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不二嫁  第39章

作者:莫霖      更新:2020-04-21 14:39:29      字数:1437
  「傻瓜,快睡觉。」抚摸他的脸庞,任由他靠在自己身上。拉过薄淡盖在他身上,她的眼里满是依恋,仿佛终于找到此生最眷恋的陪伴。「睡吧!好好休息,等你醒来.我们就回家……回台湾的家……」
  怀里的孩子睡着了,他也睡着,三人彼此依靠,围起的世界就是他们的家。
  不管要做什么,就算是上街捡垃圾也好,至少他们在一起。经过这么多风雨与折磨,他们的愿望还是没变,他们的祈求依旧单纯,那就是永远的陪伴。
  尾声
  这趟回家的路飞了很远,甚至多次转机,到了洛杉矶后,他们又跟那两个「救命符」一起飞到了东京。
  他们在日本待了一段时间,一来是因为那两个救命符也在东京玩了好几天,二来怀望身体不适,为了让这个这段时间到处奔波的男人能有多一点时间休息,他们也在东京停留了几天。
  沈怀望的身体状况一好转,他们立刻搭机从东京起飞,回到了台湾这个熟悉的家,甚至光回到台湾还不够,他们还连夜搭车,从北部的机场驱车回到南部屏东。
  一切就在一天内发生,早上才刚到机场,晚上就已回到了幼时成长的地方,虽然他们已不太认得路,但搭配着记忆里已然模糊的画面,他们知道眼前这熟悉的巷道就是他们长大的地方,却也是年少时期最想逃离的地方。
  好像从眼前这个路口一转角就可以到当年王阿姨住的地方,在下一个路口转弯就可以回到孤儿院……这些熟悉的地方曾是记忆里最遥远的地方,现在只要转弯就可以走到。
  沈怀望与陆致芳情绪都很复杂,他们很开心可以回来,但开心不足以形容他们的心情,喜悦的情绪中似乎还夹杂着哀伤的氛围。
  当年他们都想逃离这里,最后却最渴望回到这里;人生的际遇难以形容,只能庆幸自己还牵着彼此的手。
  他们暂时找了间旅馆住下,沈怀望答应她会给她和孩子一个安稳的家,这个家除了包括有形的房子,也包括无形的情感联系,也就是彼此永远不离弃的陪伴。
  陆致芳不在意前者,只在乎后者,有他和孩子的陪伴,住哪里都好。
  她这才了解,原来她没自己想得那么洒脱,原来她也渴望情感与爱。说不相信爱的人,却最快沉沦在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可能早在她亲口答应随他离开的那一刻起,她就将自己的心与情感都交给他了。
  当时或许因为姊姊即将嫁人,她对于孤独特别敏感,再加上眼前的他的陪伴太温暖、太诱人,她决定不管跳进的是火堆,还是幸福,都要往前走。
  幸好,现在看来,是幸福。
  但是她还有一个遗憾,那就是与她生命柏系的另一半,也就是她的姊姊陆致芳。
  尽管她曾在心里抱怨过这个将她一个人丢下的姊姊,却无法割舍亲情之间的联系。她关心姊姊,由衷希望她能幸福,尤其在自己已得到幸福之后。
  回到家乡,陆致芳看来若有所思;沈怀望都发现了,安置好一家人后,他对她说。
  「明天我们回去看看吧!」
  「回去哪里?」
  「孤儿院……你不是一直在想吗?」
  陆致芳怨言,眼神却泄漏了情绪,想回孤儿院却不一定能碰到姊姊,就算要主动去找,也不知能去哪里找。
  隔天他们一起出发去狐儿院,陆致芳碰到了还在院内服务的温修女,两人拥抱,场面温馨。
  温修女看着她,又看着她身边的沈怀望。「是当年那个男生吗?」
  「当然。」脸上带着笑容。
  「你看起来很幸福,这样就好。」
  陆致芳回以感谢的拥抱,对于还有一个人在意她的幸福,并时时为此祈祷,她只能感谢,并更努力让自己幸福,以此作为回报。
  走出办公室,沈怀望抱着杰森走在后头,陆致芳走在前头,她看着四周,似乎因此回想起过去的一切,沉浸在记忆里的她,让沈怀望不敢打扰。
  就在此时,前方走来一群人,彼此有说有笑,其中有个女人说话声音中气十足,语气里净是开心。「你们父子三个每次都不听我说话,好啦!我知道我笨啦……没关系,我以后跟我肚子里的女儿说话就好……」
  「咦!妈妈,那里有一个人长得跟你好像……」
  「对啊!」
  陆致芳看着眼前那群人.当然也看到那个有孕在身的女人,她身体微微发颤,眼眶蓄积着泪水。
  那个女人也注意到她了,也是同样的反应,她们向彼此走去,暂时抛下自己的丈夫、孩子,只想确认眼前那个人是不是多年来魂牵梦萦的那个人?
