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12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110
  他看着她的眼神太过暧昧,还有他那些话,似是别有深意,唐昀若心底升起一股警觉,「二皇子,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两个小家伙跟你更是没有半毛钱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齐信宏轻笑了声,用手中的折扇轻轻的敲了下她的头,状似宠溺,「你都替本皇子生下两个儿子了,还说你我之间没有关系。」
  「二皇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唐昀若冷着脸提醒他。
  「虞蕴,你丧失记忆了,自然不记得我们的感情跟所发生的事情,这点我不怪你,你我之间曾有过婚约,两个儿子长得跟我如出一辙,由此就应该知道,他们是本皇子的儿子。」
  「二皇子,你我之间虽然有过婚约,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血脉这事也不是你说了就算,即使我丧失记忆,不记得自己曾经遭遇过什么事情,不过有一点我很清楚,就是在我恢复记忆之前,我不会随便替两个儿子找父亲的,即使那个人是你。」她严肃的说道。
  「蕴儿,难道你不想让两个孩子认祖归宗吗?没有父亲对孩子是一种伤害。」齐信宏一脸不舍的看着两个小包子。
  「二皇子,他们的父亲到底是谁,现在还不知道。」她冷下脸。
  第十二章 想要的只有你(2)
  齐信宏嘴角剧烈一抽,温柔的表情瞬间变得是阴霾,想对她发怒,骂她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双破鞋,肯给她跟这两个父不详的奸生子名分,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但旋即一想,这些都不及自己的大业重要。
  「蕴儿,本皇子提这些没有别的意思,你别误会,不过只是为了你跟两个孩子好罢了。」
  「为了我跟孩子?」她心底冷笑了下,她倒是想知道二皇子能为她做到什么地步,「二皇子舍得休妻?」
  「休妻?蕴儿,本皇子的正妻是父皇与母后赐婚,不可随意休弃。」虞蕴这个贪得无厌的女人,竟然想要他休妻,当他的妻子,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分,配吗!
  「怎么,想让我带着孩子没名没分地跟着你?」
  「名分本皇子自然是会给你,本皇子怎么舍得让你受委屈,不清不楚的跟着我。」
  「哪种名分?」
  「侧妃。」
  「嗤,侧妃?二皇子,你还真看得起我啊,我堂堂一个大将军府的嫡女,当你二皇子的妾,你是让我把父兄、叔父他们的面子放到地上踩吗?」她冷笑一声,嘲讽反问。
  「蕴儿,本皇子并不想这样对你,但你现在的身分……」齐信宏表情很是为难。
  「除了正室,其他身分我是不会考虑的,即使是平妻、侧妃!」她表情森冷,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蕴儿,你这不是为难本皇子嘛!」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除了正室,我是不会答应给任何人做小的,即使我声名狼藉。」
  「虞蕴,你也知道自己声名狼藉,本皇子愿意不顾所有人的异样眼光与流言蜚语纳你为侧妃,对你跟两个孩子来说已经是恩赐,你竟这般贪心想要本皇子休妻!」齐信宏冷下脸来,表情狰狞。
  「二皇子,臣女感激你的抬爱,但你的恩赐,臣女受不起!」恩赐,这两个字简直把她给气笑了。
  她真不知道齐信宏哪里来的自信敢跟她说这句话,恩赐?抱歉,她八字轻,受不起这么重的恩赐。
  嗤,侧妃,说穿了还不是个妾,更难听点就是玩物,生死全凭正妻一句话,她犯贱才会好日子不过,去当这个自傲二皇子的侧妃,将生死交在李照君手中,她傻了不成。
  她眼尾余光看到闻人柔正往他们这边走来,稍稍向齐信宏施礼,同时借着袖子的掩饰,将藏在戒指里的毒药粉洒在他手中的折扇上,借由折扇将毒下在他身上。
  她手指上这戒指有个小机关,压下去,里头的毒药粉便会自动喷洒出来,他人是看不出问题的,如果不知道机关从哪里按下,即使检查也检查不出来。
  戒指里的毒药粉,跟上回进宫时下在李照君茶水里的一样,除了李照君外,她可从没有想过会用在其他人身上。
  她万万没有想到齐信宏这么不知死活,对她和孩子起了那种龌龊的念头,那就别怪她对他也下狠手。
  李照君跟齐信宏这对夫妻一个个都当她是软柿子,那她就让他们好看,让他们知道欺负她的下场,相信很快就能看到结果。
  「二皇子,我娘亲过来了,就不再与你多谈,臣女先行告退。」说完拉着两个小包子往闻人柔的方向走去。
  看着三人逐渐远去的背影,齐信宏愤怒的握紧袖下暴着青筋的拳头。
  好你个虞蕴,不过是双破鞋,给你名分对你已经是天大恩赐,竟敢觊觎未来皇后的位置!
  等本皇子坐上九五至尊的宝座,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便是将你们母子三人凌迟处死!
  唐昀若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刚才的事,内心满是怒气。
  齐信宏竟想让她当妾,正妃她都不屑了,还当妾!
  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敢对她提出这种要求。
  两个小包子看到闻人柔,便松开唐昀若的手开心地朝她跑去,「外婆,外婆。」
  「小宝贝们,你们看到荷花了吗?」闻人柔慈爱的问着两个小孙子。
  「看到了,不过旁边有几个坏小孩,」小团子噘着嘴生气的抱怨:「他们骂我跟小糯米。」
  「小团子,你忘了娘说不能说的吗!」小糯米马上喝止他。
  「啊,我忘了。」小团子马上捂着小嘴。
  闻人柔摸摸他嫩嫩的粉颊,「没事,别担心,你们娘不会怪你们的。」见唐昀若也来到,她关心的看着女儿:「蕴儿,怎么回事?」
  「没什么,娘,遇上几个教养不太好的孩子,他们已经遭到斥责。」
  「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情?瞧你脸色不太好看。」
  「方才遇到了二皇子,他……」她耸耸肩,不以为然的将经过同闻人柔说了。
  「真是太可恶了,竟然敢起这种心思,让忠勇大将军府唯一的嫡女当妾,他把你父兄们的颜面放到哪里去了!」听完,一向温柔的闻人柔气得不行,「不行,这事得跟你父亲说,否则万一他从皇帝那里下手,你等于要再被他践踏,而这次将永远无法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