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家命里缺一位(上)  第31章

作者:田芝蔓      更新:2020-02-02 07:06:37      字数:1492
  于是她又去见那牙人,磨磨蹭蹭的服侍了他半个时辰,那牙人才为她送来一套干净的粗布衣裳及一小盒香料,让她可以为季茹雪好好打扮一番,以便把她送去张府。
  「我初来乍到,怎知道那张老爷是个什么人,要知道了也不会把亲闺女给送过去。」
  季天佑冷笑数声。是!茹雪是姑母的亲闺女,但她是姑父的亲闺女吗?姑母当年那件荒唐事谁人不知,只是碍于季家的势力没人敢明说罢了,姑母被始乱终弃,对茹雪的亲爹只有恨意,若非茹雪是她的亲闺女,哪里会不冷不热的养着,早丢弃她了。
  而那个长相平庸懦弱无能又是招赘的姑父,可能好好待这个来历不明的闺女吗?知道把闺女送去张府会有什么下场他不管,只差没明讲要卖闺女了。
  「姑母,我一句没说张老爷是怎样的人,你完全是不打自招。」
  「我……」季氏因为无话可说,只好破罐子破摔,耍起无赖来了,「不让茹雪去张府工作,我们一家子怎么活?难不成你要养我们吗?」
  季氏直到此时才发现设粥棚的人竟是季天佑,心知他是发达了,想不到他失了季家的所有家产,竟然还能重新发达起来。
  「要我养你们?姑母说这话不脸红吗?我爹死后,姑母是怎么侵吞了季家的产业?要不是我爹在世时看出姑母不是个安分的,以我娘的名义置产,我及我娘怕是在他过世后就要流落街头了。」
  「既然是季家的产业,怎能交给你娘,万一她改嫁了怎么办?我这是在保护我季家的产业,更何况你和你娘根本没有流落街头,我待你们也不薄啊!」季氏开始还有些心虚,说了几句后,就变得理直气壮。
  「那是姑母以为我娘醉心厨艺,不懂得经营,你一直觊觎着我爹留下来的家产,才对我娘好的不是吗?要不是我爹同时留了忠心的掌柜,怕是那些产业早不存在了。」
  「忠心的掌柜?」季氏想起季天佑从军前发生的事,毫不留情的笑话他,「你那忠心的掌柜如今人呢?你不是被自己的掌柜背叛,才心寒从军的吗?」
  事实上,是季氏误会了,季天佑从军前得知母亲尸骨未寒,姑母就要藉口爹遗留下来的产业都是未分家前所购置的,该当还给季家,于是他让信任的莫掌柜变卖了所有产业,改到他处置产,然后自己才去从军,避开了这些纷扰。
  「不管莫掌柜做了何事,都无法抹杀姑母你想侵吞爹留给我的产业的事实,如今见你死性不改,我不能容许茹雪跟你们过日子,你们大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自生自灭我也不理,茹雪得留在我身边。」
  「你凭什么?茹雪是我闺女,我要怎么安排她的未来是我的事。」
  「有你这样把亲闺女推入火坑的娘亲吗?」
  「你再不放人我就去官府告你。」
  季茹雪过去一直不知道娘亲曾做过这样的事,还想着舅母在世时,两家还算要好,舅母一离世,怎么天佑哥哥从军去也不曾告诉她一声,原来发生过这样的事,难怪天佑哥哥再也不想与她家有任何瓜葛。
  思及此,季茹雪抽回自己的手,从季天佑的身后走出来,「天佑哥哥,我不能让你这么做。」
  「茹雪……」
  「我娘对天佑哥哥做过这样的事,我怎么能恬不知耻的受天佑哥哥保护?更不能因为我的事,让天佑哥哥被我娘告上官府。」
  季天佑很无奈,姑母这一家子他本是完全不想理会的,但茹雪是没被姑母养坏的,相比那个还大他一岁的纨裤表兄,以及仗着季家家产整日花天酒地的姑父,加上日复一日败光家产的姑母,端庄有礼的茹雪简直是一股清流,今日他若放手了,茹雪的未来将只有悲惨二字可言。
  「我明白了,你们就到我庄园里来做事吧,我先把你们分配到荷坞工作。」
  季氏知道季天佑心疼表妹,自然拿乔,「太辛苦的工作我们可做不来。」
  「我早知道姑母会这么说,荷坞是个酒肆,我可以让姑母来安排姑父及表兄的工作,但姑母别忘了,你只管人,酒肆的经营及财务可是别人打理,不许插手。」
  季氏当然不肯安分的只当个小小的管事,心中盘算着最好能捞个掌柜做做,梁俊识字也懂作帐,若能让他进帐房,那整个荷坞的营收有多少,还不是他们说了算?若能再把儿子季天赐给拉来做采买,那整个荷坞不就等同是他们一家子的了。
  看来虽然不能把茹雪给送去张府,用她来牵制季天佑倒也是个好法子。
  「好吧!就这么说定了。」
  「可是……」季茹雪还想拒绝,她怎么能让爹娘如此得寸进尺?
