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20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146
  自家儿子要成亲,都没有这个弟弟要成亲来得让他开心。
  当年他还是小皇子,约莫五岁左右,母妃得了急症过世。本来他母妃在宫中就没有什么地位,母妃一过世,他便被其他的皇子公主欺负,有时甚至连太监宫女都会欺负他。
  他又被几个年纪大他许多的皇子们欺负,比他年长两岁的皇姊,也就是如今已逝的长公主正巧从那里经过,斥责了他们一番后,将他带到了先皇后的寝殿,要先皇后将他留在凤翔宫。
  长公主是先皇后唯一的孩子,对她十分宠爱,自然答应她的要求。
  寄养在先皇后名下后,从此他的生活有了天差地别的转变。
  直到长公主十六岁时,先皇后难产,拼了命生下齐谕不久便过世。齐谕是正统嫡子,他的出生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假面和平,各方势力涌动。
  自小在宫里长大的长公主深知宫廷险恶,若不亲自照看着齐谕,很快她就会失去这个小皇弟,于是向先皇请求亲自照顾齐谕,而他因为自小养在先皇后身边,跟他们两姊弟本就有一股难以割舍的感情,因此也时常帮忙带齐谕,所以齐谕与他十分亲近。
  齐谕四岁时,他的长子齐信儒诞生,他们两个叔侄常玩在一起,直到齐谕九岁跟着师父上山修行。
  三年后,先皇突然得了急症陷入昏迷,群医束手无策,野心勃勃的皇子们私下开始了皇位争夺战。
  先皇因急症来得凶猛,根本来不及立太子,甚至没有留下遗诏就驾崩,对皇位有野心的皇子们各自联合拥戴自己的势力,杀进皇宫抢夺玉玺,京城顿时成为一片人间炼狱,血流成河。
  最后长公主与驸马护国大将军,领着二十万大军平定内乱,将那些作乱的皇子们全送上黄泉路与先皇作伴,到地府当孝子。
  内乱平息后,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她会将皇位留给同胞兄弟齐谕时,长公主却拥戴他,将他送上那九五至尊的宝座。
  在他登上皇位当天,长公主却遭到驸马的妾室近身刺杀,临死前,她要他一定要善待齐谕,保护好他,一切随他喜好,不要干涉他,尤其是婚姻一定要让他自主。
  身为皇家人的悲哀就是婚姻无法自主,让他选择自己所爱的女子,这不只是她的希望,更是先皇后的愿望。
  齐谕是他看着出生的,更是他一手带大的,虽然是他的皇弟,可对他来讲,齐谕就像是他的长子,他怎么会不疼惜爱护。
  因此他满足齐谕所有的愿望,更遵守着对皇姊的承诺。
  每每看到相貌与长公主如出一辙的齐谕时,他总是会想起长公主,他这辈子最敬重的伟大女人。
  听到齐谕找到了自己所爱的女人,想要成亲,他心下一阵轻松,又不由得感叹,皇姊知道她最疼的小弟要成亲了,在九泉之下一定会非常开心吧?
  「这点皇兄大可放心。」
  「喔,看你这么有把握,应该是真心爱慕你,与你心灵相交的女子,这让皇兄可好奇了,究竟是哪家的姑娘可以掳获你的心?」皇帝笑问着。
  「这人皇兄你也十分熟悉,对她颇为疼爱。」齐谕嘴角擒着一抹淡笑,瞅着皇帝。
  「谕儿,你就别跟皇兄打哑谜了,你让皇兄怎么猜?」
  「是虞蕴。」
  皇帝愣怔了下,「你说谁?」
  「虞蕴。」
  皇帝脸色大变,「胡闹!你怎么可以娶她,满京城的姑娘那么多,你就算是喜欢平民百姓,皇兄也答应,就是她不行。」
  「为何她不行?」齐谕冷下脸。
  「谕儿,姑且不论她曾经是宏儿的未婚妻,差点成了你的侄媳妇,就她生了两个儿子这事,皇兄便不能答应,你真娶了他,哪天那个男人出现,这事怎么处理?还有,宏儿也来跟皇兄提过要迎虞蕴进门这事,你们叔侄俩是怎么了,竟同时看上一个生了两个孩子的女人。」皇帝愤愤然甩袖。
  他可以理解宏儿迎虞蕴进门的心机与目的,但这无心皇位的皇弟,跟着凑什么热闹!
  「那两个孩子是我的亲生儿子,不会有皇兄担心的问题。」他索性直接了当地将两个小包子的身分认了,如今他已想好如何摆平小家伙的身分,他们母子三人又在他眼皮子底下住着,就算云霄国得知后动了心思想对他们动手也难。
  「你说什么?那两个孩子是你的!」皇帝瞪大眼睛惊呼。
  「是的,他们千真万确是我的儿子,不是任何人的,更不是二皇子的。」他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你的……」皇帝满脸不信,这个皇弟可是他一手带大的,他还能不了解吗!
  皇弟对女人跟床第之间的事情毫无兴趣,现在跟他说那对双生子是自己的血脉,是亲儿子,他是绝难相信的。
  那对双生子的长相跟皇弟是有七八分像,但也与宏儿有五六分像,若说那对双生子是宏儿的他还相信,毕竟虞蕴跟宏儿曾经有过婚约。
  「我已经验证过了,两个小家伙的臀部上,有我母族特有的胎记,这胎记我与长姊身上都有,皇兄你应该很清楚。」
  「他们身上都有你母族的胎记?」皇帝这下更是震惊。
  「是的,他们明年就四岁,必须进皇家书院读书,该让他们认祖归宗了。」
  「等等,等等,你先跟我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皇帝还没从震撼回神。
  他以为这一辈子要让自己这个皇弟成亲很难,谁知现在皇弟不只跟他说要成亲,连儿子都有了,这进度快得让他有些无法适应。
  「蕴儿丧失记忆,至今未能恢复,因此事情的原委究竟是怎样还不清楚,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当时蕴儿被人下药,意识模糊……」齐谕将当时的经过大略的提了下。
  皇帝脸上浮现一丝怒气,「看来是有人故意要毁了蕴儿,目的很有可能是想破坏她与宏儿的亲事,究竟是哪个丧尽天良的人做的!」
  「看谁的获利最大。」
  皇帝稍微一想便知道嫌疑最大的是何人,怒拍龙案,「皇家怎么会娶进这种丧尽天良的毒妇!」
  这种事情十分常见,整个后宫的女人,哪个人手上是干净的?但对象是虞蕴跟齐谕,就让他这皇帝很不淡定了。
  最让他愤怒的是,皇后竟然听了宏儿的话,力保那种女人嫁进皇家,而让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宏儿,竟然早在多年前私德就已败坏得如此彻底,这样日后如何担起大任?看来立他为太子一事,是真的必须重新慎重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