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岸请君回头望  第46章

作者:蔡小雀      更新:2020-03-14 13:33:11      字数:1269
  「娘娘!」杨海心脏陡停,嘶声裂肺地绝望哭号。
  「娘娘!」明卫和隐卫回头,惊骇得肝胆欲裂。
  安鱼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尖锐凤簪直直往自己心口方向插落……
  瞬息间,她脑中浮现的却是严延俊美的笑颜,深情专注又盛满喜悦的眼神,那漂亮的凤眼,彷佛会发光……
  萸娘,我一直没变,我知道,你也从来没有变。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往后,你只需要信我便是。
  萸娘,你才是我的妻,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永远都是。
  她颤抖地闭上眼,泪水滑落……
  耳畔,依稀再度听见他低沉嘶哑的呢喃——
  浑沌迷茫了三年,才终于幡然醒悟到,朕是爱你的……是一个男人心悦一个女人,情深不能自已的那种心动和念想,而不仅只是姊弟亲情。
  萸娘,你不爱阿延了吗?
  爱……阿延,萸娘一直爱着你啊,从前世,到今生……从未改变。
  而这一刻,我也终于明白了你的情意,却可恨来不及了……我竟来不及跟你说一声……
  我信,你爱我。
  仅是一弹指间,她终于看清了自己、也看清了他的心,可万万没想到领悟的刹那,竟是她再次临死前夕——
  「娘娘,别怕!」
  下一霎,有个清亮女声在她耳边响起,同时间乍然暴出的是裂空鞭子声,以及乐正婥不敢置信的痛嚎和凄厉尖叫……
  安鱼身子一松,随即被某个柔软却强大的力量一提而起,还不及换过气,身子便再恍如脚踏云端般飘然而落。
  她缓缓睁开眼,茫然恍惚,心脏跳得奇快,却一眼就看见英气勃勃的少女咧嘴对着自己笑。
  惊魂甫定的安鱼眨了眨眼。「……薛、薛昭容?」
  「哎啲!娘娘,你刚刚可吓坏我了。」薛昭容一脸笑咪咪的,手中的鞭子不知何时又收起,缠回了腰上。
  「要是你当真有事,不对,甚至只是掉了层油皮,我都没办法跟我家春秋哥哥……啊,不是,是无法对圣上交代了。」
  「……」安鱼傻傻地望着她,脑子还尚未回过神来。「谁?」
  「圣上啊。」薛昭容瞥向乱糟糟的局面终于被隐卫控制住了,杨海满脸眼泪鼻涕地直往这边跑来,忍不住打了个机伶,吐吐舌。
  「杨公公哭得也太丑了吧……唉,我说娘娘你快点跟圣上修成正果好不?你们真是神仙打架,我们这些小鬼遭殃,我一个云英未嫁妙龄少女牺牲名声进来伺机保护您也就罢了,您瞧杨公公都快被你们折腾死了……」
  「……」
  「啧啧啧!」性情跳脱活泼的薛昭容眉开眼笑,眼角余光又瞄见了那被人押在地上啃泥,狼狈不堪的乐正绰,不禁更乐了。
  「看看咱们的贵妃娘娘,平素一副国色天香人模人样的,手上却沾了那么多的人命和鲜血,今儿也算是老天有眼,报应不爽了。」
  安鱼顺着她的目光望向了一身凌乱双眼怨毒,处在暴怒惊骇绝望中,却还满口妄言狂语的乐正婥。
  「娘娘,其实贵妃从来不是你和皇上以为的那种深情温软良善女子,」薛昭容也不笑了,感慨道:「她爱的,始终是她自己和权势地位罢了。」
  「你和皇上,谁也不欠她的。」
  良久后,她低低叹了一声。「不,她始终帮皇上生了一个女儿,妇人十月怀胎,历经分娩生死交关之痛,从来不容易。」
  薛昭容闻言急道:「娘娘,皇上对您百般着想,您可别为了心软,就叫亲者痛仇者快啊,那您、您也太对不住皇上了。」
  安鱼目光温和地看着这个眉宇飞扬快意恩仇的姑娘,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好孩子,我明白你想劝我的,谢谢你。也谢谢你救了我和阿延一命。」
  薛昭容怔住了。
  眼前这清秀少女看着甚至比自己还小,可是在这一刹,却令她感觉到一种慈悯怜爱、温柔和蔼如万丈春风的温暖气息……
  母仪天下,暖泽八方。
  「她为皇上做的,我和皇上不会忘记,不论好坏,抑或善恶。」安鱼眸光澄澈朗如皎皎明月,平静地道:「国有国法,一切就交付宫规国法处置吧!」
  终曲
  当天稍晚,严延收到消息时,吓得魂飞魄散!
