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28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129
  他眼带笑意,牵着她的手往他们夫妻所住的院子走去,「是的,有了你的解药,跟你替他所特制专门调养身体的药丸,信儒恢复得很快,今早已经可以上朝。」
  「不是吧,这速度也太快了。」她算了下时间,不过十几二十天,这都能上朝了?
  他将她耳畔的一缕碎发绕到耳后,道:「皇兄大喜,便将大任务交给他。」
  「身子才刚好,就派任务给他?」她很不认同的微蹙着眉头。
  「放心吧,只是挂名,为了让他的声望好一点。」
  她听出了弦外之音,「莫非……皇上心里已有决断了?」
  齐谕点头:「是的,二皇子已经完全被皇兄屏除在继承大统的人选外,只要这几件事处理完善,太子之位就非信儒莫属。」
  「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很好奇,皇上让他负责什么大事?」
  「朝堂大官叛国之事,这件事情处理好,信儒不管是在民间或在朝堂上,都会得到很高的声望,这有助于他日后继承大统。」
  「这事就像把利刃,处理得好就好,处理不好,很有可能把自己多年的心血赔进去。」
  「放心吧,有我在,定能将信儒推上太子之位。」
  他牵着她在造景优美的庭院里漫步,来到岔路口,晚风徐徐,迎面吹来淡雅的桂花香。
  他足下一拐,继续牵着她往两旁种满桂花的蜿蜒小径走去,只见桂花一朵朵盛开,清风拂过,金黄色小花如雨般簌簌落下,飘香满园,沁人心脾的香气让人闻到便陶醉其中。
  她抬手拂掉落在他肩膀上的桂花,忽然想到他最近忙的事情,她眨着眼看着自信满满的他,「莫非……你最近在秘密处理的那件大事,跟这件事情有关?」
  「是的,已经到了收网阶段,届时一网打尽,一个都别想逃。」他细心地拿掉落在她发髻上的桂花,点头道。
  「瞧你胸有成竹,我不管你是否有十成的把握,我只要你记住,保护好自己,不要让我跟孩子担心。」
  他俯身细细吻着她的耳,在她耳边暧昧低喃,「放心,我有你跟两个小家伙,我会为你们保护好自己。为夫才初尝这鱼水之乐,怎么舍得丢下娘子?更何况,为夫还想跟娘子多生几个小家伙。」
  闻言,她脸蛋乍红,抬拳捶了下他的胸口,「在外面怎么这么不正经,也不怕别人听到。」
  他张嘴将她圆润的耳珠含进口中轻吮逗弄,低语调戏着她,「这里只有我们夫妻两人,有什么好害羞的,若不是现在天色还早……」他最喜欢看她脸蛋羞红的样子,每每见到她这羞怯娇俏的模样,他总是会感到一阵心猿意马,明知在外头不合时宜,却又忍不住想要逗弄她。
  「还说,别说了!」她眼尾余光瞥到不远处有个穿着墨绿色衣衫,身形魁梧的男子疾步朝他们走来,赶紧又捶了他两下,「有人来找你了,快放开我。」
  他眼尾微挑,看清来人,很不情愿的松开她。
  这时那男子已经来到近前,对着他抱拳作揖。
  「陈武,何事?」
  「见过王爷、王妃。王爷,有情况。」陈武向前在齐谕耳边用着只有他们两人听得到的声音禀告。
  蓦地,齐谕脸色一变,语气瞬间冷如冰凌:「确定?」
  「确定,双方今晚约在……」
  唐昀若一脸疑惑的看着脸色突然大变的齐谕。
  不等她开口提问,齐谕已恢复泰然神色,愧疚地看着她,「蕴儿,看来今晚陪两个小家伙用膳这事要失约了,你帮我向他们道歉,为夫现在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马上前去处理。」
  她点了点头,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你快去吧,他们两个我会帮你安抚好的。」齐谕又看了她一眼后,领着陈武快步离去。
  第十七章 尘埃落定(1)
  「王妃,天冷,喝点热茶暖暖身子,这是按着您写的方子熬煮的养身茶。」青荷端着刚泡好的养身茶来到。
  愈接近深秋,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坐在院子里看书,同时监督两个小包子练功的唐昀若放下手中的医书,随意拿起飘落在石桌上的一片红叶当书签,夹在医书当中,而后接过青荷递来的养身茶。
  她不疾不徐的吹拂茶汤上的热气,浅呷了口,视线落在打拳已经打得虎虎生风、十分有架式的两个小包子身上。
  「王妃,小少爷们的架势愈来愈纯熟流畅了。」
  「是啊,想不到他们对武术这么有兴趣,练习是一天都不肯落下。」看着他们,她心头有一种骄傲油然而生。
  主仆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一名穿着枣红色衣衫的小丫鬟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脸色苍白,上气不接下气地道:「王妃,发生大事了,赵管事让奴婢来通知您,赶紧回院子,上好门闩,千万不要出来,赵管事已经加强了您院子的戒备,这段期间除非必要,不要出院子。」
  「没头没尾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唐昀若一脸不解的问。
  「二皇子勾结云霄国的人在京城作乱,王爷第一时间便下令关闭城门,现在……现在二皇子挟持着三公主,威胁王爷开城门,派兵保护他到边境。云霄国派来救他们太子的那些人,也抓了不少公主、郡主与王妃……威胁王爷打开城门。」小丫鬟将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转告一遍,「所以赵管事才会要奴婢赶紧来通知您,千万别出院子……」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过二皇子为何要挟持三公主?他们可是一母所生。」唐昀若陷入沉思,这二皇子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竟然要挟持自己的胞妹逃命?
  她突然想起一事,瞪大双眼,难不成那背后之人是……二皇子!
  神色一沉,她倏地起身,朝两个小家伙招了招手,「你们两个别练了,先跟娘亲回院子。」
  娘亲的脸色忽然变得不好看,两个小包子不敢调皮,赶紧跟着她回去。
  门才刚上好闩,兵刃相碰所发出的铿锵声与喊杀声便断断续续地传进院子。
  听着外头的凄厉哀号,唐昀若抱紧两个小包子,屏气凝神,仔细听着外头的动静。
  齐信宏会带人闯进王府,一定是知道破坏他春秋大梦的人是齐谕了,齐谕又是负责这次任务的统领,是他下令关闭城门的,齐信宏抓住他们母子三人其中之一,就能威胁齐谕打开城门,这比抓任何皇族成员都来得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