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5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064
  「娘,小团子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那还不回来用早膳。」
  听到娘亲不责备他们了,两兄弟眼睛一亮,连忙冲到围墙边,这才发现事情大条了,墙这么高,他们怎么回去啊?
  墙头上传来一记冷飕飕的声音,「你们怎么过去的,就怎么过来。」
  两兄弟看向墙头,见娘亲已经下去了,只好向身后的齐谕抛出求救的眼神。
  身为父亲的他怎么可能对两个儿子的可怜小眼神视而不见,一手抱起一个,提气足尖一点,轻轻松松越过高耸围墙。
  两个小包子一下地便紧抱着唐昀若的腿撒娇,「娘亲,不要生气,我们下次不敢了,你生气就会老老丑丑了,干爹会嫌弃的。」
  「我变老关你们干爹……」什么事!
  只是没有想到她这话还未说完,齐谕便俯身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放心,我不会嫌弃。」
  她睁大眼看着齐谕,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说不嫌弃……他、他是不是对她也有不一样的感觉……
  她咬了咬下唇,拧着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自已想。」
  什么叫自己想,万一她自作多情呢?
  齐谕轻笑着瞅了她柔嫩的脸蛋一眼,拧了拧两个小包子的翘鼻,「好了,你们两个,练了一早的功夫,不饿吗?」
  「饿,小糯米(小团子)的肚子早就饿得扁的了。」两兄弟还作势摸了下小肚子。
  齐谕笑看着两个小戏精,「饿了,那我们赶紧用早膳去,你们都在哪里用早膳?」
  「干爹,我们带你去。」两个小包子欢呼了声,分别拉着齐谕的手,催促着,「干爹,快点,我娘亲做的水煎包最好吃了,一口咬下,里面的汤汁都会喷出来。」
  看着跑远的三人,唐昀若拍了拍有些微烫的脸颊,决定不理会这恼人的问题,一切顺其自然,眼下就先当朋友吧。
  收拾好心情,便也追了上去。
  分量颇多的早膳在和乐融融的气氛中被解决得一干二净,所幸唐昀若有多做,扣除小包子们与她自己的,其余桌面上的食物是一点也不剩,几乎全进了齐谕的肚子。
  他又喝了两碗粥,配了些她亲手做的小菜,吃得心满意足,只觉得唐昀若的手艺真不是盖的。
  看他差不多饱了,唐昀若倒了杯茶给他,「喝茶,解解腻。」
  「谢谢。」他喝了口茶,眸光柔和的看着两手拿着水煎包,吃得满手油腻的两个小家伙,而后转向唐昀若,问道:「小团子跟小糯米还没有正式的名字吧?」
  「没有,我还没给他们取大名,毕竟我没有以前的记忆,也不知道那段时间我是否成亲,万一有成亲,说不定孩子的父亲有给他们取名,所以我先取个小名。」她解释着。
  「小团子、小糯米,你怎么会想这种小名?」这么可爱的名字,他真担心喊久了他儿子们会跟糯米团子一样软趴趴的。
  「因为我们两个出生在清明节前,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在用糯米做青团子,所以娘亲就叫我们小糯米、小团子。」小糯米将最后一个水煎包塞进嘴里,赶紧为他解惑。
  齐谕的嘴角暗抽了下,这个小名也取得太随意了。
  「还好我娘没把我们叫成青团跟糍粑,那太难听。」小团子一脸「好险的表情,「在街上大声喊糍粑糍粑、青团青团,可能会被路人笑死吧……」
  「你们应该庆幸自己出生时白白嫩嫩的,我才给你们取了小团子跟小糯米的小名,要是你们长得干干瘦瘦的,我就叫你们狗蛋、狗尾了。」
  狗蛋、狗尾!齐谕简直是目不忍睹,他颖王府的小世子叫狗蛋、狗尾能听吗?
  「娘亲,你确定是我们的娘亲不是后娘?」小团子一脸委屈的瞅着她,「否则怎么能对我们这么不上心?」
  「放心,你们两兄弟绝对是娘怀胎十月生下的。」她故意逗着两个小包子。
  齐谕觉得他得尽快将儿子的名字定下,否则哪天,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虞蕴,真会把他两个儿子的名字改成狗蛋、狗尾了。
  「既然两个孩子还没有名字,本王身为他们的干爹,你介意我替两个小家伙命名吗?」
  「好啊,好啊,干爹,你帮我跟小团子取个大气一点的名字。」小糯米赶紧用力点头。
  「是啊,干爹,我娘亲取的名字肯定很普通,你赶紧给我们一个新名字。」小团子毫不客气地嘲笑自己的娘亲。
  唐昀若嘴角剧烈的抽了下,这两个兔崽子也未免太不给她面子了。
  「你介意吗?」齐谕认真的看着她。
  她其实很想拒绝,可看着他深邃的眼睛,不知怎么的,那双眸子宛如有迷惑人的魔力,竟然让她鬼使神差的点头,「好……」
  这「好」字一出口,两个小包子瞬间拍手叫好。
  已陷入迷惑的心神被唤回,她倏地睁大眼睛。怎么回事,她说了什么,竟然答应齐谕为两个小家伙命名!
  她心下懊恼不已,自己怎么会像是被催眠了一样点头答应?
  该死,她肯定是中了齐谕的美男计,被那对宛如冬日星子般闪耀的眼眸给吸引,被那眼底深处荡漾的温柔给迷惑,否则连爹要帮两个孩子重新命名,都被她拒绝,她怎么反而同意齐谕为两个孩子命名?
  「小糯米就叫宸烨,小团子就叫宸华,你看如何?」他跟师父在上山学艺时,师父另外给他取了个名字叫烨华,他便用这个名字为两个儿子取名,同时也感念师父的教诲。
  「宸烨,宸华,这两个名字感觉还不错,有什么意义吗?」
  齐谕只是笑而不语,「日后你就会知道。」
  「他们是我儿子耶!」
  「没什么寓意,福至心灵,突然想到。」时机还没到,他是不会跟他们说这名字的由来的。
  「切,你表情那么慎重,我还以为你想到什么。」
  「既然两个孩子的名字是我取的,以后他们的功夫以及功课就由我来教。」他主动揽下儿子们的教育问题。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