要回家问我姐姐,她是算命师,对这种东西最有研究了。”
  “好,咱们就请你姐姐挑个日子。”
  众人围坐一圈,姚家的客厅今天很热闹。
  “你就是甄震咏?”姐妹们个个好奇地打量着地,像在欣赏一件旷世的艺术品一般,那审视的目光令他非常不自在。
  “是的,各位好。”他拿出绅士风范,问候这一支娘子军团。
  “嗯……”众姐妹应了句,随后开始讨论起来。
  “还可以啦!”
  “什么还可以,很不错哩!”
  “挺帅的!”
  “嗯,很久没有看过这种货色了。”
  “可是跟贤慧配起来好像老了一点,我们贤慧还是个未满二十岁的少女耶!”
  “哎呀!不会啦!年纪大的男人比较疼女人嘛!”
  “就是他把贤慧欺负得那么落魄的吗?”
  “没错,就是他!本过听贤慧说,他改过向善了。”
  “那么,原谅他好了。”
  甄震咏脸上白一阵、青一阵的,她们讨论的内容他有点听不下去。
  姚贤慧就捱在他旁边坐着,伪装着一贯的神色自若,他轻轻地撞撞她的手肘,暗示应该由她提出正事。
  收到讯息,姚贤慧清了清喉咙,打断她们的讨论。
  “嗯、咳!”
  “姐姐们,我要结婚了!”她对着大家宣布。
  “什么?!”
  “什么?!”
  很震撼的反应,大伙儿吃惊地张大了眼睛。
  “小妹!姐姐们都还没有嫁,你就要结婚了?”
  “对啊!你才几岁!”
  “有没有考虑清楚啊?你别被爱情冲昏头了!”
  “叹!让她这只小乌鸦嫁一嫁也好啦!她本来就是多出来的,老妈本来还没有要生下她的。让她早点嫁,看会不会让乌鸦嘴的症头改善一点……”
  众人意见不一。
  “小妹!你确定要嫁?你确定他可以相信?你可别忘了喔!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姚温柔叨叨碎念。
  “还有一个人人爱!”姚贤慧打断她,脸上流露出甜蜜幸福的笑容。
  姐姐们个个小嘴微张,你看我、我看你,小妹那张春风般的脸,表露了……她的心意已坚、非他莫嫁。
  “好吧!”姚天真长腿一跨——
  碰——重重跨在桌上,她十分大而化之地双手抱胸、吐出威胁的语调。
  “这位先生,听着!我祝福你们,但是你最好不要欺负我家小妹,不然我可是会给你苦头吃的!”“……”甄震咏额上冒出一条黑线……这女人好粗鲁!
  没有他讲话的余地,每个女人都抢着说话。
  “是的!请你一定要善待贤慧,不然我会以天父之名惩罚你。”姚清纯以十分神圣的口吻认真说道。
  甄震咏的额上,出现了第二条黑线……她怎么不说:“我要代替月光仙子惩罚你!”或是:“万能的天神,请赐我神奇的力量!”
  “小妹,我跟你说,结婚以后呢,记得在家里摆一个水晶七星阵,包准夫妻感情甜甜蜜蜜,另外放一只水晶鸡在睡房西方,床头朝东,这样可以驱桃花!”姚美丽口沫横飞。
  甄震咏额上滑下第三条黑线……呃、有需要这么迷信吗?
  “钦,放心啦!他们结婚前,我一定会画画符,做个小法术断他桃花,把他的桃花都剪光!”姚天真正义凛然地说。
  甄震咏额上爆出第四条黑线……这一家子怪人都有点问题!他很庆幸他要娶的女人是她们之中较为正常的一个。
  甄姚联姻。
  两人的结婚会场选择在僻静的农场举行。这是他们结缘的地方,也将会是他们的家。
  席开百余桌的农场十分热闹,双方的亲朋好友都受邀参加,促成这段缘分的连阿珍也应邀在列。
  只见乘着马儿的新娘子满面春风、娇艳可人地进入宴客会场,新郎拉着马缰停下,将新娘子抱下来,站定在覆盖着柔软草坪的红地毯上。
  一对璧人的身上聚集了众人的祝福目光。
  姚贤慧身旁的娘子军阵营一字排开来,四姐妹外加两个朋友,都是她今天的伴娘,新郎牵着新娘子的手,由红地毯的这一端要踏往筵席中。
  “贤慧?”甄震咏牵着她,她却不移动,神色突然变得怪异。
  “贤慧?”她的伴娘们也纳闷地出声唤她,她神游到哪儿去啦?
  大家看她站在原地发愣,好像因为太过于专注在某种感觉里,所以模样看起来非常呆滞。
  忽然——姚家姐妹顿悟!
  完了,她又有灵感了!
  甄震咏原本的疑惑,从她们姐妹们脸上的紧张表情得知答案。
  “你……感觉到什么不好的预感,是吗?”他问。他可不希望她告诉他,今天的喜宴不吉利!
  谁喜欢大喜之日蒙上不好的预兆。
  “我……”她张开嘴。
  “不!你别说!”围绕在她身边的众姐妹紧张地阻止她。
  “可是……”
  “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别乌鸦嘴!”她们怕极了,她说出口的铁定又不是好事!
  “不行!我一定要说,不然就来不及了!”她的感觉很强烈。
  “不行!”姐妹们齐喝。
  “我要讲!”姚贤慧大叫!
  “不行!”姐妹们捂住了她的嘴巴,说什么,也不让她破坏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
  宾客看得莫名其妙,甄震咏也为难在原地,看她们姐妹拉扯、吼叫着。
  “让她讲!”他深吸了口气,下了决定。
  只要不是他会被雷劈、被龙卷风卷走,只要不会是今天这场喜宴办不成,他都可以接受。
  既然有勇气娶她这样一个特异功能的女人,他就有勇气听她现在要讲的话,因为他是“真正勇”!
  姐妹们松开了捂在她嘴上的手。
  “对嘛!还是我老公英明。”她瞪了姐妹们一眼。事关她的家园,她们怎么可以阻止她!
  好吧!大家都立正站好,听仙姑指示……
  “那边——”她指着木屋后方的茅草农舍。“失火了!”
  “什么?!”大伙儿眼睛倏地瞪大!
  全部的人视线都紧张找寻那头是有浓烟往天空窜冒着没错!
  “还不救火!”
  有人发出紧急的叫唤,刹那间现场热闹滚滚,上千人涌向农舍那端。
  跑到窜着火苗的农舍前,因为没有水管永桶之类的东西可以取水灭火,徒有农舍后那条小溪也无用,于是大家又都往筵席处奔跑,四下找寻可以舀水的器具。
  只见宾客全变成了消防队员!
  筵席师父跟服务人员,还有新郎、伴即全都带着锅子、水桶,伴娘、新娘也都拎起纱裙,抓着碗跳进小溪里头猛舀水。
  从农舍里头逃窜出来的鸡鸭,拍着翅膀呱呱叫,牛马羊也到处乱跑着。
  一场喜宴在一片混乱及糟糕的状况下结束……
  关于她的灵异第六感,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要听,因为实在准得吓人!
  回溯姚贤慧梦中的预感,她最后会拥有这片梦想农场——
  这个难得的好预感当然实现了,甄震咏娶了她,所以农场理所当然是属于姚贤慧的!
  美梦成真,她实现最大的梦想、拥有一个最好的男人,此后……她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全书完—
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