  他急如星火赶到了披香殿,甚至在过殿门的时候摔了个大大的跟头——
  扑通地好大一声巨响,内寝殿榻上的安鱼愕然地抬起了头,一见高大挺拔的严延摔得七荤八素的模样,连忙放下了手上正折着的衣物,起身急急小碎步奔了过来。
  「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一样?」她伸手要搀扶他,却被他紧紧揽进了怀里。
  他的气息炽热狂乱,胸膛紧绷纠结,甚至感受得到那明显剧烈惊惶狂跳的心跳……
  她身子渐渐放柔软化了下来,乖顺地依偎在他坚硬紧箍的宽大臂弯里,轻声宽慰道:「我没事了。」
  「又说没事?」他声音瘠哑破碎哽咽,浑身发抖完全克制不住,大手至今依然一片冰凉,死命地紧搂着她,半分不敢也不愿放开。
  「不准再有事……朕……我再也不能失去你了……萸娘……」
  她心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热泪盈眶,只能紧紧回抱着他的劲腰。「好。」
  「往后一定要让我比你先走……」
  「别胡说!」她泪汪汪地慌忙捣住了他的嘴。
  他一双赤红深邃凤眸泪光闪闪,一字一字郑重地道:「我,真的再承受不住那样的痛苦了。」
  「好,」她抖着手缓慢地为他拭泪,深深地、痴痴地望着他,含泪道:「那我们生同衾死同穴,一起白头,一起终老,一起入皇陵,天上也好,黄泉也罢,我都跟着你,你都牵着我,我们一起。」
  严延大大一震,泪雾弥漫的凤眸里涌现了不敢相信的狂喜。「你、你信我了?萸娘?」
  「是。」安鱼满眼爱怜,指尖温柔地描绘过他浓密斜飞的眉,漂亮凌厉好看的眼角,高挺的鼻梁和形状优美柔软的薄唇。
  「我原来准备着要离开皇宫,离开你,我甚至缝制了许许多多的衣衫鞋袜帕子留下,只为最后做个念想……可我现在后悔了。」
  「萸娘……」
  「因为我也不想遗憾终生,不能及时和你相爱相伴,一生厮守了。」
  严延再也忍不住泪崩了,欣喜若狂,又笑又泪,哭得一塌胡涂。
  「我……我也好怕你离开,我、我甚至命卫春秋务必把皇宫皇城内外九门看守得牢牢的,连只鸟儿……蝴蝶……也别想越过九门……我满脑子只想着,就算让你恨我,只要你别离开我就好……」
  「傻阿延……」她也哭惨了,小脸鼻端红通通的。
  「笨蛋。」
  「我若是不笨,又怎么会弄丢你?」他哽咽道,「可这次,再不会了。」
  历经了阴和阳,饱尝了伤与痛,这对大阙王朝最为尊贵且至高无上的帝后,终于得以再度龙凤双合,鸳盟夙缔,夫妻团圆。
  大阙王朝乾元五年,贵妃狂悖,帝废之,公主改玉牒于淑妃膝下。
  同年腊月,帝废六宫,亲迎新后安氏。
  安后为帝诞下三子一女,帝宠后爱儿如命,一生珍之……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