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15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096
  按齐谕的说法是,教两个也是教,教三个也是教,通通都一样,就把她抱上马背教她怎么骑马,半天下来,颠得她的屁股差点裂掉,现在泡进热水里,总算感觉舒服些。
  蓦地,透气窗闪过一抹黑色影子,她愣怔了下。
  就在她以为自己眼花看错的时候,又有两抹黑影闪过,屋顶上的瓦片甚至隐隐发出一点被踩踏的声音,危险的感觉从心底窜起,她警惕的注意着周遭的动静,可除了晃荡的水声外,一点声音也没有。
  按常理说,树上的飞禽应该会受到惊吓发出声音,这时却毫无动静,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些黑衣人武功极高。
  大半夜出现飞檐走壁的黑衣人,以常理判断,恐怕都是杀手,只是要杀谁就不知道了。很有可能是隔壁颖王府的齐谕,还有就是……
  她眼睛倏地瞪大,神色骇然,立马从沐浴桶里起来,一边套着衣服,一边暗自咒骂着。
  该死,她竟然忘了,齐信宏那天的举动很可能为她招来祸事!
  她可不相信李照君那阴险的女人,不会在她丈夫身边放眼线。那天他们两人在护国寺的对话,李照君恐怕早已知晓,今晚屋顶出现这些黑衣人,有可能就是她派来的……
  但也有可能是齐信宏因为她拒绝,恼羞成怒,派来杀手。
  她才刚想到这点而已,外面便传来惊恐的尖叫声、哀号声,还有小孩哭泣声,她顾不得衣服还未穿戴整齐,扯过一向随身携带的荷包便冲出沐浴间。
  来到院子,她看到的是倒卧在血泊之中的下人,她毫不迟疑,冲进两个小包子的房间。
  房间内一片狼藉,青荷颤抖地护着他们缩在墙角。
  黑衣杀手露出狰狞的笑容,得意地看着被逼到角落、惊慌失措的几人,像是在享受着猎物死亡前的恐惧。
  黑衣杀手举起还沾着血迹的刀,粗哑的嗓音带着冷冽,命令青荷,「想活命就放开那两个小孩。」
  「不,你想要小少爷们的命,先杀了我……」
  跪在地上脸色发白的青荷非但没有逃走,反而将两个小包子搂得更紧些,将他们紧紧护在怀中,用后背对着杀手。
  「那就别怪我没有给你活命的机会……」杀手举起还滴着血的大刀,毫不留情地就要朝她身上砍去。
  唐昀若冲进来时,见到的就是这一幕,强烈的惊恐瞬间包围着她。
  「住手!」当下她连思考都没有,立刻操起门边的东西,朝黑衣杀手砸去,在杀手回身的同时,奋不顾身地朝对方身上撞去。
  过大的撞击力道让杀手身形不稳,撞到了后面的柜子,他愤怒喝斥,「该死的女人!」说着提起手中的大刀,就往唐昀若砍去。
  她连忙将手中的荷包朝那大刀丢去,荷包被划破,一堆不明的粉末洒出,杀手顿时捂住眼睛,惊惧的哀号,整个人像是陷入疯狂一样挥刀乱砍。
  唐昀若因为闪避不及,被杀手的大刀划伤,瞬间血流如注,但从伤口一看便可知并未沾染到粉末。
  那荷包里装的是她用来防身的毒药粉,她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小孩,为了安全起见,一直以来都会随身携带毒药粉防身,她捂着受伤的地方,心有余悸地看着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皮肤开始溃烂的黑衣杀手。
  幸好自己的危机意识很强,否则今天死的人就是她跟儿子了。
  「娘亲,娘亲,你流血了……」两个小包子从青荷怀中溜了出来,冲到她面前,泪眼汪汪的看着她不断涌出鲜血的手臂。
  「乖,娘没事,你们两个赶紧躲到床底下。」她吃痛的摸了摸两人的小脸蛋安抚他们,又吩咐丫鬟,「青荷,赶紧带着他们躲到床底下,记住不能出声。」
  「可是……」
  「娘,不要……我们不要离开你……」两个小包子哭得稀里哗啦,一直摇头。
  外头传来砍杀声、闷哼声和倒地的声音,感觉又有一波人闯进她的院子。
  她眼神凌厉,警惕的看着外头,冷厉命令,「快点,又有人来了,快躲到床底下。如果我没猜错,他们要杀的是我,你们在这里只是陪着我丧命,要是我有个万一,将他们交给隔壁的颖王。」
  在这危急的一刻,决定托孤的对象竟然不是父母而是齐谕,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出这种决定,知道两个孩子的名字是他用自己的字命名的,她相信他一定会善待他们。
  她从白易口中得知,烨华这个字,是齐谕在山上学艺期间,师父替他取的。
  院子里传来一声高过一声的尖锐哀号,让人心生恐惧,青荷一刻也不敢耽搁,即刻将两个小包子塞进床底下,自己则是挡在最外头,让人无法一眼就看到他们。
  不一会儿,哀号声渐转为虚弱的痛苦呻吟,唐昀若一点也不敢大意,拿起杀手落在一旁闪着森寒光芒的大刀,眼眸中射出犀利的锐芒,戒备的盯着漆黑的外头。
  想要伤害她的孩子,必须先从她的尸体上踩过去。
  突地,一名黑衣人身影闪电般飞快冲进来。
  看见自己同伴倒卧在地,死相凄惨,来人毫不迟疑,挥刀便朝唐昀若砍去,「你竟敢杀他,去死吧!」
  蓦地,只听见「嗖」一声,温热的血液溅到脸上,那举刀朝她挥砍而来的杀手颓然倒下,双眼暴凸躺在她面前。
  她瞪大眼睛,还来不及反应,墨色长发散乱地披在背后、浑身散发着冷厉气息的齐谕就陡然而至,一脚将已气绝身亡的杀手踢出门外。
  「齐……谕……」
  看见他,她整个人瞬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瘫软倒地,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这么开心看到他。
  他疾步走向她,「蕴儿,抱歉,我来晚了。」看着她手臂上汩汩冒着鲜血的伤口,一阵浓浓愧疚涌上心头。
  她虚弱地对他扯着嘴角,「不……是你救了我,要不是你来得及时……我现在恐怕就是一具尸体了……」
  「不,我应该早点到的,这样你就不会受伤。」他撕下衣摆,为她受伤的手臂包扎。
  两个小包子一听到齐谕的声音,也不管外头安不安全,从床底下爬了出来扑向他,泪眼汪汪地激动问着,「干爹,干爹,你把坏人打跑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