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神姑娘卜一卦(上)  第28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5-02 07:25:47      字数:1466
  “可以把心思拉回来吗?”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是,是,是。”老爷子自己也感到不好意思。
  “银子,趁现在,我们将两边的绳子解开,慢慢的把船放下去,我担心一会儿他们会放火烧船。”
  她爬向一边船头,拉住上头固定的绳索,与银子互相搭配,不动声色的将小船放到江上,任由着水流将小船往下游推去。
  当他们与被劫的商船相隔一段距离后,整艘商船忽然“轰”地一声瞬间着火,躲在小船里的三人看到这一幕全惊呆了。
  要是他们没有及时放下绳索,现在他们就要跟着这团大火一起烧死了。
  三人脸色微变,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还好老天保佑!
  “我的老天爷啊,幸好小姐有先见之明!”银子用劫后余生的恐慌神情看着另外两人,“小姐,那我们可以掀开这块油布了吗?”
  “再等等,等我们离那群水贼远一点再掀开,不然容易被发现。”诸葛苡湛扫了眼远处水贼的船只,小声交代。
  “丫头,难道我们要任由小船跟着水流一路往下漂?”老爷子烦恼的说着。
  “放心,我记得商船方才有经过一个用来停小船的小船坞,我们就在那里靠岸,然后改走陆路。”
  “可是小姐……我们的骡子、骡车……啊,小姐您有没有发现,船好像不对劲……”银子正要为他们即将被烧死的骡子在心中点上一根蜡烛,却发现他们的船好像被什么拉住。
  话还没问完,船身突然往下一沉,随即好像有人从水底翻身上船,将整个重心压在他们三人身上。
  “啊,啊,啊!”拔地而起的尖叫声瞬间响彻江面。
  三人不约而同掀开盖在上头的油布,查看究竟是什么东西突然压住他们,这一看,他们全愣住了,是一个湿淋淋、年约八九岁的小少年!
  小少年也惊恐地看着他们,“你、你们……你们……”
  银子用力推开那个小少年,“你究竟是谁?为何跳上我们的船?”
  “你们、你们为何会在这船上?”小少年食指颤巍巍地指着他们。
  “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这船上?倒是你,想劫船是不是!”银子双手叉腰怒声质问。
  “我……我跟大叔为了逃离水贼,方才趁乱,大叔带着我跳下水躲在那边的芦苇丛中,看到你们的船才想把船拉过去,让大叔上船……”小少年双手抓紧衣摆,紧张的解释。
  诸葛苡湛翻身坐起,微蹙着眉看着眼前这个慌张无措的小少年,“你是被水贼抓走的?”
  小少年点头,“是的,我要前往京城,结果半途被水贼掳走,跟大叔关在一起,大叔有功夫,他不愿意,他们就将他吊蒙毒打一顿再关起来,大叔是为了带我离开水贼窝,这才假意答应他们,并要求将我带在身边。方才他们击行抢商船时,大叔趁乱带着我跳水逃离水贼窝,却不慎被上头掉下来的箱子砸中,晕了过去……”小少年一边抹泪一边说着经历,“求求你们帮我救救大叔吧……”
  “小姐……”银子拉了拉诸葛苡湛的衣袖。
  “丫头……”看这小少年哭得这般可怜,老爷子也于心不忍的看向她。
  诸葛苡湛睐了小少年一会儿,点头,“好吧,想来你口中那位大叔也不是什么坏人,你把他藏在哪里了?”
  小少年喜出望外,猛道谢,“谢谢,谢谢你们的大恩大德,我日后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不要说报答了,先救人吧。”
  他们费了一番功夫才将被藏在芦苇丛中载浮载沉的人救起,后找到先前她看到的那个小船坞上岸,租了辆牛车将他们载往镇上的医馆。
  “大夫,那人如何了?”一见大夫看完诊,诸葛苡湛等人马上围了上去,焦急问道。
  “诸葛姑娘,你送来的这位伤者身上的伤势不是很严重,可是他后脑杓的伤口情况很不好。”检视了伤患全身伤势并包紮好的大夫一边净手,一边同诸葛苡湛说着。
  “大夫,求你救救大叔!”小少年元生立马跪下哀求大夫,见大夫没有接话,爬到诸葛苡湛面前拉着她的衣袖哭求,“苡湛姊姊,求求你让大夫救救大叔,这辈子除了哑叔外,对我最好的就是大叔了,虽然他只跟我在一起几天,但是我感受得到他是真心对我好,求求你!”
