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2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143
  一旦风声走漏,奸生子这三个字就会永远跟着他们,他绝不会让这称呼冠在他儿子身上!
  「切,什么话,我是真的觉得你跟那对小兄弟的互动不一样,况且比起二皇子,他们更像你。我的推理是很有根据的,你确定不去调查看看那对双生子是不是你的血脉?」
  「你不能把你的心思放在正经事上吗?」齐谕被他这话题弄得有些烦了,一手端过茶盏呼着凉茶,一手撩开竹帘,看向下头车马流不息的热闹街道。
  忽然,人来人往的街中有一个青色人影抓住他的视线,他眯起凌厉锐眸,仔细瞅着街口那个长相斯文的俏公子,总感觉那人很眼熟,
  齐谕微眯的眼眸倏地一亮,喉头滚动了下,抑不住地轻笑了声,是她!
  他丢下手中茶盏下了榻,「我走了。」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雅间。
  「欸欸,烨华,你怎么说走就走,不高兴讨论这个话题,我们可以谈点别的啊!」
  白易连忙将几上那把碎银扫进自己的荷包里,留下一枚碎银后,跳下榻追了上去。
  唐昀若站在街口看着两旁街道上迎风飘荡的旗号,放眼望去全是茶楼,酒楼,客栈,点心铺等商铺。
  怎么全是这类的商铺,没有其他的?她想买衣物,买布料,买文房四宝,甚至想买防身武器,可是这条街上却看不到半间,甚至张着大伞的路边小商贩卖的都不是她想买的。
  她收了第一阁十万两的定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两个小包子还有其他家人们买小礼物,只是她站在这里半天,实在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京城除了向阳大街外,其他地方她还真是一点都不熟,老实说她现在有些后悔,应该要带着青荷这个人体GPS一起出门的。
  蓦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疑惑的旋过身,看到来人,瞪大眼睛惊呼,「王爷!」
  「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街口?」齐谕拧着眉头,将女扮男装的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不是吧,连每天在身边服侍她的青荷都认不出她来,这齐谕竟然一眼就认出。
  「等等,等等,我都变装了,你竟然认得出我?」她捧着脸惊呼。
  「虽然你的装扮的确很像个白净斯文的男子,但本王还不到眼盲的地步,怎么会认不出你。」她惊呼的神情跟小家伙们一样可爱,让他嘴角不由自主地轻勾,「不过,你怎么装扮成男子?」
  「还不是我名声烂大街,出门就会被人指指点点,只好变装。」她并不打算跟齐谕说实话,只好随便找个借口,不过这借口本来也是事实。
  「你是遇到什么困扰了吗?否则怎么一直站在路口。」
  「我想去买点东西,但是却不知道该上哪里买。」她讪笑地说着,「对了,王爷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跟朋友在那谈事情,刚结束。」他手中的折搧指向不远处的一品香茶楼,「踏岀茶楼便见到你站在路口。」
  「原来如此。」
  「你想买什么东西?」
  「我想买文房四宝、布料、衣裳与首饰,还有防身武器,只是这条街好像都没卖。」
  「京城除了向阳大街外,其余每个区域皆有严格规范,不能随意设铺。」
  「嗄?」她一脸茫然的看着齐谕。
  齐谕向她解释,「整个京城以向阳大街为主,区分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区域,这四个区城都有角楼,以角楼划分为住宅区、商业区、学区、军区,这四区中心点都有个广场,以商业区为例,从广场为中心,又细分为食衣住行四个区。例如这条天禄街在广场西边,专卖茶、酒、饭馆等等吃食,你想要买的珠宝首饰、衣物布料在广场东边的丽水街,文房四宝则在南边甲骨街。」
  他说得很仔细,可是她听得一头雾水,一对好看的秀眉几乎打结,老天,她哪里记得住!
  齐谕看她依旧一脸懵然,便知道她根本搞不清楚他所说的位置,「我带你过去吧。」
  「这怎么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他指着另一边的道路,「走吧。」
  她连忙喊住他,指着一品香门口瞪大眼睛瞧着他们的公子,「等等,那位是你朋友吧?」
  那位蓝衣公子本来好像要朝王爷走来,但是怎么突然停下脚步,还一脸惊诧的直盯着王爷?
  「不用理他,走吧。」齐谕率先往前走去。
  瞧他似乎一点也不想理会那位公子,就这么径自离去,她只好赶紧跟上他的步伐。
  齐谕见她跟了上来,放慢脚步等她同行,关心的问道:「小糯米跟小团子还好吗?」
  「他们两个哪里能不好,大将军府里的人简直是把他们宠上天了,昨天四叔带他们去骑马,准备了迷你小马,小半天他们就能骑着小马在马场上溜达了。他们是第一次骑马,洗澡时小屁股红通通的,却不喊疼,我爹可得意了,说真不愧是大将军家的种,出息。」
  齐谕眉头几不可见的微蹙,心底不爽的嘀咕,什么大将军家的种,分明是他的血脉优良。
  「昨天二叔听我四叔说,两个小家伙听他稍微讲解了下兵法跟最简单的布阵,就会用他们的木偶与积木排兵列阵,两军对抗了,可把我二叔惊喜坏了,今天一早二叔就带他们到军营看练兵布阵。
  「我爹则是每天早上带着他们一起练拳,两个小家伙日子过得可充实了,现在正在学扎马步,有模有样的,就是后继无力,两脚发抖,把我娘给心疼坏了,直说等他们再大点再学,我爹也同意了,不过两个孩子却不怕苦,吵着要继续学,我娘没辙,才同意这事。」听她讲述两个小家伙的日常,得知他们这么争气,小小年纪已经学会这么多,齐谕嘴角不自觉地得意上扬,心下暗忖,真不愧是本王的儿子,就是优秀。
  「不过,他们受到大家喜欢、众星拱月的日子,可能过不了多久了。」
  「你遇上什么困难了吗?或者是有人为难你们母子?」他心生警觉。
  「没有,是过一阵子我想搬出大将军府,他们两个得跟着我一起搬,我正思考着如何不中断他们的学习。」
  「你要搬家?为何做出这种决定?」
  「大将军府里所有人都对我们母子很好,也不愁吃穿,可严格说起来,我算是未婚生子,虽然有失忆这借口,但为了将军府的名声,为了不让父亲叔叔们成为下一个被攻击目标,我不能长久住在将军府里。」她有些落寞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