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门闺秀(下)  第38章

作者:田芝蔓      更新:2020-04-19 12:03:31      字数:1432
  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苏灏辰先是瞪了动作慢吞吞的正梅一眼,然后变脸似的迅速换上笑脸,回头望向他心爱的夫人。
  “娘子,这礼是俗气啊。”
  “哪家的孩子满月不戴着长命锁讨吉利的,要说俗,咱们大姑娘出生的时候,你怎么就给她打了个一两重的金锁啊?”
  “我打的金锁自然不一样。”
  曲纤珞让正梅喊了奶娘进来把她怀中刚满月的儿子抱走,再让正梅把三岁的女儿也带出去,这才坐到苏灏辰身边,戳了戳他的胸膛。
  “你一个大男人的,心眼怎么这么小?当年你成了皇商,承璟哥哥也送礼来,要不是我拦着,你也早丢了。”
  三年前,皇帝听了李志泰告诉他苏灏辰的故事,知道他想申请水路通关权被赵玉柏所阻,当下只笑赞了故事精采,但事后又命人好好查了一番,因此查出掌管通关权的官员收了赵玉柏贿赂的案外案。
  皇帝后来没有赏给苏灏辰什么金银珠宝,而是赐给他皇商的招牌,并给了苏灏辰一直由请不过关的水路通关权。
  “我才不需要他祝贺,他永远消失就是最大的礼了。”
  三年来,苏灏辰与曲纤珞的事业皆发展得如日中天,曲纤珞的茶行因为当年与朝廷做生意而大发利市,苏灏辰由皇帝那里得到水路通关权的赏赐后,这几年又一步步的取代了兴亨当年掌握的水路,如今他的久蔚在商行里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而当年离开的高承璟说来也争气,分家之后小有成就,也算是地方上有名的商行。
  倒是同鼎在衢阳的本家因为生意拚不过久蔚商行,后来被收回皇商之名,最后甚至经营不善迁离了衢阳。
  “都不知道你吃什么味,承璟哥哥都已经成家了。”
  提这事苏灏辰还不气,一提脸又拉得老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高承璟娶了一个长得跟你很像的女子,而且那女子听说也甚有经商能力。”
  曲纤珞双手捧着苏灏辰的脸,取笑他,“怎么,你能娶一个商人妻子,人家就不行?”
  “你听话只听一半的吗?那女子听说像你啊!”苏灏辰话刚说完,就又觉得醋海阵阵翻涌,气得把曲纤珞拉进怀里紧紧抱着她,“不说了,说了反而刺激自己,真不舒服。总之你只能是我的,他连娶一个像你的都不行。”
  曲纤珞倚在他的怀中,眼神变得幽远,“你啊,对我还是这么霸道啊。”
  “我怎么霸道了?我明明对你既温柔又体贴。”
  “你可记得我在桂花林救了你时,你紧紧抓着我的手不放呢。”
  “我那时伤得很重,只知道救了我的小姑娘很美,舍不得离开她,难道那时我抓着你不放,就让你芳心暗许了?”
  “怎么可能,我吓得一把你医好就不见你了不是?”
  曲纤珞白了他一眼,他对自己太有信心了,不过她对他虽不是一见种情二见倾心,但多年后在茶行里再见到他时,的确就对他有些动心了。
  “所以当时我在心里赞你美,你却是讨厌我的?”
  “不是讨厌,是你身上的伤太吓人了,我觉得我们不是一类人,所以想逃开。”
  苏灏辰把脸埋进曲纤珞的肩窝,原来他们险些错过彼此了,“幸好那日我去了茶行。”
  曲纤洛看他一个大男人还撒娇,笑着推了推他,“好了,今天是咱们儿子的满月宴,该出去招呼了。”
  苏灏辰还不肯放开,闷在她的肩窝,“阿珞,我好爱好爱你。”
  曲纤珞露出幸福的微笑,拍了拍他的头,“我也好爱好爱你,所以……别再吃承璟哥哥的醋了。”
  苏灏辰本来听得觉得心头流淌的不是血而是蜜了,结果她就接了一句承璟哥哥,他气得抗议,“跟我诉爱的时候不要提那个人的名字。”
  曲纤珞无奈,把苏灏辰的脸推开,倾身给了他一个吻,才接着说:“灏辰,我也好爱好爱你。”
  苏灏辰一喜,抱着曲纤珞就是深吻,当曲纤珞发现自己被抱起来时,她想拒绝、想告诉他外头还有不少宾客,但苏灏辰不理会她,硬是把她抱进房里去了。
  厅里招待宾客的萧氏久久等不到女儿女婿,她虽然是岳母但不是苏府的主人,也没有住在苏府,不禁纳闷女儿女婿是把这场子全交给她吗?