  看着元生哭泣哀求的模样,诸葛苡湛就算想狠下心摇头拒绝,告诉他一切听天由命都做不到。
  她暗吁了口气,拉他起身,“元生,你起来吧,我会让大夫尽全力救治那人的。”
  冲着元生的名字是她所取的,也不能让他失望。
  他们救了小少年跟这位昏迷的大叔后,从谈话中得知,小少年自出生后到现在,并没有自己的名字,从小就被关在一个院子里,一直到七岁从未出门到外面过,而照顾他的唯一仆人是个哑巴,也因此他原本并不太会讲话。
  还是他爬过围墙溜到隔壁的学堂,偷听学堂的夫子教学才慢慢学会的,夫子以为他是个小哑巴,因此并不在意他躲在窗外偷听。
  得知他的故事,她替他取了一个名字,叫元生,有新生的意思。
  她转头问道:“请教大夫,你说他情况不好,是如何不好?难道不能再醒来了吗?”
  这是她想到的最糟的情况。
  大夫神情严肃的点着下颚,“有可能,因此——”
  “因此,请你尽最大的能力医好他!”不等大夫说完,她毫不犹豫说道。
  大夫眉头皱得更紧了,“姑娘,想要救醒他必须要用上好的药材,而这些药材不便宜……”
  “需要那些药材?”她毫不迟疑问道。
  “最少要百年人参搭配其他药材,才有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醒来,若不然继续昏着,很有可能就这么永远昏下去。”
  她知道大夫为何如此犹豫了,“百年人参需要多少银子?”
  “百年人参最少需要五百两银子。”
  “银子方面的事情大夫无须担心,为他治疗吧。”
  “不,姑娘,你听我说,即使你有五百两我也没办法救治,因为我的医馆里并没有百年人参。”大夫很无奈的顺了顺他那把半白的胡须。
  “那……”
  “若是要救他,必须送往百里外省城的仙芝堂,仙芝堂里有各类百年以上的药材,还有告老还乡的御医坐堂。”
  “百里外?大夫,他这情况,能舟车劳顿到百里之外?”面对坑坑疤疤凹凸不平的黄土路以及硬邦邦的交通工具,她实在担心那位大叔的伤势会更严重。
  “依在下浅薄的医术判断,送到仙芝堂是他醒来的唯一机会,但有一点很重要,在下必须老实告诉你们,仙芝堂也不一定能够救醒他,你们必须要有心理准备。”
  赌的是一个奇迹,这才是让人为难的地方,几人脸色沉了下来,一时间做不出决定。
  元生眼眶里的眼泪猛掉,看着他难过哭泣的模样,诸葛苡湛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他。
  片刻后,脸色凝重的诸葛苡湛抿了抿嘴,做出决定,“大夫,我们决定将人送到仙芝堂,但在这之前请你先尽量稳定他的伤势,不然我担心一路上舟车劳顿会让他的伤口裂开,影响到后续治疗。”
  大夫听到她的决定,心下也松了口气,毕竟总是一条人命,他道:“姑娘,你们放心吧,这是我身为医者该做的事情。”
  “那就有劳大夫了,请你先帮我们照顾伤者,我们去找间客栈清洗一番再过来。”她拿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交给大夫,“用药无须省,请你尽全力救治他。”
  她会决定医治元生口中的大叔,是因为她方才暗暗卜了一卦,卦象显出元生及那位大叔身分极贵,是位高权重之人,两人日后会对她产生极大的帮助,是她命中的贵人。
  虽说如此一来必须动用大笔银子,还会影响到进京的时间,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也算是给自己跟杀了不少杀手的皇甫璟渊做些功德。
  想到这里,也不知到皇甫璟渊如何了?
  那家伙命大得很,肯定是死不了,不过伤得那么重,没死还真是祖上积德,上天保佑。
  大夫闻言点头,“你们放心,我会派我的大徒弟亲自照顾他的。”
  “那就有劳了。”她欠了欠身,之后便领着几人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