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厨王妃  第61章

作者:阳光晴子      更新:2020-04-30 02:13:47      字数:1182
  卢公公疯了似的抽马,叫着,“快快快。”
  不知过了多久,婴儿哇哇的啼哭声从车内传出来,卢公公僵住了,猛地回头,半晌,第二个娃儿啼哭声跟着响起,正当他笑开脸时,朱汉威嘶吼般的呐喊跟着婴儿清脆的哭声中同时传出来——
  “华儿!”
  尾声
  一个月后。
  朱汉威步出巍峨的宫门口,面无表情的上了马车。
  马车离去,宫门侍卫才吐了一口长气,“秦王之怒真可怕。”
  另一名侍卫看着周遭没人,才敢小声开口,“能怪秦王吗?太后派人掳了秦王妃,还给丄些名单要秦王杀了那些好官,我还听说啊,皇上不是生病,是被下毒,下毒的就——”
  “你不要命啦。”
  两名侍卫不敢再碎嘴,但事实上,这一个月朝堂的事都传出宫外,说书人的板子镇日没歇,说得嗓子都冒烟了。
  敏太后动了秦王妃,差点一尸三命啊,好在秦王妃命大,生了一对健康的龙凤胎,但自己失血过多,差点熬不过去,是几位太医花了三天三夜才从阎王爷手中抢回命来。
  但在秦王救回妻儿那一天,敏太妃就被秦王的人马软禁在慈宁宫,只进不出,到今日皇上从避暑山庄回宫,秦王进宫将一切事情向皇上禀报后,这才离开。
  就不知,皇上会如何处置自己的母后?
  慈宁宫里,朱铮头戴垂珠帝冠,一袭金黄九龙云锦龙袍,也许病了一场,脸颊痩一些,年轻的脸上倒成熟,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被拘在这里的母后。
  他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但见到了人却不知该说什么。
  “朕真不懂,为百姓谋福祉,建太平盛世,皆是帝王之责,皇叔费时费力为朕辅国,儿臣也渐渐脱离母后的掌控,有了自己可信赖的朝臣人马——”
  敏太后冷笑一声,她原本也有自己的人马,却在朱汉威有计划的反制下支离破碎,被折了翅膀。
  朱铮是心寒的,当太医确定他是中毒,皇叔还把人证物证送到他面前,确定是母后让人在他食物下毒,他无法置信,更是感觉到一股从内到外的刺骨凉意。
  “母后对朕下毒,是因为有女帝之梦?”
  “母后是担心皇上,替皇上把龙椅坐稳,不让他人抢去,那些手下,秦王将母后的人去其枝叶,要母后独木难撑,又如何助皇上?皇上又听信秦王之言商议政事,特意将母后拒于权势圈外,孤立母后!”她怒不可遏。
  “母后只是不甘心吧,不甘心只是后宫的一个女人,却忘了祖训,后宫不得干政。”他冷冷的说。
  她呼吸一滞,再看眼前的皇上,不知是否被秦王耳儒目染,竟也有那股震慑之气。
  隔日,敏太后被皇上下令软禁在冷宫,她身边除了杜嬷嬷,再无其他宫女太监。
  敏太后神情木然的看着这一室的凄凉,多么可笑,先皇在世时自己未入冷宫,亲生儿当了帝王,却进来了。
  天空乌云层层,瞬间,倾盆大雨落下,室内顿时陷入一片灰暗中,殿外也是黑漆漆一片。
  “娘娘,奴婢去找个蜡烛点上。”杜嬷嬷哽咽的声音响起。
  她没有回话,一种被岁月遗弃的孤寒陡然而生,这冷宫果真太冷了。
  时光匆匆又一年,大魏皇朝气象清明,河清海晏,朱铮成已是老百姓口中的明君。
  秦王府里,两个奶嬷嬷抱着一对龙凤胎,他们手足舞蹈,嘴巴咿呀咿呀的也不知在说什么,在一旁的赵京亚跟赵歆亚有点头疼,当舅舅跟姨姨真不简单,两人皱着眉头,互看一眼,还是听不懂。
  两个小人儿因为出生时受了点罪,虽然健康,但因为是双生子,尺寸就小号些,学习好像也慢了些,会发出声音,一些什么“爹爹、奶奶”的叠字,但再多的含含糊糊也听不懂。
  “姊姊跟王爷姊夫要去看灯会,我真后悔没去。”赵京亚看着两个小人儿道。
  “怎么可以后悔?不是答应王爷姊夫,让他们两个人约会吗?不然这一年来,王爷姊夫很可怜,老是有我们这些萝卜头占着姊姊。”赵歆亚一副小大人道。
  “王爷姊夫哪有可怜?我那一天听到姊姊说了,说她要罢煮,当王妃了还领十两银。”
  “那我知道,那是他跟姊姊签了约的合同,叫银子的约定。”
  “我也知道,但他们是夫妻了,为什么还给十两银?姊姊难道没收钱就不煮给王爷姊夫吃吗?”
  “我也不懂,这问题好难……不对,我好像听王爷姊夫跟姊姊说这叫债,这辈子要一直给她,要让姊姊下辈子继续还债,继续当他妻子。”
  两个小团子说得开心,两个奶嬷嬷也笑呵呵,连怀中的龙凤胎也咯咯笑。
  今年,京城在中秋节办了灯会,游客如炽,热闹的街上有一辆辆的花车游行,另一边则展示各式各样的大小精美花灯,有花形也有十二生肖,相当吸睛。
  在人来人往欢声笑语的人流里,几名暗卫挤在人群中保护秦王夫妇,而罗英、吕勇跟梅心、桃雨则两两一对,去赏灯猜谜放风去。
  也许再过不久,主子们就要帮他们办喜事了。
  朱汉威牵着赵莎华,穿梭在一盏盏美丽的灯海中,他温柔的眼神不时看她,直到来到
  一株盛开的桂花树下,才停下脚步。
  “开心吗?”
  “很开心,还以为再也没机会跟你——”
  “都过去了!”
  朱汉威将她的手握着更紧,一想到那天,她生下龙凤胎后昏死过去的那一刻,他仍心惊胆颤,他以为她死了!
  赵莎华也的确差点死了,在三名太医将她抢救回来时,她仍气若游丝,全身癖伤,右臂,不仅脱臼还有骨裂,再加上生产失血,他差点就要失去她了!
  接下来的日子一样过得胆颤心惊,一日日温补药汤不断,总算将她养回来了。
  是啊,都过去了。她嫣然一笑,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小狗灯笼。
  “那个灯笼好可爱,我们买回去给京亚,另一个小猪的买给歆亚——”
  在一盏盏灯火下,她看起来更是美得惊心动魄,朱汉威只看着她,根本没去看她指的灯笼,几近痴迷的答,“好。”
  “那个灯笼,小兔子的也很漂亮,给羿儿。”
  “好。”
  “那个花仙子给晴儿。”
  “好。”
  “怎么都说好?”她的目光终于从那些璀璨花灯回到他俊美的脸上。
  他深情款款的看着她,“只要你说的,都好。”
  她脸色绯红,沉溺在这样的眼神中。
  微风轻拂,下起了一阵桂花雨,纯白的小碎花落在她身上,他伸手,轻柔的拿掉洒在她发上的小白花,倾身低头,柔柔的吻上她的唇……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