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11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102
  如今虞蕴平安回到忠勇大将军府,闻人柔待一切风波都过了后,便带着他们母子三人前去还愿,添香油钱,同时要与护国寺的住持商量,为大将军府还有虞蕴母子三人举办祈福的法事。
  护国寺半山腰的一处凉亭,一名五官俊美,鼻梁高挺,头戴玉冠,穿着一袭白色锦袍的清俊男子,拿着一把白玉折扇,浑身散发着温文尔雅的迷人气息。
  金色阳光穿过树叶间隙洒落在他周身,让他笼罩在层层光晕之中,阵阵凉风吹过,他一尘不染的衣襟翻飞,宛如坠入凡尘的仙人般清雅出尘。
  男子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再加上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尊贵高雅的气息,当场掳获了不少姑娘的心。
  只是这名宛若仙人般的美男却站在荷花池边一动不动,像是在等人似的。
  不多时,一名做家丁打扮、长相普通的男子,低着头、脚步急促地来到他身边。
  「主子,已经出来了,不出所料,他们母子三人趁着大将军夫人要听师父解签的空档,前往这里赏花。」男子压低嗓音小声禀告。
  终于让他等到了,美男嘴角勾起一抹充满心计的冷笑,「总算不枉我在这里等了她一个早上,吩咐下去吧。」
  「是。」
  不多时,荷花池边响起两记兴奋的声音,「娘亲,快一点,,荷花池就在前面。」
  护国寺的这座荷花池远近驰名,因花季较其他地方更久一些,直到初秋都还有花可赏,往往吸引不少人前来。
  「哇,娘亲,方才大殿里的师父说的没有错,那荷花有好多颜色啊!」小团子激动的指着不少人围观的荷花池,「娘亲,我们先去看荷花了。」
  话说完,两人已经一溜烟的跑走。
  「你们两个跑慢一点,小心等等跌倒了。」唐昀若瞠目结舌地看着已经在她眼前成为两个小黑点的儿子们,她这体力竟然会输那两个三岁的小朋友。
  两个小包子迈着有力的小短腿,兴奋的朝荷花池跑去。
  他们才刚靠近荷花池,正专心数着荷花的颜色,忽然被几个年纪比他们大的孩子给推开,过于猛烈的力道让他们摔倒在地。
  小糯米连忙查看小团子的状况,「小团子,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跌倒时用了干爹教的招式,没有受伤。」
  小糯米确定弟弟没事后,板着脸站起身,对着刚刚推他们的大孩子生气地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推我们?」
  一群衣着华丽的大孩子冲上来,一个个恶狠狠地朝他们怒喝,「滚开!你们两个不要脸的奸生子,佛门圣地不是你们这种不知廉耻的人可以来的地方,赶紧滚下山。」
  「佛说众生平等,连乞丐都可以来,为什么我们不能来?」小糯米沉着脸冷声道。
  「对,护国寺是你家开的吗?否则你们为什么不准我们来!」小团子跟着质问对方,一双大眼狠狠地瞪着他们。
  「不准就是不准!」几个大孩子时间还真回答不出他们的问题,只能无理蛮横的要将他们赶走,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孩子,甚至还作势要殴打他们。
  他们两个这一阵子跟着齐谕学功夫可不是白学的,马步一蹲,架式十足,准备随时跟这几个刁蛮的大孩子打架。
  就在冲突一触即发之际,一记温和如清风般的嗓音传来,「住手,你们几个是准备在佛门圣地,欺负年纪比你们小的孩子吗?」
  那群孩子里年纪最大的人怒瞪着朝他们走来、一身白衣飘飘的公子,不屑的说着,「护国寺不是这种身分低贱的人可以来的,我们赶他们走何错之有!」
  「诚如他们说的,佛说众生平等,在佛祖面前,众生都是一样的,他们如何不能来?」白衣男子反问。
  那个大男孩语塞,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还有,护国寺是佛门重地,凡在护国寺打架闹事,当事人及其家人日后皆不许再踏入护国寺一步,这点你们难道不知道?」
  「知道……」几个大孩子嗫嚅的回答。
  「知道你们还闹事!」白衣男子眸光犀利的扫了他们几个一眼,厉声提醒,「你们的家人被你们牵连,无法再上护国寺参拜,你们难道不担心自己回去后遭家规处分?」
  那几个大孩子被他这么警告,不由露出害怕的神色,互看了对方一眼,几个胆子小的孩子纷纷指着那个较大的孩子,「是他找我们来的,我们并不想来……」
  其中一个孩子不经吓,知道严重性后,不断往后退,「我……我要先走了……」而后一溜烟的跑了。
  见有人跑了,其他孩子也跟着跑,一眨眼,除了那个大孩子外,全部跑得干干净净。
  听到两个小包子跟人争执的声音,三两步赶到荷花池边的唐昀若,看到的就是鸟兽散的景象。
  方才那几个孩子大声咆哮的内容她都听到了,深怕两个小包子受了委屈,她赶紧向前问着,「糯米小团子,你们有没有受伤?」同时上下检查他们的身体。
  两人摇头,异口同声回答,「没有。」
  确定他们没有受伤后,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幸好,他们这么小,才三岁,就算齐谕教了他们功夫,他们也很难对抗六七个八九岁的孩子。
  「娘,是他岀现骂了那些孩子,他们怕给家人带来麻烦,才跑掉的。」小糯米指着齐信宏,告诉她一切是谁的功劳。
  「就是,要不然我们都要跟他们打起来了。」小团子跟在后面说道。
  她摸摸两个小包子肉嘟嘟的白嫩脸颊,安抚他们一下后,起身对着齐信宏微微施了一礼,「二皇子,感谢你出手相助,臣女代替两个儿子向你道谢。」
  「快快起身。」他连忙伸手欲扶起她。
  唐时若巧妙的避开他的手,「你救了臣女的两个儿子,臣女理当向你道谢。」
  齐信宏看着空荡荡的手心,一抹不悦自眼底闪过,心下冷嗤一声,不知好歹。
  不过想到更重要的大事,那抹不满马上被他压下,只要能得到虞蕴身后那一股势力,他可以容忍她的任性无理。
  「虞蕴,你我之间的关系还需要如此客气吗?」他脸上扯出一抹无奈的微笑,深情地看着她,「况且我看到他们被欺负,更该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