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17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089
  随着热吻加深,氛围也变得灿烂甜美了起来。
  须臾,一吻终了,从未经历过这么激烈的体验,唐昀若布满红晕的脸蛋贴在他的胸上,微喘着娇息。
  「还好吗?」齐谕嘴角微翘,温柔地看着怀中的她。
  「不太……」丢脸死了,竟然接吻吻到缺氧,差点两眼一黑晕死过去,她算是史上第一人吧。
  「没关系,多练习就会了。」他继续安慰着她。
  瞧他连眼角都是笑意,这让她更是郁闷,捶了下他,「瞧你得意的!」
  「自然。」有什么事情比两情相悦更让人开心?他当然得意。
  她挺起身,瞪他一眼,警告着,「下次不许再这样,否则我就不让你吻我。」
  「好,下回我轻点吻。」
  「喂!」她娇唤了声。
  有古代人像他这样的吗?这流氓耍得比现代人还要溜。
  瞧着她杏眼圆瞪、满脸通红的娇俏模样,齐谕笑了笑,之后收敛上扬的嘴角,「对了,还有一事要跟你说。」他话锋一转,「幕后主使者査岀来,你想知道是谁吗?」
  方才两人还难分难舍、你侬我侬的,转瞬间便跳到这个风马牛不相干的话题上,她眉头不由皱成一团,有些幽怨的睐他一眼。
  这男人真是不浪漫,难道就不能让她多回味几分钟方才的氛围吗?
  她整个脑子里还充满着粉红泡泡,他竟然丢给她这么严肃的话题,那些粉红泡泡瞬间劈哩啪啦全部破碎。
  「不用查我也知道是谁,大概就那两个人。」
  「哪两个?你说说。」他眼尾微挑。
  「一个是将我视为眼中钉的李照君。」她耸了耸肩,鄙夷的轻哼了声,「嗤,齐信宏想立我为侧妃,让我儿子认祖归宗,李照君跟她儿子的地位受到威胁,她不想做掉我,那才有鬼。另一个就是齐信宏自己了,我拒绝当他的侧妃,他恼羞成怒,所以要找人做掉我。不过我想,应该是李照君买凶杀我的机率大一些。」
  「嗯,分析的不错。」
  她定定地看着他,「所以,是哪个人买凶杀我?」
  「李照君。」
  「果然是她啊!」她鄙夷的冷嗤了声。
  「既然你知道幕后主使者是谁,那你打算怎么处理?」他双臂抱胸,目光锁着她。
  看他那神情她就知道,他要出手帮她,她摇头,「很快就看得到她的报应,无须把精神浪费在他们两人身上。」
  他挑眉瞅着她,「哦?」看她这模样,似乎已经在他们身上动了手脚。
  「我可是个有仇必报的人,敢背叛我的人,我绝不会让他们好过。」她嘴角微勾,神情得意的睨他一眼,「与其一刀要了仇人的命,我更喜欢慢慢折磨我的仇人,看他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痛苦活着,这样才能享受报复的快感。」她毫不避讳的道出自己内心的阴暗面。
  齐谕似乎很赞成她的理念,眼眸低敛,微点下颚,告诉她另一个消息,「蕴儿,我听闻齐信宏跟李照君最近身体状况都不好。」
  「真的?」
  「千真万确,不少人认为齐信宏故意染病回京治疗,事实上他是真的染病,而在道观反省的李照君最近身体也不太好,曾经让人送信回京,请御医前去看诊,最神奇的是都查不出他们夫妻俩的病因。」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她眼睛一亮,兴奋地捧着他的脸用力地「啵」了他一下。
  他因她的热情与主动愣怔了下,随即反应过来,抬手温柔的捏住她的下颚,嘴角轻扬,低醇的嗓音带着诱哄,「得到这么隐密的消息,随意打发我,我不接受。」不给她反应时间,捧着她的脸回吻,再次将她带进难分难解的热情里。
  随着两人唇舌愈来愈亲密以及更具侵略性的交缠,如火焰般的热情混合着他特有的男人气味,交缠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暧昧气息,铺天盖地盈满她的鼻间,覆盖住所有感官……
  两人分享着彼此的气息,交缠得愈来愈热情,空气中再度弥漫着惑人氛围。
  唐昀若的意识逐渐模糊,只能跟着他一同沉浸在这种陌生又让人期待的感官刺激中,任由他带领着她再度体验这陌生的一切感受,溢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嘤咛……
  第十四章 深情求婚(1)
  天气清朗,万里无云,齐谕提议趁着空闲,带他们三人到他名下一座位在围场附近,专门用来饲养马匹的庄子泡温泉。
  两个小包子一听到有马,就期待得不得了,听到他说庄子里有两匹刚出生的小马,马上吵着要去看小马儿。
  齐谕对于两个儿子的要求,只要不过分,几乎是有求必应,于是一行人收拾完东西,便浩浩荡荡地前往庄子。
  出城后,马车行驶了约两个时辰,终于来到一座占地辽阔,碧草如茵的马场,里头有不少神采飞扬的骏马在草地上奔驰。
  看着那些英姿挺拔的骏马,坐在马车里的两个小包子兴奋的大声叫着,不时指指点点,说着哪匹马跑起来好看,哪匹马最帅。
  「干爹,我们可以骑马吗?」小糯米回过身,一双闪亮亮的大眼睛直直看着齐谕。
  「干爹,可以吗?」小团子深怕齐谕不答应,也赶紧央求。
  「当然可以,我已经让人准备了适合你们的小马,,一会儿休息过后,就可以到马场骑马。」两个儿子年纪虽小,骑马可是骑得有模有样,让他心里得意得不行,又怎么可能不替他们准备马匹。
  「干爹,那两匹刚出生的小马呢?」
  「那两匹小马先放在庄子里饲养训练,等大一些,就当你们的坐骑。」
  「太好了,干爹对我们真好,你太帅了,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们最爱你了!」两个小包子扑向他,在他脸上「啵」地各落下一个大大的吻,狗腿地对他倒了一大堆不用钱的赞美。
  对于儿子时常扑向他,在他脸上糊一脸口水这事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两个儿子特别爱亲他,他曾经严肃告知他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尤其是男孩子更不可以,可他们却说娘亲说了,一家人就是要这样,亲亲抱抱才像一家人,才有爱,还说,莫非干爹不喜欢他们,所以不喜欢他们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