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23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134
  她微侧着脸与他凝满火热情感的黑眸对视,那眼神太浓烈,看得她不禁脸红心跳,有些羞怯地问着,「怎么一直看我?」
  「本王被王妃给迷住了,无法移开眼。」
  「王爷,你不觉得你愈来愈不像原来的自己了吗?说好的高冷、寡情、沉默呢?怎么一个个不见踪影?」她挠了挠他挺直的鼻梁,调侃着。
  「他们在遇见你之后,就弃本王而去,追不回来了。」
  「真是我的罪过,不过王爷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本王从未后悔过。」他轻轻笑了声,翻身将她压在自己健硕的体魄之下,手指温柔的抚触着她的眼睑,低头吮着她的娇艳红唇,低沉嗓音充满诱惑,「蕴儿,为夫有说你今天很美吗?」
  暖流自指尖顺着血液流入心扉,温柔的嗓音如羽毛拂过心尖,热情缠绵的吻驱走了她最后一丝怯意,伸手圈着他的颈项,回应着他挑逗人心又缱绻的吻,「现在听到了。」
  随着拥吻愈来愈缠绵,他们沦陷在彼此的热情之中,忘了外头等着敬酒祝贺他们的宾客。
  「砰!」
  贴着大红色囍字的门扉被用力推了开来,发出剧烈的碰撞声。
  两个穿得喜气洋洋,像年画上小仙童的小家伙冲了进来。
  「爹,娘。」
  早已吻得难分难解,衣衫有些凌乱的两人被唤回心神,倏地分了开来,弹坐起身,神色有些仓皇与尴尬,看着已经冲到床边的小包子们。
  齐谕火速调整好自己紊乱的气息,扯着有些僵硬的微笑,「你们两个不是跟四叔公在一起,怎么过来了?」
  唐昀若趁着两个小包子的注意力被他们父亲引走的当下,赶紧拉了拉有些散乱的衣襟。
  「四叔公说晚一点要闹洞房,不过晚一点我跟小团子都睡了,所以就现在来闹。」小糯米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在不知不觉中出卖了最疼他们的虞易峰。
  「就是,就是,四叔公还说要听壁角。」小团子跟哥哥一样再接再励出卖虞易峰,一脸天真地看着齐谕,「四叔公说爹爹现在还没出去敬酒,肯定等不及了,爹爹你等不及什么?」
  齐谕嘴角隐隐地抽搐,这个虞易峰!
  此刻他最想做的事情是将这个长辈捉过来痛殴一顿,什么不好教他儿子,竟然教他们闹洞房听壁角,还是听自己老子的!
  唐昀若拍拍他的手臂安抚他隐隐升腾的情绪,「别听你们四叔公胡扯,他是故意捉弄你们的。」
  「捉弄我们?」两个小包子一脸不解。
  「因为宴席已经开始了,你四叔公要跟同袍们喝酒,不方便带着你们,所以把你们骗过来。」唐昀若黑了四叔一把。
  「四叔公好坏,欺骗小孩子。」两人异口同声的抱怨。
  「好了,让爹爹带着你们一起出去敬酒好吗?」齐谕摸摸两个宝贝肥肥嫩嫩的小脸蛋,问着。
  「我们也可以跟爹爹一起去敬酒?」
  「当然,你们两个是父王的宝贝,自然要带着你们,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是父王的骄傲。」齐谕压抑下最后一族欲火,一把抱起他们两个,转身小声地对着唐昀若说:「等我……」
  第十五章 迟来的婚礼(2)
  中秋节是凤临王朝很重要的节日之一,每年中秋节都有祭月神的庆典与仪式,各地会设香案祭月,还会举办赏月、放船灯等等活动,皇帝也会领着皇亲国戚与文武百官亲自拜月神。
  因此中秋节的前几天,京城中最大的圆月湖旁会先搭起高台设香案,沿着湖岸搭建台子,让跟着皇帝一起前来祭拜月神的人,在仪式过后可以于此休息或欣赏表演。
  中秋节当天,祭台上会摆上月饼及水果等祭品,待吉时一到,由皇帝率领众人一同出宫祭拜月神。仪式过后,皇帝会率先放下第一艘灯船,其中的寓意代表着所有的烦恼随着流水飘向大海,不再回来。
  待皇帝将灯船放到水中,君臣同欢的晚宴与全城的热闹庆典活动便正式开始。
  因为今晩没有宫禁,整个京城热闹非凡,而其中人最多的地方莫过于圆月湖畔了,仪式过后的歌舞戏曲表演,是全城百姓最爱看的,节目精彩,掌声热烈,好比现代的新春晚会一样。
  晚宴开始后不久,皇帝与几个重臣聊了几句话后,便让齐信儒代替他将祭台上的月饼赏给受邀的大臣。
  此举让台下的那些大臣们心纷纷闪过一抹诧异,微眯着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齐信儒,开始揣摩皇上的心思。
  不同于往年由齐信宏执行,今年代替皇帝将月饼分给群臣的人竟然是齐信儒,此举看起来没什么,却暗藏着玄机。
  随时审时度势,对局势十分敏感的大臣们,已经从这简单的动作中敏锐的察觉到风向已变,皇帝属意的人选已经从二皇子悄悄变成了大皇子。
  警觉性强的大臣们赫然想起,朝中最近几个四品以下的官员被外调,空下来的位置全数由大皇子的人递补上,而这一切都是皇上默许的,看来朝局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
  朝廷重臣们的心思已经不在湖上女子婀娜多姿的表演上了,一个个表面上笑意盈盈,交头接耳,像是在说笑打趣,实则是低声讨论着当前的局势,猜测着皇帝心底的盘算。
  名字已写进皇家玉牒的唐昀若跟小包子们,自然也在受邀的行列内,今晚她带着两个小包子一起来参加祭月仪式。
  这祭台可不能随便坐,一切按着身分高低安排,往年属于齐谕的位置都是空的,今年多了他们母子,引起了不少侧目。
  两个小包子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指着湖岸另一旁,异口同声惊呼,「娘,那些船灯好漂亮啊!」
  「是啊,好漂亮,跟天上的星星一样让人着迷。」她顺着小包子们指着的方向望去,看着在水面上载浮载沉的一盏盏船灯,犹如天上银河般璀灿耀眼。
  「娘,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放船灯?」小团子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其实两个小包子的心早就已经飞到船灯上了,会耐着性子坐在这边,完全是要等他们的爹。
  齐谕答应要带他们去放船灯,无奈节目都过了一大半,他还没能从皇上那里脱身。真不知道这两兄弟有什么话好讲的,皇上每每见到齐谕,总是要拉着他说上大半天的话才肯放人,依她看,今晚节目没有到尾声,皇上是不会放他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