  在招待宾客时,萧氏意外看见被她找来帮忙的顾总管正看她看得双眼发直,萧氏理了理仪容,发现没有什么不整齐的才瞪了他一眼。
  这男人,说了要他低调些,他是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已经接受他的求亲吗?
  顾总管发现自己被瞪了,这才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
  萧氏暂时饶了他继续招呼客人,接着就看见被派去叫人的正梅回来,还给了她一个为难的眼光,此时萧氏终于猜出曲纤珞的房里是什么光景了。
  她摇头笑了,这女婿啊,该怎么说他才好啊!
  ——全书完
  后记
  这个夏天,蔓蔓在追剧、看网文、写大纲之中过去了。
  写完这本书后到新书的开稿,蔓蔓间隔了三个月的时间,在修改大纲的空档之中,追了几部之前一直没空追的剧,然后深深的觉得,终于有一点自己的时间了,真好!
  可也因为追了几部剧之后,突然发现……想要支持台湾自家的电视剧居然变成一个很困难的事情。
  去年一整年,蔓蔓十分忙碌,忙到让蔓蔓觉得自己一天睡五个小时都是浪费,因此错过了一些朋友推荐我看的剧。
  蔓蔓有个怪癖,喜欢看虐男角的戏,男角哭得越美蔓蔓越爱;男角吐血、受伤,血喷得越美、吐得越美蔓蔓越爱。
  比如:《他来了请闭眼》,当大家在迷恋薄靳言的时候,我却因为李熏然被绑架、虐待的画面而看着他眼冒爱心。
  所以,以这个点为基础,去年朋友一直跟蔓蔓推荐一部戏,蔓蔓因为忙就错过了,这个夏天我意外的在网路上找到《镇魂》这部剧,还迷恋上了戏里会流泪、会吐血、被鞭打的沈教授。
  其实这样的画面要演得美,演员的演技必须要很好,在蔓蔓疯狂的迷恋上演李熏然的王凯及演沈教授的朱一龙,用私人FB及粉专狂刷这两个人的时候,蔓蔓的朋友以翻到天际的白眼看着蔓蔓说——
  “还记得去年我推荐你看一部网剧吗?”
  呃……蔓蔓的金鱼脑这才记起了原来去年朋友就跟我提过了《镇魂》,说了虽然剧本把原着改得惨不忍睹,但男主我一定会爱。
  好,我错了!下回朋友推荐我看什么戏,我再没时间也至少努力看个一两集,真的没空再搁下,免得错过了全世界……
  就像现在正流行的《陈情令》。
  其实在它还是网文《魔道祖师》的时期,就有朋友介绍我看,因为我非常喜欢看小说,而这小说当时又很红,但蔓蔓一打开网页看见了一百多页的时候,当下就没啥动力看了。
  直到出了动画……
  身边的朋友开始疯狂的陷入《魔道祖师》的坑,我看了几集,一大堆凶尸什么的,对总是三更半夜看剧的我,实在不是很看得下去,就这么搁下了。
  接着,又过了一年,它出了真人版《陈情令》,蔓蔓又正好有空,就看完了。
  在一连追了几部戏之后,我突然发现……都是陆剧啊!
  其实台湾曾经有戏剧王国的美名,为什么现在蔓蔓打开电视只看得见政论节目及谈话性节目?
  难道台湾的作者写不出像《魔道祖师》这样的小说,台湾的电视拍不出《陈情令》?
  肯定行的啊!但曾几何时台湾的电视台不拍了,变成找一堆通告咖说一些八卦、家丑甚至是被质疑后马上说是做效果的节目?
  当然,台湾还是有很多优质戏剧的,像最近蔓蔓在追的《俗女养成记》,道具、服化都很考究,就是一部不错的戏剧,只是这原本应该不是凤毛麟角的才是啊!
  说来真有些恨铁不成钢,希望有一天,我们在追的剧,台剧能占更大一部分,我们在追的小说,台湾作者能占更大一部分,告诉所有人,我们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