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3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113
  「依我的看法,目前你不用急着搬出大将军府,那些人现在自顾不暇,没时间利用你攻击大将军府。」看着她失落的神情,他的手竟不由自主的抚上她的脸颊,低声轻语安抚她。
  唐昀若心剧烈狂跳了下,脸蛋浮上一层如晚霞般瑰丽的嫣红,她愣愣的点了点下颚,「我知道了。」
  他嘴角轻扬,看着贴在她脸蛋上的手掌,方向一转,直接握住她的手,拉着她往丽水街前进,「走,我带你去买东西。」
  她心儿怦怦跳,感觉胸口那只小鹿要跳出喉咙了,屏气看着很自然拉着她的手的齐谕。
  她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他对她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他是不是不介意她有两个小包子……
  绿雀胆在第一阁被不明人士以前所未有的高价拍走,与第一阁拆帐后,唐昀若分得近八十万两的银子,她立马带着青荷到牙行找掮客看屋。
  看了不少宅子后,最后以二十万两买下一座距离大将军府两条街,已经卖了有半年之久的三进古宅。
  她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安全是最重要的,选这处完全是看中它的安全性相较其他地段来得好。据掮客说,这个地区住的全是达官贵人以及皇亲国戚,每天定时会有士兵沿街巡逻,所以她才毫不考虑地以高价买下,又费了好一番功夫说服大将军府里的所有人,才让他们同意让她带着两个小包子搬出来。
  唐昀若挑了个黄道吉日搬家,其实她本来没有什么东西要搬,只有简单的衣物跟皇帝的那些赏赐而已,可是家人不放心,帮她准备了一大堆物件,力求让她住得舒舒服服。
  这宅子地段十分不错,加上前任屋主是文官的关系,里头的格局布置十分清幽雅静,带着一股浓厚的风雅气息,会卖了半年还迟迟无法脱手的原因,除了出售价钱太高外,三进院的宅子对于那些家大业大的富豪,或是家中人口众多的官员们绝对不够。
  而对于他们一家三而言,这三进的宅子大了点,加上几个仆人仍住不满,但这宅子有一个很大的后院,正好可以让她栽种更多药材,这也是她看上这宅子的原因之一。
  两个小包子搬进新家后,每天在宅子里探险,而她忙着栽种从大将军府移植过来的药草,根本没时间管他们。
  这两兄弟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玩疯了,不过男孩子本来就是要活泼点,只要不受伤就好,她也不想管,任由他们疯跑。
  这日,两个小包子一大清早醒来,因空气中带着点凉意,两人穿好衣服后,决定在用早膳前先去运动暖暖身子。
  娘亲说运动身体好,他们是乖宝宝,所以要运动。
  两人决定爬到大树上探险,顺便看看隔壁的邻居是谁。
  小糯米用着他肥嫩嫩的小手掌,用力抓着树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最顶端的枝干,坐在枝干上看着下头正用力往上爬的小团子。
  「你快一点,对,就踩那里。」
  「你不要喊,我等一下就上来了,你坐好。」小团子抱着树干,小心的将小短腿移到一根枝干上,坐在上头喘着大气,朝他喊着。
  忽地,小糯米听到了树叶被风吹动以外的声音,很像是兵器挥舞的破空声,他稍微爬向枝头,拉开浓密的树叶,往那声源看去,惊呼,「啊!」
  下头的小团子吓了一大跳,连忙喊着,「小糯米,你怎么了?」
  「小团子,我看到干爹了。」小儒米从树丛中往下探出头。
  「你说干爹?」
  「是啊,你赶紧上来,就看得到干爹了。」
  「好,小糯米,我好想干爹啊,干爹上次说他要出城办事,回来就来找我们,可是一直都没有。」小团子使出吃奶的力气手脚并用,急急往上爬,来到小糯米身边左右张望,焦急问着,「在哪里,在哪里,干爹在哪里?」
  「你看,那里,有没有,干爹正在练剑!」小糯米指着齐谕练剑的身影。
  「哇,有耶,有耶!」小团子兴奋的大叫。
  除了为替皇上办事而离开京城外,只要在王府里,齐谕每日清晨总是会打上一套拳,练上一套剑法,手下们知道他的习性,因此这个时间点绝对不会出现在他左右打扰他。
  今日是怎么了,怎么有小孩子的呼喊声?齐谕顺着那声音往围墙外的一棵大树望去,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大跳,这两个小家伙怎么在树上?
  小包子们看到他已经注意到他们了,兴奋的朝他挥着手,「干爹,干爹!」
  「不要乱动,小心等等树枝断了。」看到两人在树上晃来晃去的,他心脏差点停了,脚一点,越过高耸围墙跃上树梢,将他们紧紧抱在怀中,这才感觉到心缓缓落下。
  他齐谕天不怕地不怕,竟怕这两个小家伙出事,这也许是血脉天性吧。
  「抱紧。」齐谕抱着他们施展轻功飞越围墙。
  「天啊,干爹你好厉害喔!」小包子们被抱在半空中飞翔,惊呼连连。
  待齐谕双脚落在王府的草皮上,两个小包子落地,分别抱着他的大腿直嚷着。
  「干爹,你怎么住在我们隔壁?」小糯米惊喜的仰头看着他。
  「干爹,我好想你啊,你不是说回京后要来找我们,怎么都没有来?」小团子抱怨。
  他蹲下身摸摸两人的头,「干爹昨晚才回到京城,你们两个怎么会在隔壁?」
  上次和虞蕴分别后,本就想翌日便上忠勇大将军府看两个小家伙,没想到半夜又被皇兄给叫进宫,交代他去处理机密事情,这才无法过去看他们。
  「干爹,我们搬家了。」他们异口同声,急切地告知。
  「搬家?搬到隔壁?」
  他们又不约而同的点头。
  齐谕抬头望了下灰白色高墙,他离京前才让赵义帮忙打探附近是否有空宅子,得知隔壁宅子正好适合,他原本打算回京后便带虞蕴过来看,没有想到她竟然早他一步将隔壁买下,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他做了邻居,看来他们真的很有缘分。
  小糯米扯着他的衣袖,崇拜的看着他,「干爹,你方才是不是在舞剑?可不可以教我们?」
  「是啊,干爹,你舞剑的姿势好帅,我对你简直崇拜到五体投地,你教我们吧,我也想像你一样!」小糯米比划着方才看到的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