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宝财妻(下)  第26章

作者:绿光      更新:2020-04-26 16:01:44      字数:1186
  “我记得你曾霸气说过,剩下的约定都算你的,不跟我计较了。”老将军说要死皮赖脸,他就照办了。
  “此时非彼时,当然你也可以不做,没有完成约定,咱们的婚事自然不算数。”
  晁枢引无奈地叹了口气,瞧她笑得坏心眼,忍不住地倾前吻上她的唇,她瞬时瞠圆了眼。
  不容她逃脱,他压住了她的后脑杓,撬开了她的齿,钻进檀口里缠吮勾诱着,直到她软在怀里再也不挣扎,这般娇柔无骨的姿态更教他心旌摇曳,恨不得要得更多。
  但,还不行。
  他用尽最后一丝理智要自己打住,赶紧放开她,退开了几步。
  尹挚还一脸傻愣,玉白的小脸像是染满了胭脂。
  “银子,就当先跟你预支一点甜头,等我完成最后一个约定……咱们赶紧生个孩子,最好是外貌像你,性子像我。”说完,他便快步离开。
  尹挚好半晌才回过神,朝门口呸了声,“不要脸的东西,谁要跟你生孩子?性子像你,那不是完蛋了吗!”
  她朝门口骂道,缓缓地倒进床褥,羞得捂脸不敢见人。
  晁枢引那个疯子!疯子!
  三日后,一大早她就在团圆阁等着晁枢引,然而左等右等,眼看着要正午了,她便差庞定去瞧瞧。
  “郡主,府里的绿樱都没开花。”庞定快语回报着。
  尹挚言地看着他好半晌,才道:“庞护卫,你瞧过腊月开花的樱吗?”
  “没有,所以,郡主是在刁难晁大人?”这般恶劣,分明是不想认这门亲事了?
  “不刁难他,我还叫尹挚吗?”他让她哭了几次,掉了多少泪,她当然要一一讨回,没道理被人欺了还要傻傻的忍受吧。
  只是她听说两日前他找了那叔像在商议什么,还以为是要找花匠想法子,看来并非如此,所以他是真的放弃了?
  “郡主,绿樱没法子在腊月开花,是您在逼他放弃。”多静提了茶壶进来,回应着她的喃喃自语。
  “哪有要他放弃,他要是够聪明,就该来求我。”他没那么傻的,对不?
  “要是他没想到要求郡主呢?”
  “……不可能。”她想,说不准他会在入夜后又闯进她房里求她,不自觉想到他的吻,教她的脸又微微发烫。
  “刚才奴婢问过左旭了,他说晁大人从昨天就一直在屋里没出来。”多静好心地分享刚得手的消息。
  尹挚扬起秀眉。“这不像他的行事风格……”就算是办不到的事,他也会想其他法子解决的。“算了,他大概晚点才会来,我要先进屋子歇一下,他要是来了再唤我。”
  她打个哈欠,不禁埋怨起他,她以为昨晚他还会溜进她房里,害她没睡一直等着,结果现在困极了。
  多静应了声,尹挚一回房倒头就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屋里有了动静,她猛地张眼,就见一枝绿樱在她眼前绽放娇艳的花蕾。
  她愣了下,再定睛一看——
  “这是……画。”
  “对,我特地为你作的画。”晁枢引将画整个抖开,才瞧见原来是一棵绿樱树,而一个身穿银兔毛镶边斗篷的姑娘就站在树下,伸手拉着一枝绿樱。
  “……你会作画?”她翻坐起身,打量着画。
  绿樱树还特地调了颜色上色,是真真实实的绿樱色彩,这一点非常不容易,他找那叔肯定就是为了这颜料吧,而且树下的人分明是在画她,她的眉眼,她的笑靥……
  “偶尔,许久没作画,有些生疏了。”晁枢引坐在床畔,噙笑地亲吻她的颊。“不知道这样的约定,你喜不喜欢?”
  “嗯……”她沉吟着。
  说喜欢,显得她太不矜持而且会让他太骄傲;说不喜欢,显得她很做作而且可能会伤他的心……为什么要这样为难她?
  尹挚暂时想不出答案,干脆在往床上一倒。“等我睡醒再说。”她不够清醒,所以必须等她清醒,才有办法想出好答案。
  “那好,我也一道。”晁枢引把画摊在桌上,就往她身边一倒。
  “喂!”
  “别推我,我一夜没睡,倦得很。”他抓住她的手,将她给圈抱入怀。
  尹挚被吓得瞌睡虫全散了,然而身边的人却像是倦极了,沉沉睡去。
  真是一夜未眠,只为了给她作画?
  算了,矫情不是她的作风,于是她趁他入睡时,才轻轻用气音道:“晁枢引,我喜欢这个约定,但要是你把自己也画进去,那就更好了。”
  “好,等我睡醒再画。”他闭着眼,哑声道。
  “喂!”居然装睡,卑郑小人!
  “我睡着了,睡着了……”他喃着,嘴角微勾,像是多满足多开心似的。
  尹挚撇了撇嘴,佯怒道:“仅此一次,要是被祖父看见,还不打断你的腿。”
  她总是嘴里骂着,嘴边带笑。
  想必等他俩醒来,所有的美梦,都能成真。
  ——全书完
  后记 预约未来的约定
  当阿编跟我说要写套书时,我心里颇讶异。
  毕竟打从那年写过十二生肖玩穿越之后,就再没见过套书的组合了。
  如今……原来是为了出版社的二十五周年庆呀。
  话说十年前,花园系列就为了庆祝出版社十五周年庆,写了一套水晶的约定,而这一回是——银子的约定。
  “为什么是银子的约定?”我忍不住问了。
  “你不知道结婚十五周年是水晶婚,二十五年是银婚吗?”阿编如是说。
  我几乎可以瞧见阿编拨头发的践样。
  “喔……那我们要不要预约金子的约定啊?”
  是吧,我有幸写了水晶的约定,如今又写了银子的约定,未来再来个金子的约定,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是说……那时我都几岁了?)
  至于这本书的设定,基本上给的很简单,就是一个很有生意头脑的小姑娘,我稍稍调味——是个财迷却不为自己,有点刁蛮却只针对某人,看似放荡却义气至上,对我来说是个让我设定得很开心的角色。
  用更简单的一句话去形容,她是个身体比嘴巴还诚实的小姑娘呀。
  说得再狠再绝,心底依旧期盼,谁要她的男人让她发现自己原来会寂寞?她并不无敌,甚至是脆弱的,一如天底下的女人,坚强的不过是表面。
  庆幸的是,她遇到的是一个虽然死脑筋,却是个一旦认定了就不离不弃的死脑筋,只是他丢了记忆,多绕了一点路,给彼此多一点考验。
  结局自然是皆大欢喜,因为我不允许不欢喜的结局啊。
  最后最后,再跟读者们说一次,2020年是新月出版社创社二十五周年,不觉得2020(爱你爱你)年一定会是美好的一年吗?
  把所有不好的厌恶的烦乱的全都丢在2019年,我们一起期待2020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