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君请负责  第56章

作者:唐欢      更新:2020-04-21 14:40:55      字数:1381
  不,她不相信他会这样短命,她也不相信自己会这样倒楣!
  「我亲自上山看看!」董慕妍跳下马车。
  「大小姐,不可啊!」管事连忙拦着她,「山路太滑,万一再出什么事,小的们万死也难逃罪责了。」
  「不关你们的事,」董慕妍道:「若父亲问起来,就说是我要执意去的。」
  「不行、不行,」莲心亦一把拉住,「小姐,您不能去啊!」
  董慕妍努力想挣开莲心的手,却被她攥得更牢,她正想该如何避过这些紧张的下人,倘若能变成一只鸟儿,飞到山上去就好了。
  让她看一眼,确定他安不安全。
  「小姐,小姐,」莲心忽然道:「公、公子!」
  这丫头慌得语无伦次了吗?她定睛一看,就见莲心指着前方,结结巴巴的,「小姐,您看,是公子——」
  董慕妍顺着瞧了一眼,刹那间愣住了。
  那真是澹台浚吗?只见他正领着几个猎肩,步履蹒跚地从山上下来,彷佛是她在混乱中产生的幻觉……
  「真是澹台公子!」莲心兴奋道:「他没事、没事!」
  董慕妍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她想她那一刻定是傻呆呆地站着,直至澹台浚越靠越近,来到她的面前。
  他疲惫的脸上露岀浓浓笑意,难得她如此紧张他,隐藏的心思原形毕露,他彷佛还有些得意。
  「大小姐为何在此?」他故意问道。
  董慕妍本可以继续伪装,但她实在累了,今早至此,身心俱乏,她的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断了线的珠儿似的,再也止不住。
  「傻子!」澹台浚颇有些意外,连忙用手背替她擦泪,却发现自己的手背脏得很,顿时手足无措。
  董慕妍呜咽道:「小燕儿死了……」
  「怎么会?」澹台浚怔住。
  「你昨儿没回来,不知道……它今早忽然就死了,可能是病了。」董慕妍情不自禁依到他身侧,周身无力。
  「昨儿我上山釆菌去了,谁料雨下得太大,一时下不来,我们几个人便找了个山洞避雨,还好干粮带得够,这一夜也没饿着。」他解释道。
  他说得倒轻松,他可知道,这一日整个庄子都忙得炸开了锅?董慕妍嗔道:「从今往后,不许你再上山了,尤其是这样的雷雨天。」
  「大小姐,别忘了,我只是个帮工的,可不受你们庄子管朿。」澹台浚逗她道。
  「以后也不许你再帮工了,」董慕妍勒令道:「不许再叫我大小姐!」
  「那叫什么啊?」他装傻道。
  「反正,不许再叫大小姐!」她懒得再跟他啰嗦,现下头晕眼花,只想尽快回庄去,其他的事情,日后再慢慢跟他算帐!
