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18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068
  他顿时无言了,他哪里不爱,他爱死了这两个小家伙跟他们的娘亲,只好勉强同意他们的行为。
  不过也跟他们约法三章,说好了只有他们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才可以亲吻,有外人在的话绝对不可以,他们两个也听话,同意了他的条件。
  如今他身上不时要多备几条帕子,不为什么,只要他们一家人在一起,他的脸很少有机会是干的。
  两个小包子狗腿谄媚间,他们所搭乖的马车已经来到庄子大门外,庄子的管事早已经接到通知,远远看到颖王的车队后,便领着庄子里的下人来到大门前等候。
  一旁的唐昀若只是撑着一边脸颊笑看着闹在一起的三人,她从来没想过齐谕会对她的两个儿子这么好,比亲生的还要疼宠。在这个礼法严谨的古代,即使是亲生的孩子,也不会这样玩闹在一起。
  齐谕对待两个孩子的态度,倒是令她跌破眼镜,简直像是现代疼爱孩子们的家长,不过这样也好,她本就不喜欢古代这种权威式的教育方式,孩子对父母只有敬畏,感受不到亲昵的爱。
  马车缓缓停下后,庄子的管事胡海不等车夫替他们开门,赶紧向前将踏脚放好,亲自打开车门,扬起笑容恭敬的问候,「小的见过主子。」
  后面的下人们也赶紧躬身,「见过主子。」
  齐谕微点下颔,率先下了马车,旋过身将两个小家伙抱下,之后伸出手让唐昀若搭着他的手下车。
  这一幕可把胡海给惊呆了,他下巴掉下,久久无法阖上。
  他们一向不近女色的主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一对双生儿子,还有女伴了?
  「胡海,你还在发什么愣,交代你的都准备好了?」齐谕瞪了他一眼。
  唐昀若嘴角微勾,看着眼前身形高瘦、下巴有颗苍蝇痣的胡海,还有他身后那些下人,轻笑了声。
  她可以理解为何这些人看到他们母子后会这么讶异,换作是任何一个了解齐谕的人,都会震惊的,没法子,谁让他之前从不近女色,现在带着一个女人跟两个孩子出现,所有人理所当然会吓傻。
  胡海猛地回神,连忙回答:「好了、好了,回主子,都准备好了。」
  「蕴儿,这是胡海,庄子的管事,他所训练的马匹可是一等一的好。」
  「胡管事,这两天要麻烦你了。」她礼貌地笑道。
  「不麻烦、不麻烦……欸……」胡海伤脑筋的皱起眉头,一时间不知该怎么称呼她。
  「就叫我虞姑娘吧。」
  「是的,是的。」这……她跟主子是什么关系?胡海的脑子里一片紊乱,但在还没有确定她跟主子的关系之前,他是不敢怠慢的。
  「进去吧,休息片刻后再出发。庄子紧邻着围场,这时的猎物都挺肥壮的,我带你们去打几只野兔回来,晚上烤兔肉。」他也不管胡海还有其他人的诧异眼光,牵着唐昀若,领着两个小包子进入。
  「我们在马车休息过了,我们不要休息,干爹,我们先去骑马吧。」小糯米迈开小短腿追上齐谕,拉着他的衣摆央求。
  「是啊,干爹,我跟小糯米的精神都很好。」小团子迫不及待的想去玩耍了。
  「不急,先带你们娘亲到屋里休息,我再带你们去看小马,看完后再去狩猎。」
  「好耶,好耶!干爹你要教我们打猎喔,早知道要打猎,我就把小弓箭带来了。」小糯米开心的蹦蹦跳跳。
  「对,对,还要教我们做陷阱。」小团子也不忘提醒齐谕。
  「成,你们要学什么,干爹都教。」
  干爹?主子是那两个小家伙的干爹?怎么看他都觉得是亲爹才是啊!在前头领着他们的胡海在心里嘀咕。
  不过他没将自己的猜想道出,只想着既然他们是主子的干儿子,那就是王府里的小主子,更要好好的服侍他们才是,免得惹了主子不高兴。
  「主子,按您的吩咐,这座院子已经收拾好了,温泉池也已经洗刷干净,随时可以使用。」胡海领着他们来到一座造景十分优美,充满江南风格的院子。
  「嗯,让人把行李放下就下去,其余的全交给青荷。」齐谕牵着他们的手进入主屋。
  「是的。」胡海弹了弹手指,让后头的下人赶紧将行李拿进屋里,恭敬的对青荷交代了声,「剩下的就有劳青荷姑娘了。」
  「胡管事客气了,这是奴婢该做的。」
  因为这里主要负责养马的关系,庄子里没有丫鬟,只有两个粗使嬷嬷,其余的都是家丁或是粗工,没有人可以贴身服侍唐昀若,因此齐谕才决定将青荷也一起带来。
  「蕴儿,你这两天就住这间,后头连着个小温泉池,我带着两个小家伙住旁边的屋子。」
  「那你们要怎么泡?」
  「放心,后面还有一个露天的温泉池,我带着他们到那里泡,他们有我看着,你不用担心。你先休息,晚一点我再过来。」
  看着齐谕带儿子离开,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没办法,今天起了个大早,又坐了这么久的马车,是有些累的。
  「青荷,帮我把衣物找出来,我去后面泡温泉,再小憩片刻。」有齐谕这个比亲爹还要像亲爹的超级奶爸在,她很放心。
  「好的。」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夕阳西下,金色光芒斜射进屋内,穿透被微风吹得轻荡的帷幔,刺眼的金光让唐昀若睡得有些不舒服,这才幽幽地转醒。
  她手背挡在迷蒙的眼眸前,透过帷幔,斜睨着窗外已经被染成一片胭脂色的天空。
  她是睡多久了,怎么才睁开眼就已经是黄昏?
  她揉了揉眼睛,坐起身,伸手拿过放在床榻边矮几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一直守在外头的青荷听到动静,赶紧进屋,「主子,您醒了。」
  「青荷,现在是什么时辰?」
  「已经是申时末了。」青荷替她取来衣物换上。
  「申时了?我睡得可真久。」
  「主子饿了吧?小少爷们跟王爷已经在起篝火,晩上要烤肉。」青荷拿过梳子,替她重新梳个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