  「茹雪,还是你改变主意了,想去张府工作,你挑一个。」
  听到娘亲这么说,季茹雪噤声了,她就是害怕被送去张府才从娘亲的身边跑了,如今碰上了季天佑,他愿意伸出援手,她怎可能想着去张府工作?
  「茹雪,不用再想了,就这么定了。」季天佑下了决断,回头就给张士玮命令,「士玮,安排个人先把我姑母家送去庄园。」
  张士玮应命,立刻去张罗人手。
  唐珺瑶觉得心闷,甚至有些疼痛。荷坞是她与季天佑一同规划的,季天佑十分感谢她的建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来日若酒肆开张了,要给何昆做采买,因为他信任她,也会信任何昆。可如今季天佑轻易就把他姑母一家子给纳进荷坞里,未来还有爹的位置吗?
  想到这里,唐珺瑶又暗自己不知歹,荷坞不是她的,她只是帮忙策划而已,而且为的还是偿还季天佑的恩情,她怎么能藉此认定一定要给爹安排一个位置呢?真是太不应该了。
  看着季茹雪感激落泪,季天佑心疼安慰她的模样,唐珺瑶揪着心,默默地转身离开了,这是他们一家子的团圆,不管是当年做为师傅的徒儿,还是如今只是个青梅竹马的妹子,她的存在都是突兀的,她不该打扰了他们。
  「茹雪,我让你见见一个人,可能会是你未来的表嫂。」说到最后一句时他是附耳在季茹雪耳边说的,就怕给人听见了,面皮薄的唐珺瑶又要害羞。
  「也该有这个人了。」季茹雪破涕为笑,要不是天佑哥哥从军去了,能到现在还未娶妻吗?他生得如此帅气英挺,一直有不少姑娘家暗恋着呢!
  「但她死脑筋还转不过来,我还在想办法让她相信我的真心,说来这个人你不陌生,就是珺瑶……」季天佑抬头要找人,却发现唐珺瑶不知何时已经不在了,他觉得疑惑,当下本想到五奇寺前的摊子上去找她,可粥棚这边他暂时抽不开身,便想着这事先缓一缓。
  「是方才先认出我的人吧!我就觉得她很面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她不知跑哪去了,改日我再带你去见她。」
  「说来舅母当年本就有意撮合你们,都是天佑哥哥老是嫌瑶姊姊还小。」
  「她那时是真的还小啊!都还未及笄,我怎么会想到什么男女之情。」
  「如今后悔了吧!」
  季天佑的确后悔,当时的他确实无意,娘亲过世之后也再没人提起此事,唐家后来也把唐珺瑶许给他人,若当年他依了母亲先把亲事订下,是不是唐珺瑶就不会多过那五年的苦日子?
  「天佑哥哥,别难过,或许有些感情,就是要第二回才能圆满的。」
  「你啊!自己只是个孩子,还敢老气横秋的给我忠告。」季天佑说完,用力地揉了揉季茹雪的发顶。
  「天佑哥哥,这种揉发顶的事你对着瑶姊姊做就行了,不要对着我做。」季茹雪抗议着。
  季天佑笑得甜蜜,甚至甜得让人有些刺眼,季茹雪不知道自己那个英姿焕发的天佑哥哥,怎么想起瑶姊姊就成傻子了。
  「她啊……我怎么舍得用力揉,都是轻轻拍的。」
  「天佑哥哥说这些都不害臊吗?」
  「有一日你遇上了喜欢的男子,就知道这个时候顾不上害臊了。」
  看天佑哥一脸幸福的模样,季茹雪才放下心,虽然娘做了坏事,夺了不少该属于天佑哥的家产,但至少娘亲是得到教训落得身无分文的下场,而天佑哥则是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没被当年的事所影响,这真是太好了。
  「天佑哥哥,为了我,你收留了我们一家,这样真的好吗?」
  「放心,你娘想做什么我看在眼里,绝不会让她如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