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的卖身契  第二十六章

作者:朱轻      更新:2018-07-30 15:06:09      字数:1269
  直到这时,周冲才听说了容家损粮的事儿,不由得又惊又喜。惊的是,容家居然这么大手笔,喜的是,这事儿一看就是娇娇撺撮的。
  皇上笑问周冲想要什么奖励,又问容家要怎么赏?
  周冲一听,眼珠子一转,立刻行礼说道:「小的年岁已长,唯愿我朝详宁安康,永无战火,小的能调回京中当个守城小兵,过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至于未来的外家嘛,容老爷一向宅心仁厚,若能求得皇上墨宝,想必也是此生足矣。」
  周冲很聪明,他知道,在这次鞑靼人犯境的战事中,虽然他和容家都立有奇功,可谁都能说得,偏他们自己不能说。
  现在皇上明问他,想要什么奖赏,他只能往低了说。若是贪得无厌,势必引起皇上反感,仕途是小事,就怕掉脑袋啊!
  果然,皇上一听说,周冲就想求个守城小兵的差使,以及容老爷只想求自己的一幅字,不由得龙颜大悦,笑道:「朕知道了,那就退下吧!你也回去见见你的外家,婚事儿谈好了,就让徐将军给你递话进来,朕让皇后给你赐婚,如何?」
  周冲大喜,连连谢恩!
  他站在宫门处,待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自己不是踩在云端。
  回过神来,周冲急匆匆就往容府赶,可到了容府以后,容大嫂却告诉他,说娇娇去了他的那个院子。
  于是,周冲又急急地策马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小院子。
  站在巷子口,他呆呆看着焕然一新的气派院子,满脸的不敢置信!这、这是娇娇为他做的?
  这……以后就是他和她的家了吧?
  其实在几天前,容娇娇就已经彻底把院子也收拾好了。她甚至连周冲的衣帽鞋袜也给按着四季所需,给各准备了好几身。
  忙完了以后,她一闲下来就老是胡思乱想。为了让自己找点儿事做,她又让自家庄的庄头儿赶了马车,从庄子里移植了好些花木过来。
  所以这几天,她把院子里的花圃也给弄好了,今儿还特意赶过来浇水。忙了一通之后,她觉得有些累了,且时辰尚早,她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躺着,一面晒着秋日里的太阳,一面思念周冲。
  唉,要是葱头儿能在年前赶回来就好了,然后,他可以和她一起,在容家过个团团圆圆的年。到时候,她要亲自下厨为他做菜,像一名贤淑的妻子,无微不至照顾他。
  想着想着,容娇娇带着满满的幸福感觉睡着了。梦里,周冲穿着神气又好看的盔甲,骑着高头大马回来了,然后她扑到他的怀里,笑得可开心了……
  周冲一进院子,看到的便是这副静谧温暖的画面。
  他最爱的女子带着微笑安安稳稳地晒着太阳睡着觉,夕阳给她镀上了一层温暖的橘色光晕。
  周冲眼眶微湿,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他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拼死杀敌,求的不就是有个干净整洁的家,一个可爱又善良的妻子,将来再多几个活泼健康的孩子……
  他扔下包袱,半跑在她身边,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把头轻轻地俯在她的身边,然后捉住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
  日夜不停奔波了半个多月,疲倦排山倒海袭来,他很快沉沉入睡。
  容娇娇突然觉得有些异样。
  她一睁开眼,就看到有人趴在她身边睡着,而且鼻息声音还很浓重,再一看,他身上还穿着披甲,浑身臭汗,头发也是凌乱的。
  周冲?他、他回来了!容娇娇激动到想尖叫,但是,她忍住了,她侧躺着看着他,用眼神描摹他的样子。
  她心心念念的男子终于回来了。也不知怎么的,她觉得胸中酸酸的、闷闷的、胀胀的,就像刚吞了颗青涩的杏儿。
  他瘦了、黑了,头发也是乱乱的,风尘仆仆,满面霜色。
  打仗,原来是这样的。她仰慕的英雄的背后原来是这样的。
  所有的军功都来之不易,都是拿命去拼去换的。看他的手,粗糙得像碎石,手背上还有未愈合的伤口,斑驳交杂,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
  容娇娇更加心疼和舍不得,发誓要好好爱他宠他。
  她亲了亲他的伤口,眼泪不小心落下,滚烫。
  周冲一惊,醒了过来。
  「啊,对不起,吵醒你了。」容娇娇有些手足无措,她红着脸不知如何是好。
  周冲定定地看着她,眼神懵懵懂懂,好像还处在混沌的梦中。
  「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容娇娇转身要走。
  周冲心头一急,用力将她一拽,容娇娇惊呼着落入了他的怀里。
  容娇娇心跳如雷,快要跳出胸腔,她趴在周冲的胸口,喘息。周冲看着她,眼神逐渐深沉、灼热,像着火的干柴,带着让人窒息的热度。
  「你、你还好吗?」容娇娇被他的眼神吓到,心虚地问道。
  周冲伸手抚摸她的头发和后背,「娇娇,我回来了。」
  「回、回来就好。」容娇娇想要起身,周冲不许,昂起脖子亲了上去。
  容娇娇感觉到小腹处有什么东西顶着,她害怕,于是挣扎。周冲闷哼一声,停下了动作,眉头皱着,一副很痛苦的模样。
  容娇娇吓到了,不敢动,担心地问他怎么了。
  周冲苦着脸,「伤口痛。」
  「哪儿呢,快让我看看。」
  周冲指着胸口,「这儿,很痛。」
  「怎么会痛的,是受伤了吗?我去叫大夫来。」容娇娇说着便要起身。
  周冲连忙阻止她,「大夫没用。」
  「那要怎么办?」容娇娇想看看他的胸口,却又不敢动,生怕不小心碰到他的伤,心里头着急得很。
  周冲靠近她的耳朵,低笑道,「要亲亲才能好。」
  容娇娇耳朵顿时红透,「你、你怎么这样啊,正经点好不好。」
  周冲躺回躺椅,叹气,「我很正经啊,这是军医透露给我的秘方,说最喜欢的女人的亲亲,有麻醉的效果,比麻沸散的效果还要好。」
  是这样吗?容娇娇半信半疑。
  「好痛,嘶……」周冲捂着胸口,一脸痛苦,「都没有人帮我试试药效,唉……」
  容娇娇想,罢了罢了,暂且死马当活马医吧,看他那么累,眼皮都快撑不开了,试试看,或许真的有奇效呢。
  「那,你闭上眼睛。」容娇娇到底是姑娘家,尽管喜欢他得紧,但是还是很害羞。
  周冲暗笑,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如果太勉强就算了,痛一下也不打紧,反正习惯……」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她给封住了唇。
  容娇娇生涩地亲吻他的双唇,他的唇带着边关的寒凉气息,有种独特的触感。
  周冲回应着她的亲吻,他张口,用舌头邀请她进入。容娇娇试着伸出舌头,跟着他进入他的口腔。
  他的舌与她的舌纠缠缠绵,他反守为攻,吸取她的甘甜,他搂紧她的腰,将她用力按向自己,他想要她。
  容娇娇懵懵懂懂的,只感觉头发晕浑身发热、发软,她感觉自己像刚熬好的麦芽糖,而他像一个贪吃糖的小孩,急切而用力地想要将她吃掉。
  被他吃掉,这个念头既危险又刺激,她既想逃跑又想臣服。矛盾又刺激的感觉让她无所适从,只得紧紧抱着他,希望他可以帮她。