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自带福运来(上)  第36章

作者:千寻      更新:2020-01-20 06:49:55      字数:960
  而她,是他第一个放手的女人,那年,她眼泪掉个不停,指着山下喊大哥哥。
  他不会说人话,却也明白她想家,分明舍不得她离去,他仍然逼迫自己把她送到池塘边,她不知道在她牵着董叔的手下山时,躲在树林后的自己,锵的一声,心脏裂成两片。
  身为狼子的他不懂人事,第一件学会的,竟是思念。
  即使身分高贵,即使能力卓越,他也不敢奢望有朝一日在茫茫人海中还能再见到她。身入滚滚红尘,为求生存必须学习,在一番努力之后他学会人类的规则,学会世间有太多无解习题,学会在人的上面还有个神,他们主宰着人与人之间的缘分。
  他和月月有缘吗?他不知道、也不敢奢望,深怕过度期待之后,失望更甚。
  可是老天爷又把月月送到他面前了呀。
  既然上天已经决定了他们的缘分,他就再也不会放手,霸道也好、强势也行,他就是要对她好,好到不能再好,不管能不能说服她顺从自己,她都得顺从他,因为,他是狼子、也是狼。
  黑影从屋顶蹿下,萧承阳定睛一看,是隐卫高源。
  「爷,京里来信。」他拱手将信鸽传来的纸条送上。
  萧承阳飞快读过。已经到了?凌云卓动作这么快?
  看来,就算弃武从文,凌家子弟也没把武功落下,还道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看来……深藏不露哪,难怪太子哥哥一眼相中他。
  既然罪证已经送到,老四也收到方氏尸体,那么赵擎这边……游戏不必再继续,等赵擎接到老四的信,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会有什么举动?
  京城那边很快就会风起云涌,那么……让极力求自保的赵擎也掺上一脚,戏才能演得更热闹。
  他在高源耳边交代几句,高源微怔,下一刻明白了,微微一笑,低声告退。
  杞州的事结束,他应该动身前往南边了,只是……
  分离对他而言,从来不是困难事,他对人冷漠得近乎无情,他从不恋栈任何人、任何事,但这次的分离,让他极度不舒服。
  两个月、三个月?几天很短的,尤其在战场上,转眼就过去,可是「那么短」的时间看不到月月,光是想像,他胸口就涨涨闷闷的……真难受,要找个大夫诊治。
  向前几步,萧承阳敲开她的房门,徐皎月结束和系统大娘的对话,跳下床开门。
  他朝门里站着,体格高大健壮,脸庞刚毅,铁塔般的身材衬得她的房门很小,月光从背后照进来,在他身上带出一片朦胧光晕,柔和了他刚硬的五官,带出几分温柔气息。
  「你来了?刚好,我有东西要给你。」
  他跟在她身后进屋,关上门,抢快两步,他从身后把她抱进怀里。
  徐皎月微愣,不轻易激动的他激动了,为什么因为……啊,她明白了。
  她身子往后靠进他怀里,闻着他的气味,享受他的体温,真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了,只是明日有债……她偿还得起?
  她没有说话,没有反抗,可他就是知道她不想进京、不想跟着他,他改变不了她,只能逼迫董叔,他知道董叔对她的影响力,他相信他能把她带进京城里,但如果意外出现呢?把头埋进她的颈窝处,深吸一口气。
  人类真是麻烦,枉费还自称万物之灵,不过是求个偶,就弄得人心煎熬,想想还是当狼更好,一阵追逐、一阵耳鬓厮磨,就成一世伴侣。
  「你就要走了,对不?」
  他也是啥话都没说,她便猜出他的心思。原来他们之间和多年前一样有默契,根本不需要靠言语来沟通。
  「对,我不会离开太久,你和董叔先进京等我。」同样的话,他重复再重复。
  对于他的重复,她沉默再沉默。然后,转移话题。
  「我知道,你肯定不知道我当年说过什么?幸好,我一点都没忘,告诉你啊,我是个说话算话、很有诚信的女人,当当当当……你看,这是什么?」
  她从床上拿起一套新衣,在他面前炫耀。
  「有印象吗?我为你做兔皮衣的时候就告诉你,说我会好好跟着娘学手艺,长大后帮你做一件很漂亮的衣裳,我遵守承诺了,喜欢不?」她拿起衣裳在他身上比划。
  「我喜欢的话,你能帮我做一辈子衣裳吗?」
  这要求太过了。只有妻子才能为丈夫做一辈子衣裳,她承担不起那样的身分,而他给不起那个身分。
  不过,她假装没听懂他的话。「可以啊,将来我要开衣铺子,如果有北阳王当我的忠实顾客,生意肯定会扶摇直上。
  「这件衣服可以两面穿,时间有点赶,我没绣太复杂的图案,不过我用的是双面绣。你看,正面是翱翔的展翅苍鹰,背面是山顶上俯瞰的苍鹰,漂不漂亮?」她张着可爱的大眼睛向他讨称赞。
  「漂亮,但一件不够。」他坚持原来的话题。
  而她坚持装傻。「那就多做几件啊。先说好,第一件是免费赠送,之后的你得让我多赚一点,堂堂北阳王,肯定不会小气吧!」
  萧承阳很闷,他出招,她却不接招,老是四两拔千斤,把他的暗示踢到大海洋。他很想戳开她的头,看看脑袋里面装了什么?
  跟了他有这么差吗?父皇那边赐婚的消息还没丢下去,即有多少文臣武官明示加暗示,极力推荐他们家闺女,谁都想在他身边占有一席之地。
  可她却……闷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