  「致芳,是你吗?」
  「姊……是我……」
  两姊妹直接走向彼此,抓住彼此的手,泪水不断掉落,她们激动得不停哭泣,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泪水模糊了彼此的视线。
  「你这个坏蛋,姊姊每年都来,都没碰到你……我们不是说好了每年都要见面的吗?」
  「对不起……姊姊,对不起……」
  「坏蛋……你这个大笨蛋……我好想你……」
  她们紧紧拥抱,为了这迟了十多年的相遇,值得用放声痛哭来庆祝。人生在世,分离的时间竟然比相聚的时间多,多到每分每秒的相聚时光都必须珍惜。
  芬与芳,终于再度相聚、飘香。
  不用开口问这十多年的分离岁月,不用去担心对方是否幸福,因为答案是肯定的,看看那跟在各自身后的男人、孩子,看看各自的男人脸上都是心疼的表情,就知道这个答案是肯定的。
  况且当初分离时,她们就答应过彼此,不管如何都要幸福,这个承诺她们都用十多年的光阴来实践,最后她们都没食言。
  至于细节,往后她们有数十年的光阴可以分享、可以彼此回味,现在她们只管哭泣,只管用泪水来洗去分离的伤痛,洗出重逢的喜悦。
  两姊妹难得重逢,彼此深谈许久,都知道彼此要再度当妈妈了,只是陆致芳没告诉姊姊这是她第一次怀孕。
  这样也好,她告诉自己,就把杰森当成她的亲生孩子,以报答怀望的大哥对他们的照顾,毕竟他们真的没办法替他报仇。
  沈怀望还在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走,事实上,光是那五千万美元就够他们享乐一辈子,但怀望不是那种安于现况的男人。
  听说姊夫跟怀望相谈甚欢,有意拉这个妹夫一起合作。沈怀望虽然没告诉姊夫有关他过去从事的工作,但从言谈之间,方少渊可以清楚发现这个男人是个人才。
  但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他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思索未来该怎么走,不管如何,至少现在他们在一起,这样就好了。
  那天沈怀望带着她来到一幢房舍,陆致芳带着孩子一起去看,怀望说要给她一个惊喜,所以她也不知到底他要带她去哪里。
  直到到达目的地,这才知道原来怀单要带她到他们末来的家。到达时,陆致芳满脑子的记忆全都倾倒出来。
  那栋公寓的一楼就是当年王阿姨住的地方。
  「这栋公寓现在属于一个人所有,他已答应将公寓卖给我,他急着脱手,所以价格还不错,但是还需要整修,我打算将这栋公寓改建,一楼是我们的客厅,二楼就做孩子们的房间,三楼是我们的房间,四楼可以……」他滔滔不绝的规画着将来他们的家。
  进去,这才发现角落有一辆推车,两人顿时无语,好似想起了当年阿姨推着推车到处去做资源回收的画面。
  事实上,过了这么多年,他们都不能肯定那辆推车是不是阿姨的,但是他们就是不能自已的联想到那位长辈。
  沈怀望走上前检查推车的状况,发现那辆推车还算新,可想而知,那不是阿姨留下的,但他还是推着推车往门口移动。「走吧!一起去捡垃圾。」
  陆致芳抱着孩子,脸上扬起笑容,她点头,跟着丈夫走出去,她知道他是开玩笑的,说什么他都舍不得让她过这种苦日子。
  但那是两人共同的记忆,记忆不论苦甜,都值得珍藏。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