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1章

作者:莳萝      更新:2020-01-22 05:58:04      字数:1122
  第十章 把家当邻居(1)
  太阳微微偏西,金光从竹帘缝隙斜斜照进了茶楼的雅房内,在墙上映现出长短不一的光影。
  窗边有一张布置得舒适奢华的软榻,中间放着一张紫檀木茶几,上头放着各式造型精美的茶点、瓜子、水果、凉茶,还有一把碎银。
  茶几两旁,穿着青玉色与水蓝色华服的两名俊美公子,分靠在靠垫上。
  青玉色华服公子一手端着温润茶汤,一手撑着脸颊,一脸不耐的呷着香茗。
  相较于他的不耐,水蓝色华服公子则是一脸沉醉地眯着眼,聆听着低头抚琴轻唱小曲的清秀歌女,不时还会晃着手中折扇跟着哼上两句。
  水蓝色华服公子朝另一人挑了挑眉,「烨华,不错吧,这歌声宛如黄莺出谷,可比金雪阁的花魁如烟唱的好。」
  「别拉低了本王的层次。」齐谕两指执着茶盏横了他一眼,将茶汤一仰而尽。
  烨华是齐谕的字,唯有相熟之人才会如此唤他。
  「听曲儿,享受醉卧美人榻,这才叫享受,才叫人生啊!」
  「本王跟你不同。」他将茶盏重重的放在几上。
  齐谕看着斜依在软榻上神情慵懒的好友,他真不知道生性自律严谨的自己,怎么会跟这个放荡不羁,特喜欢当揽屎棍搅臭一锅粥的白易成为莫逆之交。
  「你这人就是无趣,一板一眼,真不知道有哪个女人受得了你。」白易打开折扇,用力的搧了两下,抱怨着。
  「本王也很怀疑,忠义侯怎么能够忍受你将一个又一个庸脂俗粉带回侯府,而没有打断你的腿。」
  「把本世子的腿打断了,谁去帮他赚银子啊?若不是我,这忠义侯府早撑不下去,哪能维持现在的风光。」白易自鼻腔里得意的轻哼了声。
  「你带一堆女人回去,也没见她们给你添个一儿半女,养着纯属浪费粮食。」
  「这你就不懂了,美女是用来欣赏的,不是用来生孩子的。」说到这个话题,白易突然想到一事,猛地坐起身,弹了颗碎银到那歌女身上,以折扇指着外头,「今天就到这里,你下去吧。」
  待歌女离开,门扇拉上,白易这才露出一脸贼贼的表情,嘿嘿笑了两声,「说到孩子,烨华,问你一事,你可得老实说。」
  齐谕冷冷瞥了眼清俊脸庞上凝满趣味的他,「看本王心情。」
  「吼,你这样就不道德了,要是真的,本世子要赶紧去准备见面礼了。」
  「你到底想问什么?没头没尾的。」
  白易用手中折扇推了推他放在几上的手臂,「在城门口抱着你跟你撒娇道别的那对双生子,是不是你在外头偷生的?」
  齐谕眉头皱起,「你胡扯什么!」
  「我怎么会胡扯,那对双生子跟你长得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和你小时候真是一模一样。」
  齐谕回城那天,他特地到城门口迎接,不过因为太多官员在那里,他没上前凑热闹,免得被归到二皇子那一派,那他家老爹真的会打断他的腿。
  他看到那两个孩子时,当下第一个想法便是,一向洁身自爱的颖王何时偷生了一对双生子?连他这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友都不知道,太不够意思了。
  他藏在人群中看了许久,才知道那对双生子是虞蕴所生,至于孩子的父亲是谁,则是个迷。
  「这世上长得相像的人多了去。」在隐形的危机没解决之前,他不能贸然认回那两个小包子。
  「嗯,说的也是,那两个小子跟二皇子长得也有些像,说不定是二皇子的血脉。」他认同的点头,谁知话还没说完,便遭到齐谕一记反手拍,直接将他的嘴打肿,痛得他眼泪当场喷岀,捂着发疼发麻的嘴,口齿不清的指控,「烨华……你……你发什么神经……」
  「说话不经大脑,该打!」齐谕丝毫没有一点愧疚。
  那两个小包子是他儿子,岂能让他人说成是二皇子的,这人还是自己好友,不该揍吗!
  「吼,就算是说错话,你也不能对我下这狠手,都说打人不打脸,你有没有道德!」
  「你这话若是在太庭广众之下说出,你觉得后果会如何?李照君可不是个善茬。」
  李照君在城门口见到他们母子后,不只在贵妇圈子讲些似是而非的话,更买通地痞流氓,在市间制造不实流言,破坏虞蕴的跟忠勇大将军府的名声。
  她想尽办法造谣生事,目的就是想将他们赶出京城,再一手了结母子三人的小命,若不是碍于大将军府的势力,恐怕他们回到大将军府的当晚就会死于非命。
  「这里只有我们两人,我才脱口说出,难不成你是那会生话的人。」白易用舌头舔着还有些疼痛的嘴巴。
  「那也不成。」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以后我不说。」白易揉着泛红的嘴角,「不过……烨华,你难道都不怀疑吗?」
  「怀疑什么?」
  「那对可爱的双生子是你儿子啊。」
  齐谕瞪他一眼。执起青花瓷茶壶给自己又添了杯凉茶,明显不想跟他讨论这话题。
  从来不会记取教训的白易,嘴边的疼痛刚舒缓,又一脸兴致盎然地提出自己的揣测,「当年与你发生关系的那人是虞蕴吧!当时清点人数只有虞蕴一个贵女失踪,你不是说那个女子中了媚药,加上你又酒醉,所以……
  「我怀疑那时她身上还有残留的媚药,因此意识模糊,不小心掉进水里。彼时所有人忙着救火,视线都在火场上,没有人注意到她落水,而她命大没有淹死,顺着水流流出行宫外,当然,这期间可能出了点什么意外,撞伤了头部,所以忘了以前所有的事情。」
  齐谕深邃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眸底掠过一抹晦暗不明的光,沉默不语的看着他,不对他的言论表示任何意见。
  「如何?我推理得不错吧!」白易得意的勾着边嘴角,一副「你快夸我」的欠揍表情。
  「你是话本看多了,可以去当说书的,或是编撰话本,生意肯定不错,赚得钵满盆满。」即使心中的揣测跟白易大略相同,齐谕也不会当着白易的面,认同他的推测。
  在他还没有处理好所有事情,没有想好怎么解决两个小包子的身分问题,不让他们受到伤害前,他不会向任何人透漏那对可爱小兄弟是他儿子的消息,即使是对着多年好友白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