  她缓缓靠到他的肩上,双手顺势垂下,握着他的大掌。
  他会意一笑,反手将她的柔荑包覆掌中,彼此听着对方的心跳声,还有低促的喘息。
  彷佛作了一个长长的梦,董慕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
  外面又开下雨,隐隐闪着蓝色的电光,雷声在远山处时断时续,然而今晚她却不觉得害怕。
  澹台浚就躺在她的身边,白色的寝衣像白色的昙花一样洁净,沐浴过后的他周身散发清爽好闻的气息,如同三月踏春时才能闻到的绿木香味。
  她刚刚动一下,他也醒了,微笑地瞧着他。
  「刚才,我梦见我们一起回了京。」董慕妍轻声道:「一同进宫见了太后与皇后娘娘,她们开口就提要给你纳个妾,气死我了……」
  「你气什么?」他笑意更甚,「这都是我将来要娶的正房娘子该操心的事。」
  又想逗她?这一次,她可不会再上当了。
  「明儿我就与父亲商量,找个吉日把婚事办了,」董慕妍道:「这样躺在一起,算怎么回事?传岀去也不好听,有辱公子你的声名。虽然,我是不介意的。」
  对现代人来说,同居什么的很平常。
  「你这语气,比皇后娘娘还霸道呢。」他覆过来,将她牢牢压在身下,嘴唇在她耳边摩挲,弄得她一阵痒。
  「别闹,说正经事呢!」董慕妍想避开他,可哪里是他的对手呢,只得由他揉捏。
  「婚事本该回京风风光光操办,」他缓缓道:「若在江左草草完婚,怕你们董家不会高兴。」
  「我能嫁岀去,他们都求之不得了,何况是嫁给你,哪里还会有什么不甘愿?」董慕妍道。若她的这些所谓亲人,只把她当成拜高的工具,她不要这个家也罢。
  「只怕皇后娘娘希望你回京……」她深叹一口气,「若你想回去,我便陪你。」
  「我早说过,这辈子也不想回京为官了。」他执拗道。
  「当猎户终究也委屈了你……」她忍不住道。
  何况,若像昨天那般雷雨的天气,他还得辛苦上山,她会牵肠挂肚,怕他危险。
  朝中虽然风云诡谲,毕竟会有一番大作为。
  对一个男人来说,若必须面对危险,好歹要选择值得的东西。
  「嘘——」他忽然吻了下她的唇,「以后的事从长计议,现在有更要紧的事得办一办。」
  什么啊,他就喜欢在这种节骨眼上对她动手动脚的,没正经……男人绝对都是色胚!「什么事更要紧啊?」董慕妍推了推他。
  「我快烈火焚身了,你说要不要紧?」他笑道。
  「在这庄里住了这么久,怎么就不能再忍忍?」现在话都还说完呢……
  「在这庄里天天烈火焚身,半夜睡不着觉。」他胡搅蛮缠,「你说我急不急?」
  呸!怎么从前没发现他居然这么油嘴滑舌?
  「对了——」有一件事,她还得问问清楚,「那本手札——」
  「什么手札?」
  「就是我那本手札,」她呶呶嘴,「你上次说,再不理我了。」
  想到那天,她就觉得十分委屈。
  对了,他还对裴娴妃说,她对他并不重要,随时可以退货……这些难道不该跟她解释一下?
  「哦,那天啊——」他似乎半天才忆起,几乎要笑出声来,「你如此聪慧,怎么就猜不岀来?当时的情境下,我也只能那样说。」
  所以,当时他存心要赶她到江左去,让她避开京中的危险?
  「你没相信慕丽的鬼话吧?」比如什么她从没爱过他之类的,她仍不放心地问道。
  「就算你为了荣华富贵才接近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依旧玩笑语气,「只要我喜欢就行了,比如别的女子也故意接近我,我有理过她们吗?」
  「所以你还是相信了?」她气得瞪他一眼。
  荣华富贵个鬼啊,他现在都没她有钱!
  「我觉得那本手札上写的,也有几分道理。」他忽然道。
  什么?
  「比如那些招式,还挺管用的,」他的笑容越加邪魅,「我也学了几招。」
  她一怔,一颗心提到喉间,「什么招式?」
  天啊,难怪他现在这么狡猾,也跟着那本书学坏了?
  「软磨硬泡……」他的唇再度袭来,与她耳鬓厮磨。
  哪、哪有这句话,她有写过这句话吗?
  算了,改天再好好看看那恋爱心理学,仔细研究研究,现在她全身绵软无力,思绪混沌,再也无心与他争辩……
  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比如明日该如何向父亲回禀?要不要回京?回京要继续为皇后娘娘效力吗?家里的生意她还要不要管?庆姨娘、董慕丽,这一切,她只要一想就头疼。
  她本以为,江左是世外桃源,原来,这世间没有纯净之地,她逃了又逃,却依旧像被关在玻璃罩子里的蝴蝶,不过一个无能为力的微渺生物罢了。
  还好,她现在有了一点小小的快乐,依在他身畔,得到一点小小的安宁。
  她会珍惜这有如指间沙般的幸福,努力不让它们再消耗殆尽。
  窗帘微动,午夜风凉,此间幸福,只有他知她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