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还来点餐吗?  第43章

作者:夏晴风      更新:2020-04-19 12:04:26      字数:1480
  孟辰阳听邵一棻感冒了,有些着急问:「棻棻感冒了……很严重吗?她会不会很难过?」
  蒋茵茵温柔地笑了,轻抚孟辰阳的头,「辰阳真好,这么喜欢棻棻。」她又看一眼孟辰阳怀里那大把糖果饼干,说:「常吃糖果饼干,人的抵抗力会变虚弱,容易生病,因为糖对身体不好……」
  孟辰阳望着怀里那大把糖果饼干,皱起了眉头。他不想邵一棻身体不好!
  蒋茵茵又接着说:「而且棻棻越来越爱吃甜食了,阿姨真担心,甜食会变成棻棻的最爱。万一棻棻爱甜食胜过爱其他人,那不就糟了?」
  「会这样吗?」孟辰阳从没想过这个可能,他突然觉得怀里的糖果饼干很碍眼……不等蒋茵茵回答,他仰起头对蒋茵茵说:「阿姨,我先回家一趟,等一下我再过来看棻棻。」
  「喔……好啊。」
  孟辰阳赶紧跑回家,没多久又来到邵家,蒋茵茵再次为他开门,见他怀里那一大把糖果饼干不见踪影了,她笑问:「你的糖果饼干呢?」
  「全被我丢到垃圾桶了!我不要棻棻爱甜食胜过其他人……」孟辰阳说。
  蒋茵茵柔柔笑出声,让孟辰阳进屋。
  从那天起,孟辰阳就爱抢邵一棻的糖果饼干,常把邵一棻气得牙痒痒。
  某天,就在她不知第几回被孟辰阳抢走正在吃的棒棒糖,邵一棻终于忍不住气呼呼地大喊,「孟辰阳!你为什么一直抢我的糖果跟饼干?我讨厌你!我不要再喜欢你了!我也不要再叫你小阳哥哥了!」
  那句「我不要再喜欢你了」,完全惹恼了孟辰阳。
  「不叫就不叫!反正小阳哥哥又不好听,像是在叫小绵羊,以后不准你再叫我小阳哥哥了!」孟辰阳也火大的喊了回去。
  他不要邵一棻喜欢糖果饼干胜过喜欢他……真是气死他了!居然为了一根棒棒糖,大吼说不要再喜欢他……太过分了!
  他的棻棻,果然爱糖果饼干胜过爱他了……
  呜呜……孟辰阳在心里气到流泪。
  番外五:充满神奇力量的无敌小娃娃
  新生婴儿房外一大扇透明玻璃,新生儿的亲属们在开放探视时间时,全挤在玻璃窗前。
  孟辰阳望着刚出生的宝贝小女儿,周遭泛着一圈粉红光,担心不已。
  接到通知也赶来探视的阎王晏,站在孟辰阳身边,看着孟辰阳,又看看那个全身冒着粉红光的小娃娃,沉吟了好片刻后才笑说:「不简单啊,不简单!」他低声在孟辰阳耳边说话。
  「什么不简单?」孟辰阳不明所以。
  「你跟邵一棻的能力,融合在你们的宝贝女儿身上了。」间王晏食指点了点唇,「你知道最厉害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其实他不是很想知道,他只想知道魔物会不会也把他的宝贝女儿当成上好的食物,吃了能功力大增的那种。
  「你女儿有超强的净化力,难怪一棻怀孕满三个月之后,原本浓郁的仙气会完全消失,原来是因为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啊!」连孟辰阳身上的淡淡仙气也被净化,现在这对夫妻气味就如寻常人,不再招魔物近身。
  「你的意思是魔物不会闻到她身上有任何气味,想来吃她?就像想吃我跟一棻那样?」孟辰阳一直很担心,自从他看到宝贝女儿身上泛着一团粉红光时,他的担心就没停止过。
  「魔物闻不到,她身上没有任何味道。不过……」阎王晏沉默了几秒,又转头对孟辰阳说:「你大概不知道,但医院通常有很多魔物游荡……可是很奇怪,今天我竟然没看到任何魔物……」
  阎王晏说完,望着新生儿房里的可爱娃娃,小女婴正对着他咯咯微笑。
  「一出生就会笑啊,」阎王晏喃喃自语,接着对孟辰阳丢了句,「你等我一下!」
  二话不说跑走了。
  好一会儿,阎王晏又跑回来,孟辰阳见他手里多了一个墨黑色的魔物,其他人自然看不见。
  阎王晏对他说:「好不容易隔壁小巷子里找到这一只,来做个实验吧。」他举起手里黑色的魔物,轻松将魔物拎到玻璃窗前,看着他们的小娃娃,脸上的微笑竟然变得更明显。
