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21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129
  「木已成舟,皇兄你生气也没有什么用,先处理皇弟的问题吧。」
  皇帝敛下心头翻滚的怒火,重重吁了口长气,十分无奈的说着,「罢了,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地步,也不能委屈了蕴儿这丫头跟你那两个小家伙,皇兄这就下旨赐婚。」
  他承诺过虞蕴可以婚事自主,如今虽尚未问过她的意思,但皇弟不是会强人所难之人,如今找上门来,想来他们已有共识,他赐下婚旨便可。
  原本该当他儿媳妇的虞蕴,竟然成了他的弟媳,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感受,不过,皇弟的儿子都这么大了,是该赶紧让他们成亲。
  「谢皇上隆恩。」齐谕立即起身,抱拳谢恩。
  慈云寺内,李照君脚步急促地往自己的禅房走去。
  她已经离开禁闭室,无法毫无忌惮的接收京城传来的信鸽,否则一旦被寺里的人抓到她与外界有联系,等待她的只有暗牢,必须小心谨慎。
  她利用寺里所有尼姑在自己禅房做功课的时间,偷偷溜到后山禁闭室附近,解下信鸽脚上的竹筒,本想当场打开,好死不死的慈云寺住持竟然往禁闭室这方向前来,她只能先将竹筒收下,改由另外一条路匆匆下山,避开所有人,回到自己的禅房,将窗子房门都关好上闩,这才拿出放在衣襟里的竹筒,倒出里头的信件。
  看清楚内容后,她顿时怒火冲天,愤怒地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低喝,「该死的,虞蕴这个道德败坏,还带着两个奸生子的贱女人,凭什么嫁给颖皇叔!」
  忽地,她像是想到什么事情,等等,莫非虞蕴背后那股势力是颖皇叔?
  沉思片刻,她将所有的前因后果想了一遍,眼睛倏地射出一记骇人戾芒。
  没错,看来江湖上那些杀手组织,不愿意继续接受她的委托,肯定是跟颖皇叔有关!
  她花重金聘请江湖杀手取虞蕴母子三人的命,可万万没有想到,派去的杀手们没有一个生还。
  不久,她便收到消息,江湖上所有杀手组织,皆不愿意再接买虞蕴母子三人性命的委托,她当时还百思不得其解,想来原因就出在颖皇叔身上。
  他们要成亲了,据说颖皇叔的师父在江湖上很有地位,各大门派皆不敢招惹,因为这层关系,连带着颖皇叔在江湖上也很有地位。
  太可恶了,虞蕴这个破鞋怎么就有这么好的运势,带着两个奸生子,还能嫁给京城所有未婚姑娘们削尖脑袋都想嫁的男人!
  蓦地,私处传来一阵剧烈而灼烫的搔痒,接着全身都开始发痒,让她难受得整个人卷曲在床上,伸手往那处用力抓挠止痒,却愈抓愈痒,痛苦得让她几乎要忍不住失声尖叫。
  可是她不能叫出声,慈云寺就是个毫无人性的监狱,里头的尼姑不能生病,请来的大夫只要诊断出重病,便会马上将病人移到后山,任由其自生自灭,她不能让人家知道她的身体出了状况。
  先前几次下山卖丝帕,她利用人多的时侯,假装与寺里一起岀去的尼姑们走散,瞒着众人连续找了几间医馆看病,所有大夫给的结论都一样,诊查不出病因,无法对症下药,只能开些消火的药给她。
  可是那些药喝了不仅没有办法止痒,搔痒反而蔓延到全身,她只要情绪稍微激动便会全身奇痒无比,身上甚至开始长出红斑化脓。
  不过还好,她的人已经帮她找到一名从异域而来、专治疑难杂症的密医,只等着她三天后下山卖绣品时帮她检查身体。
  三天后。
  李照君跟着慈云寺的尼姑们一起下山卖绣品,按着她与自己心腹的计划,进到镇上后便假意被一群人潮给冲散,之后她马上前往约定的客栈与那位密医碰头。
  她全身脱得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内心含恨,握紧拳头,任由那位密医将她全身上下检查一遍。
  当工具探进她最私密的部位时,她恨不得一刀杀死那个密医,但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她只能忍耐,待她病好,这个密医也别想活了。
  经过一番检查,密医放下手中的工具,沉声道:「你可以把衣服穿起来了。」之后绕过床前的屏风,坐在不远处的桌边等她。
  李照君穿戴整齐后来到桌子旁,迫不及待的问道:「大夫,我得了什么病?」
  密医脸色凝重,拧着眉头看着她,「夫人,你这病无药可医,即使是我也救不了你。」
  「什么?无药可医!」这消息宛如晴天霹雳,霹得她当场跌坐在地,脸色惨白,吃力地问道:「大夫……我究竟是染上什么病?」
  「夫人,你这是经过房事传染的脏病,已病入膏肓,无药可解。」
  「脏病!」李照君浑身颤抖,勉强起身,坐到位子上,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得这种病,「大夫,我可是良家妇女,怎么可能会得这种病!」
  「这位夫人,老朽实话跟你说,这种病一般都是与多人苟合,又不注重自身卫生才会得到,尤以青楼女子最容易罹患,既然你不是烟花女子,会得这病,唯一的感染源头就是你丈夫。」
  从丈夫身上感染来的,这说明齐信宏背着她上青楼,跟那些低贱的妓女们苟合。
  一直以来,她对自己那方面的功夫可是很有自信的,也因此成亲多年仍能恩宠不衰,即使是自己小日子的期间,他也不会想要找皇后送来的那些女人纡解。
  蓦的,她想到一幕,前些日子二皇子曾经奉皇后之命到慈云寺上香祈福,她在一旁侍候,他们夫妻俩已有很长段时间不曾在一起,激情难耐,在厢房休息期间,两人不顾场合翻云覆雨了一番。
  回想他在床上的表现,当时她心里得意,二皇子依旧守着他的誓言,除了皇后赐的女人,他是不会碰其他女人的。
  就算皇后赐了个侧妃又如何?二皇子床上最离不开的还是她。
  没有想到他竟会上青楼发泄在那些低贱的女人身上,因此染上脏病,更将病传给她。
  这无疑是在她脸上重重的搧了一记耳光,她愤恨的握紧拳头,咬牙将自己满腔的怒火压下,用力喘着大气,艰涩的问道:「大夫,我这病究竟有没有救?我不相信无药可医。」
  「老朽医术不精,夫人的病,老朽治不了。」
  这个密医都治不了,那其他大夫更不用说了,无药可医,只能痛苦等死,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记更沉重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