  阎王晏拎在手里的魔物原本在他手里有些挣扎,抟到玻璃窗前后,瞬间竟像株枯萎的草,居然动也不动地蜷成了一团……
  孟辰阳看着阎王晏,问:「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啊!」阎王晏表情好无辜,回说,「是你女儿做了什么。威力太强大了吧,她只要笑,大概十公尺内的魔物都会像我手上这一只……你看出来了吗?」
  「看出什么?」孟辰阳只能看到魔物毫无生气。
  「也是……你大概看不到魔物身上的魔气全被净化了。失去魔气的魔物,就像失去灵魂的人类一样啊!」阎王晏哈哈笑,觉得小娃娃实在太神奇了,根本天生的降魔武器。
  「你确定魔物不会来攻击她?」孟辰阳问,望着阎王晏手上动也不动的魔物,依然有些担心。
  「攻击她?它们躲她都来不及了……」隔着新生儿房的玻璃门,阎王晏对着小娃娃笑了笑,说:「等你长大后,当我的徒弟好不好呢?」
  原本笑着的小娃娃像是听得懂阎王晏的话,阎王晏才说完那一句好不好,小娃娃竟放声大哭了。
  这一哭,阎王晏手上的魔物,居然瞬间消失!
  新生儿房的护理师赶忙走过来查看,这小娃娃从出生到现在五、六个小时了,不曾哭过。儿科医师原本还很担心,可是检查再检查,确定小婴儿完全没有问题,就只是不像其他新生儿会放声大哭,医师拍打她的屁股也是没哭。
  没想到现在居然哭了……
  阎王晏瞪着空空如也的手,他不是魔物……但连他都感受得到小女娃啼哭的威力,大到让他手上的魔物在一瞬间消失。
  阎王晏对这啼哭的小娃娃,说了句,「不想当我的徒弟啊?」
  小娃娃止住了哭声,像是回答,小小一张脸漾起了微微的笑。
  「啊……你真的不想啊?」阎王晏又再问了一次,小娃娃依旧是平和的浅笑着。
  阎王晏只好吐口气,说:「好吧,你不想,也不能勉强你。你一定要知道自己不能太常哭对不对?」隔着玻璃窗,阎王晏笑道。
  「不能太常哭?为什么?」孟辰阳问。
  「你刚才不都看见了?她刚才一哭,大概方圆十公尺以内的魔物全被她消灭了。她身上结合了你跟一棻的技能,愤怒会让她发出最大的能量。」
  「所以……刚才你手上的魔物不见,不是你……是她?」孟辰阳满脸不可思议,他的宝贝女儿……也太厉害了吧!
  「当然是她!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把那一只害怕的魔物抓过来而已。」阎王晏拍了拍孟辰阳的肩膀,又说:「这下子,你跟一棻可以高枕无忧了,完全不用担心魔物会攻击你们的宝贝。不过……」阎王晏说到这里,没再往下说。
  「不过什么?」孟辰阳追问。
  阎王晏深深看了眼新生儿,「我们每个人来到世界上都是一张白纸。」阎王晏说,「因为是一张白纸,所以性格未定。如果将来她长成良善的人,对世界当然是件好事,但反过来说,她也可能变成世界的灾难……」
  孟辰阳瞬间理解了阎王晏的意思,阎王晏看着玻璃窗里的小女娃,又问了一次,「你确定不想当我的徒弟吗?」
  小女娃立刻又大哭起来,阎王晏只好赶忙安抚。
  「好,不当我的徒弟就不当,别哭了喔!上天有好生之德,虽然是魔物,但也是生命……乖……」
  小女婴的哭声瞬间停住了。
  「你真乖啊,听得懂我的话……」阎王晏吐了一大口气,严肃又认真的对孟辰阳说:「你跟一棻责任重大,这孩子将来是好是坏,影响巨大,得费心好好教。」
  孟辰阳突然觉得,当父母的心脏真的要很大颗、肩膀真的要很有力……
  望着新生儿房里的宝贝女儿,他叹口气想,他该担心的居然不是魔物会不会攻击女儿,而是将来他的宝贝女儿会不会变成为世界带来灾难的大坏蛋?
  人生真是条布满荆棘的道路,总有担心不完的事、面对不完的难题啊。
  罢了!他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一生能跟深爱的人相守,已经很幸运……人还是不要太贪心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